facebook pixel code

gahggr

一個人人都張口閉口嘶吼著要減肥的年代

2018年09月24日

胖來如山倒,肉去如抽絲。在一個人人都張口閉口嘶吼著要減肥的年代,你可以輕易在朋友圈看到一群發誓“不瘦10斤不換頭像”的姑娘們,在大街上收到一遝“遊泳、健身了解一下”的小廣告,甚至跳廣場舞的大媽都告訴你她正在研究最新的減肥方法……

不過,正在健身房揮汗如雨的你有沒有想過,有可能肚子上一圈悲哀的贅肉只是人類進化曆史上的一個巨型的BUG!近日,著名醫學期刊《Trends in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上的一篇綜述認為,肥胖或許是一種自然選擇的結果,回歸祖先們的生活方式有利於體重的改善。眼科醫生
狩獵時代:出現了代謝疾病的遺傳基礎

早在1.8萬年前的地質時代第四紀更新世,晚期智人們還沒有學會種植農作物。但是,智人畢竟是充滿“智慧的生物”,他們能夠制作狩獵工具,還能從自然界的雷擊、山火中學會了用火。有可能他們在某次燒死動物後嘗到了原生態燒烤的味道,然後一發不可收拾地從茹毛飲血升級為烹飪和加工食物。

在這一時期,我們祖先的日常工作主要就是狩獵、采集野果和制作燒烤。這樣一來,他們的食物結構是高蛋白和低碳水化合物,還保持著每日高能量消耗的狩獵健身運動,想想長胖都難。

文章作者以色列理工大學醫學院的Z. Hochberg認為,可以假設智人們的基因組完全適應了這種生活方式。在碳水化合物長期攝入較少的情況下,智人體內的胰島素敏感性很低,形成了“節約基因”(thrifty HG genome,可讓人體產生少量的胰島素,消耗較少的碳水化合物),這也為之後人類出現了2型糖尿病、肥胖、高血壓奠定了遺傳基礎。

拳擊

農耕時代:自然選擇保留“節約基因”

隨著氣候變遷和人口壓力的增大,大約10000年前,我們的祖先厭倦了這種每日放浪不羈、居無定所的流浪生活,開創了另一種居家過日子等待收獲的農耕時代。他們在采集野果的過程中,逐步觀察和熟悉了某些植物的生長規律,慢慢懂得了如何栽培作物。

據考古資料顯示,當時世界上主要的早期農耕中心有三個地區,即西亞、東亞(包括南亞)、中南美洲。西亞的人民擅長種植大麥、小麥、小扁豆等,中國黃河中上遊、長江中下遊的人民喜歡種植粟和水稻,中南美洲的墨西哥、秘魯、玻利維亞更偏愛玉米、豆類和馬鈴薯。

但不管怎樣,這些農作物被食用後都在人體內轉化成了碳水化合物。與狩獵時代相比,人類的飲食結構發生了質變,低蛋白、高碳水化合物成為了一日三餐的主流文化。在這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安逸生活中,隨著狩獵活動的減少,人類運動量也大幅下降,甚至還染上了久坐不愛動的壞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