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code

瓜子臉

瀧果名品www.longluck.net

瀧果名品www.longluck.net

婚禮熟不熟

2019年06月01日

電視媒體2019/5/28【婚禮熟不熟】的主題,讓我聯想到我人生過去的難忘回憶。
在我高中時期有一位台南女中的室友,那時我跟她感情超好,那時我們住在台南頂樓加蓋的一層六間的雅房,每天都有說不完的話,彼此加油打氣後再回到各自的寢室用功,因為生日只差一個月,有一年,我們還特地到博愛路(現:北門路)上的書局,彼此各挑買了一個相框互贈對方,誓言之後如果我們其中一個先結婚,另一個還沒結婚的就要作先結婚的伴娘。之後我們上了不同大學,我人在台北,她在台中,彼此還是還是保持聯繫,她大一就交了一個男友,我就開始每年耳提面命提醒她:「妳結婚時我一定要當伴娘」;每年耶誕卡也會再三標註提醒。我就是想人生第一個伴娘身分就是為她做的,大概是大學畢業後的那年,我收到她的耶誕+新年卡,每次收到卡片我都會很興奮,但那次卡片結尾她說了一段話。她寫說;【如果你要做我的伴娘也可以,但我有兩個條件:第一、你不可以穿高跟鞋;第二、你不可以打扮比我漂亮。不然我的新娘風采都會被你搶走了。其實我一直在考慮是否要讓你當我伴娘,你說呢?】我那時看到是驚嚇的,我想她是在開玩笑嗎? 為了鄭重起見我還打了電話給她,告訴她我只是想沾喜氣,為她高興,為她祝福! 再說婚禮最漂亮的絕對是新娘子,伴娘只是小配角…..她也回應說她是開玩笑的。我才放心地認為我伴娘的預約地位鞏固了。
沒想到隔一年她真的要結婚了,她傳訊息告訴我,要我給她地址,她要寄喜帖給我。我立馬打電話給她,開心的祝福她,就順口說我終於要當我人生第一次伴娘了,但她卻電話中回答說;「你不能當伴娘。」
我立馬問說:「為什麼? 」
她回答:「因為已經請兩個伴娘了,」
我問:「是誰? 」
她說:「一個雅玲(她同學)。一個我也不熟。」
我那時五味雜陳,但還不死心地盧說:「我們不是八百年前就約定好的,誰先結婚,另一個就做誰的伴娘,再說第二個人你也不熟,可不可以換請我當伴娘? 
她說:「另一個不知道是什麼親友的誰,她不好拒絕。」
我繼續哀求說;「那不能多加一個伴娘讓我當?請三個伴娘?」
她說「請三個不吉利吧!」
我無言了。我知道我被不僅徹底被打槍還被退貨,我頓時也不知道要說什麼。當她很不意思叫我的名字說:「你應該很難過吧!」
這一句話戳中我,我的情緒才真的潰堤,我硬梗顫抖地回說:「我跟別人有約要吃飯,我先掛電話了。」一掛上電話,我就痛哭了很久。突然之間才發現友誼經不起靠驗。
事後,我就在百貨公司買了一組珍珠項鍊耳環的套組,連同一張卡片寄給了新娘。
她收到卡片後,有再打電話來邀請我當她的第三位伴娘。
我問她「為什麼又改變心意了?」
她回說「因為有親友說只請兩組伴郎伴娘會『破格』(台語),所以要多請一組。」
我拒絕了,因為我早就買了去日本的機票,想去散心消化情緒了。
N年之後,我又遇到一位女奇葩。她叫阿芳,我之前也很珍惜這份情誼,雖然她有很多壞習慣,例如出門吃飯永遠不帶錢包,要你先出或先跟你借,說回去還你或下次回請你,但她重來沒有還過,也重未請過客。除此之外她還做了很多對不起我的事。例如: 她把我借給她周轉的戶頭,裡面存六千多塊借她周轉使用,在她搬回去花蓮前,我要求她歸還,她才還給我。我一打開存摺本,真的傻眼,領到只剩169領不出來後才還給我。加上一些讓我不愉快事情,我們就幾乎不聯絡。幾年後有一天,我下班回家,看到有一個人坐在我家樓下的機車上,竟然是阿芳,她委屈哭著說,她男友劈腿,心情很不好,我這裡可否讓她住幾天? 她為她之前的言行向我道歉,她說她是天蠍座的,很好面子,要跟人道歉很不容易,需要很大的勇氣,希望我原諒她。我心軟了,收留她了。但其實至今她還是沒有歸當年欠我的錢。
那天後不久,她和她前男友分手,又從花蓮搬到台北工作。因為之前我在看過她前男友後就斷言這男人不好,後來他果然劈腿分手。所以阿芳在後來在台北交了一個新男友,就再次約我去麥當勞鑑定。其實他們那時早就在一起,三個月後就要結婚了。因為阿芳知道我過去有個伴娘不好的經驗,她知道我想要當伴娘,就真的邀我做她的伴娘。我一開始很開心,後來才知道那是另一個災難的經驗。
她們在六月天,台北、花蓮各辦一場婚禮,我必須自費花機票錢做飛機來回北花,阿芳有幫我租了一個小木屋,但卻是10人一間,我要跟一群不認識的女人小孩住在一間合式大通鋪的房間。因為只有我一個伴娘,所以喜宴中,我幾乎沒吃到任何東西,必須幫忙張羅跑來跑去,敬酒送客或只要新娘一起身,我就必須全程跟在身邊,幫新娘的拉禮服裙襬和協助相關事項。他們花蓮是做住家流水席,沒有冷氣又六月大熱天,我全身汗流浹背。
因為阿芳夫家好像是金門(還是澎湖)人,與前妻生育一男一女¬(男方撫養男孩)。所以婚禮當天,在花蓮宴客前,就要把新娘先迎娶到小木屋(當作暫時的夫家),再從小木屋搭車去宴會場地,迎娶時新郎有給我一個紅包,但新娘沒有,因為我穿小禮服,沒有口袋,所以我只能將紅包一直抓在手上(沒經驗,早知道就放內衣內),新郎也給他自己的兒子一個紅包,那個兒子兩光地把錢拿出來,一張500元就被風吹給飛走了,大人還幫忙抓錢回來。因為他們沒有計畫好,所以只有一台新娘禮車載新郎新娘到會場,我和新娘的妹妹(梳化師) ,還有一些他們的親友就在小木屋附近的一個販賣部等車子來接送。天氣很熱,新娘的妹妹就大喊說:「好熱有人有帶錢嗎?我們來買冰吃……」我竟然大方地自告奮勇說我這裡有紅包,請大家吃冰好了,一拿出來,連新娘妹妹都傻眼說怎麼只有200? 我也傻了眼,那天連買冰水的錢都不夠,少20元,我還打電話請人來救贖,還店家20元。之後台北那一場我想新娘應該會補給我伴娘紅包。但兩場婚宴結束,自始至終只有新郎的那一包200元,我請她的工作親友吃冰當天就花完了。
花蓮台北兩場婚宴,我忙進忙出,根本沒吃到什麼酒席,也沒發給我喜餅,我自費機票,還包了2000元紅包,竟然得不到新娘的分享的喜福。我很難過地問我媽說:「如果新娘沒有給她所請的伴娘紅包,是不是對伴娘不好?」 我媽說:「當然不好啊! 包多少都沒關係,新娘一定要給,伴娘一定要拿」我都快暈了。我其實不CARE紅包內有多少錢,但我CARE新娘沒有把祝褔和福氣分享給伴娘。擔心福氣沒拿到還得道衰氣。我覺得我又被利用了一次,但這也是最後一次了。我就慢慢疏離這位朋友了。從此不再聯繫。
這個阿芳新娘的另一個女性友人更狠,三番兩次帶我去銀樓,每次都指不同的金子禮組(項鍊、手鐲、耳環、戒指)說;「我結婚時,我要的不多,你送我這組就好了。」
今年年初又發生了一起,一位之前多次將我封鎖刪除的女性友人,每次聚會就會故意挖苦我,甚至有一次還故意說我一定有做醫美……,後來她乾脆不邀請我參與聚會,我心裡大概就清楚了,又是女人愛妒的心態在作祟。本來之前我會找我們共同的友人加我們入一個群組,然後藉此私加她好友。大約兩三次後,我就放棄了,很多時候不是妳把她當朋友,她也會同樣真心相待。今年年初她竟然突然跟我們共同友人要我的ID,我就故意不接受她的邀請了。因為我知道她大概是要來炸我了。果不其然,經友人證實,其實她在半年前早就決定結婚的日子了,但她不想邀請我參加,後來因為宴會桌數人數不夠,所以在結婚前兩週開始找人拚桌,減少宴會損失。我相信我就算包了紅包參加了婚宴,她終究還是會再次封鎖刪除我。有些錢根本不需要花,有些人也根本不需要理。
以前我都覺得與人為善,現在我只珍惜良善之人。如果遇到不善良的人,我就會離得遠遠的。經驗讓人成長智慧,以前不懂得拒絕,現在如果故事重演,我一定會不留情面的直接對這些厚臉皮的人說:「我跟你熟嗎? 你也配? 我呸!」

#叫我幸運購省王
#持續關注瀧果名品
#現金搶搶滾好運隆隆來(蝦皮購物)
#省錢一哥一姊(奇摩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