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code

結婚前是時代新女性, 職場女強人, 婚後更兼顧主婦慈母

結婚前是時代新女性, 職場女強人, 婚後更兼顧主婦慈母

他的寶貝

日期

#Tag

產婦之胡言亂語

2008年04月02日
公開
2

因為剖腹產, 所以在生的時候有打麻醉 在清醒前意識未明時, 我一直在胡言亂語 印象中, 護士在旁一邊忙居然還可以一邊回我話 其實, 我根本不記得我在講什麼? 我講了什麼? 事後和老公聊天的時候, 才依稀想起一些….. 記得第一句話就是 “小孩正常嗎?” (這句是極端口齒不清的一句話) 護士回答: 當然啊, 很可愛啊~ 然後, 我的眼淚就像被撞壞的路邊水閘, 流個不停 後來又問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問題……… “我生了嗎?” (廢話) “你們在幹嘛?” “這裏是哪裏?” ……………………. 直到她們請我家人進來時, 我開始重覆說著三句話. 我媽第一個進來, 她說我看到她就說 “我不要生了” (我有說這句話嗎? 可惜只有我媽說有聽到) 看到老公和媽媽姐妹們 “麻醉師太厲害了, 這個錢花的值得.”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一直要哭.” “小孩正常嗎?” 這三句重覆了好幾次, 其實與其說是我意識不明, 不如說是我怕我口齒不清她們聽不清楚 到了坐月子中心, 產婦依然愛胡言亂語 和保母協會預訂保母, 保母打電話來應徵, 保母說希望要照顧24小時, 我居然回 “可是我寶寶很可愛哎~” 老公在旁笑翻了, 人家要照顧24小時跟你寶寶可不可愛一點都不相關. 護士看到我在幫寶寶照相, 好心提醒一句, 你不要開閃光燈唷 我回” 因為很少看見她張開眼睛” (什麼跟什麼啊?) ………………. 產婦不是胡言亂語 根本是腦筋不清神經錯亂

胎教

2007年12月31日
公開
5

那天早上老公問我, 你昨天睡得很好吧? 很奇怪的問話, 我就反問: 我有打呼嗎? (事實上真的睡得很沈) 老公說, 因為我看到你睡的很好, 那時電視正在演蠟筆小新, 所以寶寶應該看得很開心吧~ .................................................... 蠟筆小新.......... 我看著老公那二條濃眉......... 不是吧? 不要吧!.................................. ^^^^^^^^^^^^^^^^^^^^^^^^^^^^^^^^^^^^^^^^^^^^^^^^^^^^^^^^^^^^^^^^^^^^^進入懷孕第六個月了, 人人都叫我要開始注意胎教, 說寶寶開始會聽話, 音樂陶養很重要...... 因為圓寶都是只聽到我的聲音, 和我喜歡的音樂聲, 所以要圓寶爸下班後, 睡前, 要和圓寶講話. 要不然, 圓寶生下來, 認不出爸爸的聲音喔~ 只見圓寶爸依然只會 嗯~ 嗯~ 嗯~ 然後 圓寶, 我是爸爸, 我不是楊宗緯喔~. ...................... 對啦~ 我都愛聽楊宗緯的歌啦~ ^^^^^^^^^^^^^^^^^^^^^^^^^^^^^^^^^^^^^^^^^^^^^^^^^^^^^^^^^^^^^^^^^^^^^ 上了第一次媽媽教室, 剛好是講胎教的重要性, 我和圓寶爸都是第一次聽, 也聽的津津有味 這個圓寶爸, 懷孕過程不知被我唸了多少遍, 一點關於懷孕的書籍都不看.都不曉得懷孕的辛苦. 照媽媽教室的指導, 晚上要圓寶爸講故事給圓寶聽, 圓寶爸又耍賴說不會. 只好由圓寶媽講灰姑娘的故事給圓寶, 圓寶爸, 圓圓 一起聽. 故事說完了, 只見圓寶爸做了一個結尾評論: 圓寶, 這個故事, 給我們一個啟示: 我不會娶後母, 所以, 你也不會變灰姑娘喔~ >

主桌與面子

2005年07月18日
公開
4

前天去參加表弟補請的喜酒, 我和男友及小妹三人去, 去了後才知, 當然因為有某些因素也因為是補請, 所以沒有長輩前往, 居然要坐到主桌. 男友還很高興: 從來沒坐過主桌哎! 才坐定就開席, 表弟又請了二位長官坐主桌, 女方家更扯, 朋友也坐過來, 加上三歲的姪女, 才湊滿一桌. 原本風趣開朗的表弟因為長官在前面, 不敢造次, 只好一直敬酒敬個沒完沒了. 菜也上的很慢, 沒什麼話題可聊, 氣氛十分尷尬. 女方的妹婿剃個大光頭, 穿個汗衫, 看起來像黑道, 直到他自我介紹: 我爸爸是辦桌的, 很有名, TVBS, 美鳳有約都有來訪問, 偶們還做過立委啦, 張秀卿.....啦. 啊你們結婚來給我們做. ........哈哈哈......... 現場發起名片........, 我臉上掛著笑容眼視前方但低語警告男友: 你將來敢請辦桌給我試試看. 終於吃到敬完酒後, 新娘子去洗手間, 表弟開始被同事們拉去喝酒, 新娘子回來後, 臉色一變. 就去拉他回來, 拉不回來, 坐回主桌就開罵: 去把他給我叫回來. 女方的妹婿趕緊去擋酒, 好不容易表弟回來後, 新娘子臉臭的要命, 開始罵: 我是誰? 今天誰結婚? 你在幹嘛? ........表弟開始一直賠不是, 主桌的氣氛更尶尬. 然後所有主桌的客人就開始不經意的打圓場, 說笑話, 又開始隨便敬敬這個敬敬那個. 表弟的同事還集體來主桌敬酒賠不是: 嫂子不介意吧? 恭喜恭喜啊........ 直到喜酒結束, 我看全部的人都看得出新娘子很不高興. 回家的路上, 一直談到: 新娘子實在不識大體, 喜宴嘛, 就只有一次, 面子總該給表弟吧. 怎樣都可以忍一下啊. 何必呢? 表弟將來慘了......... 人家常說結婚不是二個人的事, 而是二家人的事. 我看, 一個喜酒, 就可以看出是很多家人的事了. 如果, 婚禮沒有親戚朋友的祝福, 面子掛不住. 如果喜酒的場地很糟, 面子掛不住, 如果新郞被拉去灌醉, 面子也很難看吧? 一個主桌, 真是不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