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code

朵朵點點媽

我是雙寶媽媽也是職業婦女,長年外派海外工作, 學習育兒ing

我是雙寶媽媽也是職業婦女,長年外派海外工作, 學習育兒ing

幼稚園學校慶生

2020年08月22日

第一次見識到印尼家長慶生方式是2018年學校試讀,參觀的班級恰巧正舉辦慶生活動,那華麗的排場令人印象深刻,2層長髮公主的翻糖蛋糕,壽星穿上長髮公主的公主,還有那一頭及地的金黃色的辮子長髮,小班教室裡的小學生滿心歡喜地拍手唱生日快樂歌後,壽星爸媽給同學準備了一份大禮物,看得到的就有背包、文具、糖果,很大一包,連班級導師都有一份精緻禮物。看完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詢問班級老師「印尼學校慶生都是這樣的排場嗎?」老師當時客氣的回說「主要看父母」。後來才知道我真是沒見識,這還是只是小場面。

老大進入小班第一個月就收到生日會邀請卡,主要讓爸媽可以事先準備給壽星的禮物,並在生日會上交換互送禮物。學校媽媽們慣例會準備孩子同學人手一份的禮物、一份餐點、一份goodie bag, 最重要的是孩子最關心也是重頭戲的蛋糕🍰。

班上有位同學Gempi 出生在演藝世家,爸爸爺爺奶奶都是知名演員,媽媽是歌星,IG都是超過百萬人點讚的。她的第一次慶生就讓所有家長及學校印象深刻。當天,教室佈置滿滿的色彩繽紛的氣球,還有一隻比孩子們還有高的彩虹馬Binatang,蛋糕非常fancy,孩子們輪流敲Binatang,期待裡面掉落下來的驚喜與糖果。回禮的禮物是彩虹馬圖案的圓弧造型拉桿書包/行李箱。除了家長,現場還有三個工作人員幫忙張羅與攝影。

我家老大的生日恰巧就在Gempi 的隔天,我到學校張羅老大的慶生會,老大帶點失望眼神問我「媽媽為甚麼我沒有那個敲會掉下來糖果的東西?」「好,明年給妳準備一個」我用溫柔堅定的眼神看著孩子。還有其他孩子問我阿姨為什麼沒氣球?我只笑笑的說你們昨天已經有很多了,孩子真的是很單純的生物,不知道那些是要花錢才有的。

以下是我二次慶生的花費明細,

第一次Pre K (小班)總金額約4條5印尼盾,約台幣8000元。主題:Peppa Pig 

  • 翻糖蛋糕
  • 禮物—餐盒保溫袋
  • 糖果Goodie bag
  • 午餐餐盒

 

第二次 K1 (中班) 總金額約6.8條 約台幣1萬2元。主題:小綿羊(老大從小到大的安撫巾就是小綿羊)

  • Binatang 蛋糕,可打碎裡面有糖果,這個蛋糕帶給孩子很多的歡樂並將氣氛帶到最高點。主體是小綿羊。
  • 禮物—絲質睡衣 (網上購)
  • 午餐餐盒
  • 文具Goodie bag

幼稚園學校慶生_img_1幼稚園學校慶生_img_2  

幼稚園學校慶生_img_3幼稚園學校慶生_img_4  

 

幼稚園學校慶生_img_5幼稚園學校慶生_img_6

在印尼慶生與送禮真的是門學問,也是一大挑戰,

挑戰一:禮物金額,印尼孩子能就讀此學校父母家境肯定有一定水準,特別同學裡有當地的大明星家長。開學後經過二、三次慶生後媽媽們達成一個共識,禮品金額控制在100,000印尼盾內(約台幣200左右),但我們發現這個金額的禮物非常難挑選,很容易超出此預算。印尼消費物價實際上滿高的,特別是生活圈都在shopping mall內, 某種程度像在台灣每天都在百貨公司消費。

挑戰二:前一晚得知班上同學有人生日,我是職業婦女沒有每天送孩子上學,工作比較忙下班沒有積極在媽媽群組的聊天互動,還好同事太太,莎菈,她的雙胞胎跟朵朵是同班同學,總是貼心的提前提醒我。不過還是發生過前一晚準備禮物發現包裝紙不夠包,或是沒有適宜禮物的窘境,最後都是向莎菈求救,免去孩子在交換禮物時忘了帶禮物的無所適從。

挑戰三:禮物創意,班上有14名小孩,意謂著一年會收到14個禮物,禮物容易重覆,例如拉捍式書包朵朵第二年總共收到3個,後背式背包也應該有3個,為了不造成自己與媽媽們的困擾,媽媽們得花心思籌劃孩子的禮物。

挑戰四:很難轉送的禮物,印尼的媽媽很喜歡客製化禮物,很多禮物上都有寫上名字,例如朵朵三個拉捍式書包3個都有她的名字。這就無法再轉送給到學校的同學,僅能是非學校圈子的小朋友了。

挑戰五:無法斷捨離,一年會收到14份禮物,家長也得要買14份禮物,為了預算以及不備之需,常常趁特價趕緊買下來囤著,又或是收著收到用不著的禮物,不知不覺中就累積了二箱禮物。這真是要不得的作法。現在因為疫情在家上學,我的禮物只能繼續堆積在家裡的某個角落。

挑戰七:預算控制,難免會想儘量滿足孩子的願望,所有手都會滑一下,,今年一月份幫朵朵的慶生就已經超出先生的預算,希望我勤儉持家。事實上我算是很節省的媽媽了,很多學校媽媽們都還加碼,招待全班同學看冰雪奇緣2,到Hotel參與戲水活動,一點都不誇張。

事實上,經過明星爸媽第一次的大排場慶生,學校就發出公告,希望家長簡化孩子的慶生 ,且即日起除了家長外不得有其他人員進入教室。聽媽媽們私下的八卦,人人都在議論該排場也問為何只有他們可以,是的多數家長的經濟能力一定可以負擔,但此風不可長,如果愈來愈鋪張,真的擔心孩子的價值觀會過於物質化。我常常跟孩子說,爸媽賺得錢有限,不是別人有的我們一定要有。價值觀的養成還是一段很漫長的路。 

葛蘿的後花園

#育兒 #慶生 #印尼外派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