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小妮

近視雷射手術心得

2018年12月05日

雖然從國中開始戴眼鏡,但一直到年紀漸長都是五六百度的中度近視,大學時代開始戴起隱形眼鏡,也沒覺得不好,一直到出社會工作好幾年,都維持著隱形眼鏡為主的生活。年紀漸長之後戴隱形眼鏡的時間越來越少,偶爾外出或拜訪客戶,需要化妝的時候才會用到隱形眼鏡,平常就以眼鏡為主了。

會忽然有了動近視雷射的念頭,主要是隱形眼鏡越來越戴不住,即使跟眼鏡行老闆請教,換了價格較高的高透氧鏡片,能忍受的時間還是越來越短,這是其一。其二是夏日經常陪孩子玩水游泳,冬天帶小朋友泡湯,帶著眼鏡從事水上活動不方便,只能選擇隱形眼鏡,但下水之後眼睛又更不舒服,也容易感染,於是考慮過後決定來研究近視雷射。

找了些網路資料與評價,並取捨交通條件之後,我先前往丘子宏的優視診所做術前評估。丘子宏應該算是目前角膜屈光的權威,即使不在他那邊做手術,也值得花個兩百去做個評估,雷射手術是不可逆的,為了要確保眼睛條件適合做手術,這種評估的項目比一般例行檢查要仔細很多。檢查時間約1.5到2小時,評估了近視度數、角膜厚度、屈度、瞳孔大小、淚液分泌等等,醫生判定我的條件適合做LASIK,這也是現在近視雷射的主流手術,因為手術很快,加上恢復時間相當短,符合現代人忙碌的生活型態,眼睛條件適合的話可以直接考慮做LASIK就好。

另外還有一種PRK或者LASEK手術,是適合給角膜厚度比較不夠的人,因為不需要特別做角膜瓣,只需要把角膜上皮洗掉,不會耗費太多角膜厚度,萬一矯正度數不適合想要二次手術,也比較有機會預留厚度來做。不過因為上皮需要時間恢復,術後復原時間比較久,也比LASIK容易感覺疼痛,所以考慮做PRK的人最好預留個三五天做術後休息時間。

我因為還有老花問題,這邊量出來的度數是125度,丘醫師建議我慣用的左眼矯正完全,右眼預留200度配額給老花,但因為這會跟我平常用眼習慣不同,看東西對焦時可能會不習慣,因此醫生建議我去找他建議度數的隱形眼鏡先戴戴看,覺得可以接受再來考慮做雷射。

丘醫師講話讓人感覺很專業,比較有安心感,不過這邊的LASIK手術要六萬五,PRK則是四萬二。

隔天我去小朋友上功夫課附近的松山信合美再做一次術前評估,項目基本上都差不多,不過驗光出來我的老花只有75度,所以建議的度數跟優視又不太一樣了。另外信合美雷射中心的小姐講話很溫柔,感覺也很有經驗,把手術過程跟術後講得很輕盈,居然讓我有一種只是來做個醫美,能出甚麼問題的感覺。之後驗光師讓我試戴他們建議度數的眼鏡去外面走一圈,覺得可以的話,就會按照這個度數來做了。

考量回診方便性與費用,雖然我很信賴丘醫師的診斷,但還是選擇在信合美做了。信合美我是讓陳俊男院長做,他的門診講話很快,也不太讓病人插話,但有任何疑問提出來他還是會解答。

按照約定的時間抵達診所之後,先簡單把術前評估手術再做一遍確保眼睛可以接受手術,但這次沒有散瞳。驗光 師一樣讓我再戴一次建議度數的眼鏡確認我可以接受。等快要輪到我的時候,被護理師帶進手術預備室穿戴好手術衣跟手術帽。在這裡護理師直接幫我把眼鏡收進袋子裡,說接下來用不到這個囉,接著就有人從手術室出來坐著休息,就輪到我被帶進去了。

到這邊開始覺得緊張,即使剛出來的人說不會痛,還是忍不住心跳加快。躺上手術台之後眼睛四周圍被塗上消毒液,然後鋪一層左右兩眼位置可以掀開的洞巾。醫生先掀開右眼那邊的洞巾,在眼眶放上一個撐眼器,醫生要我盯著兩個圓圈的中間看,我看到機器下來吸起眼球,接著眼睛一陣痠漲,兩個圈圈就看不見了,眼前只剩一片白。這一段是在做角膜瓣,眼睛暫時看不見就是角膜上皮被切開,之後就恢復了視野,然後換左邊一樣的流程。這陣痠漲感應該算是整個手術過程最不舒服的地方,不致於到痛,不舒服也算還可以忍受,但因為是眼睜睜看著一切發生,所以心理上的感覺很恐怖。

接著手術台就被轉到下一個工作站,這裡才是真正開始要雷射屈光,醫生的機器已經算好了我要做的度數,我只要盯著眼前閃動的紅色光點,接著下面會出現另一個紅點,應該是虹膜動態追蹤定位,也就是如果手術中不小心眼球飄走一點還不致於會打歪,醫生叫我別理會這個紅點,只要盯著閃爍的那顆看就好了。至於盯著的秒數應該跟自身度數相關,度數越深就需要看越久。一旁的護理師開始倒數30秒,此時眼睛不可以亂動,雙手不能做任何動作,呼吸輕柔,最好也不要吞口水,接著聞到一股燒焦味,但過程不會痛。接下來醫生就會一邊用生理食鹽水洗眼睛,一邊把角膜瓣蓋回去。小刷子在眼角膜上面刷刷刷,看起來卻像是隔著一層玻璃在刷玻璃表層。接著換另一眼一模一樣的過程。雖然不會痛,但這兩次的30秒真的壓力好大,感覺像是三十分鐘那麼久。

手術過程感覺大約約十來分鐘左右吧,走出手術室才放下心中的大石。不過我走到休息區麻藥就開始退了,這時眼睛的痠漲感比手術期間還明顯。包括我一共五個人在休息區睡覺,我其實不太能睡得著,只好盡量眼睛閉著休息。耳邊陸續傳來至少兩個人的打呼聲,真令人羨慕這種很好睡的體質。休息期間雷射中心的護理師會輪流來幫我們點眼藥水跟人工淚液,有好幾次硬要把眼睛張開還真的有點困難,勉強一張開就淚流滿面。除了點藥水,還提供了高單位維生素C給我們喝,據說是幫助傷口癒合得漂亮。

休息了三個小時左右,又被點上麻藥,因為要讓醫生做眼底檢查。檢查完大致沒太多問題,這個時候我睜開眼已經可以算是看得清楚了,但視力應該還沒有達到該有的標準,因為角膜傷口還沒癒合,需要時間慢慢恢復。

每個人手上都有好幾瓶消炎藥水跟人工淚液,除了按照時間點藥水之外,就是勤點人工淚液讓眼睛保持濕潤有利傷口癒合。而我是當天唯一個醫生還另外開給我白內障藥水的病患,因為年紀的關係,醫生希望我能盡量延緩白內障的發生,讓這次手術的效益能夠撐久一點。

離開診所回家的路上麻藥又退了,其實眼睛不太能睜得開,最好有家人陪同回家。我們家把拔帶著上完課的小朋友一起來接我回家。小朋友害怕又好奇盯著我的眼睛看。回到家大致梳洗一下,也不太能用眼,就即早睡了。

術後一週回診,視力尚未恢復到應有水準,我也還在適應新的焦距,但基本生活用眼還算足夠。消炎藥水那些都可以停了,只剩人工淚液跟我的白內障藥水要繼續點。下一次回診就可以等到滿一個月後了,但中間如果有任何問題都可以隨時回診。

現在進入術後第三週了,有感覺到視力逐漸變好,但是到了夜間視力會變差一點,看燈光也會有眩光,醫生說這可能要等個三個月才會慢慢改善了。晚上也容易覺得眼睛疲勞,所以比平常還要早睡,也希望有助於眼睛的恢復。

能拋開眼鏡的感覺真的滿好的,我也期待著夏天能夠跟孩子們盡情玩水游泳,不用受限於眼睛而有太多顧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