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code

大小S的媽

他的寶貝

日期

#Tag

戶外教學看電影

2010年05月14日
公開

不龜毛的媽咪也有龜毛的時候 看電影就是其中之ㄧ 媽咪看電影最討厭 一 拼命說話 不管是認識不認識的人 只要在電影院說話 都討厭 二 吃零食發出聲音 尤其是塑膠袋聲 今天本來約好要和久未見面的老朋友吃午餐 前幾天突然接到老師的來電 "居然"請媽咪幫忙今天的戶外教學 那有什麼問題 排除萬難都得答應 老師找了五個媽媽來幫忙 一人負責四個小朋友 我們二十幾人 坐公車轉捷運再走到信義路的華納威秀 一路上對於小朋友的活潑好動 媽咪還能接受 只是ㄧ進了電影院 電影開場後 從頭到尾媽咪就一直處於精神緊繃的狀態下 這些三年級的小朋友們 不但在座位前後打打鬧鬧 放映中途還跑來跑去換位子 每個人拿出自備零食後 全場只聽到塑膠袋的聲音 誇張的是居然還有人帶科學麵 !!! (要整包連塑膠帶揉碎了再吃) 其中有個幫忙的媽媽 好心的買了份超大的爆米花 挽拒了媽咪說拿一些紙杯分裝的方法 看電影的途中 就讓小朋友一人"抓"一把的"傳"這份爆米花 結果當然是掉得一蹋糊塗 滿地開花 媽咪承認 這部關於佛法傳入日本的動畫 和時下迪士尼出品的動畫比起來 是真得不怎麼吸引小朋友 (慈濟人贊助的免費電影 全場幾乎坐滿 大多是阿公阿嬤) 但校外教學的目的不就是藉由離開課堂的制式上課方法來學習 看電影基本的禮貌應該也算其中之一吧 今天小朋友在電影院的表現 說實在的 讓媽咪很汗顏 甚至有想直接在電影院站起來發飆的衝動 看電影也能抱怨? 也許該檢討的是媽咪吧 1 2 3 深呼吸 深呼吸 深呼吸 放輕鬆 是姐姐太大隻 還是這些小女生都營養不良?

英文說故事比賽

2010年04月20日
公開

知道姐姐即將參加英文說故事比賽時 媽咪一點都不意外 倒是覺得對其他小朋友不太公平 不過因為評分的項目除了發音之外 還包括了台風 音量大小 動作表情...... 說實在的 她也不一定會得名啦 媽咪事前先幫姐姐改寫她選的故事 拿到學校後 被老師刪這刪那的 故事變得好不連貫 不過剩下的剛好可以講兩分鐘 姐姐練習到很熟練後 媽咪覺得有些刪掉的地方應該再加回去 故事才夠完整 時間也不會那麼短 (規定要2-3分鐘) 偷偷又幫姐姐加了進去 結果被老師發現 又再度遭到刪除的命運 連媽咪幫姐姐準備的道具 老師也選擇不採用 好吧 算了 尊重老師 今天比賽結果出爐 姐姐真的得了第一名 雖然心裡還是挺得意的 但總有"勝之不武"的感覺 尤其是每個禮拜一起吃飯的另一個小朋友這次也有參賽 拍勢啦 我們保證不參加下學期的比賽好嗎? 這學期就......先這樣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後記: 得名之後 姐姐雖然很高興 但是老師都沒跟她道賀 還是別班同學的媽媽提起 我才知道她得名了 到現在好多天了 老師都當沒這回事 提都沒提 連英文老師都很開心的恭喜她 自己的班導反而是這種態度 唉 她應該很沮喪吧 昨天也是被老師誤會罰留在學校 她也沒吭聲 只是接她的時後委屈得大哭 反而是我的抗壓性越來越低了 快要受不了她的老師了啦

黃國倫:改變體質,成功就會追逐你

2010年04月13日
公開
1

這兩天看到網路上朋友forward來的這篇文章 心中還滿有感觸的 改變體質(心情) 人生就是另一種風貌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2010年2月 Cheers雜誌 很多人都看到黃國倫最近拍攝的威士忌廣告,他在海邊開口高唱:「終於,走過這一段風雨.....」清亮中夾帶無盡感慨的歌聲,十分令人動容。 確實,黃國倫自己的人生,「峰迴路轉」4個字也是最好的形容。 建國中學、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系畢業,音樂才華洋溢的黃國倫很快就鋒芒畢露,1994年、33歲時寫下〈我願意〉一曲,由王菲主唱,傳頌整個華人圈, 更一舉奠定他在流行音樂界創作大師的地位。 1996年,黃國倫出版第一張個人創作專輯《天使》,雖然讓他因此入圍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卻由於銷售成績非常不理想,事業高峰開始走下坡。 1999年,與滾石唱片合作成立、由他擔任音樂總監的「基力音樂」(G-Power Music),也在4年後,因唱片市場低迷而結束。 整整好幾年,黃國倫自樂壇沉寂。他失去方向,工作、婚姻都陷入危機。直到2007年,他第一次登上《康熙來了》節目,沒想到竟意外開創出擔任選秀節 目評審、綜藝節目主持人的新契機。 媒體總愛用「爆紅」描述黃國倫這番戲劇化的際遇,但他自己談起這段路,當中有許多思考與反省。人生的運勢起落,其實背後都有跡可循,重點是,你要打造出讓好運願意駐足的「體質」。 接受《Cheers》雜誌採訪時,黃國倫深刻地分享了這段心路歷程。 我常覺得“4”這個數字很有趣,代表人生經過苦難的數字。經歷了3個4年的低谷,每個4年都是我的磨練跟功課。有首歌叫做〈去日苦多〉,可以用來形容我以前的心情。 回顧人生際遇起落,最重要的原因是個性跟態度,以前卻不自知。我算是有些才華,但才華可能是創造事業的「機會」,卻要靠態度跟個性去「維持」。 充滿挫折與磨練的3個4年 成名前,我覺得我懷才不遇、沒人賞識,只會孤芳自賞;經過4年,我學會不要只想到自己功成名就,要放開自己,於是我寫下〈我願意〉這首歌。 第2個4年,《天使》專輯挫敗,我學會理解人生有高山也有低谷,我學習接受失敗,從零開始。那時我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在懊悔,覺得自己選錯唱片公司,所以唱片賣不好。覺得自己很歹運(台語),「人如果在衰,種瓠仔生菜瓜(台語)。」(大笑) 第3個4年,收掉唱片公司,真是徬徨無措,之前還有夢,但這階段已是「歸去來兮,田園將蕪」。我的心經過那麼多上下,已經很累;當時不單工作、音樂、家庭,甚至包括面對自己,都覺得很痛苦。我甚至想過去跳河,40歲的男人,中年失業還能做什麼? 過去的我桀傲不馴,個性鬱鬱寡歡,容易招致人生的不如意。我發現,用什麼態度面對人生,是決定境遇的關鍵。這個4年我學會「置之死地而後生」,反而可以全然順應我的人生,開始接受各種轉變,打開心房。 顧及自尊,差點和好運擦身 2007年6月19號,是我第一個好運,《康熙來了》邀我上節目。但你知道,當時我推這通告推得多用力嗎?製作人後來對我說,他不認為我會進攝影棚,很怕開天窗,因為我沒有真的答應他們。當時的我是個負面思考的人,上節目對我來說是一大挑戰,我又胖,怕丟人現眼,又擔心無法面對蔡康永、小S兩個犀利的主持人。 其實,早在《康熙來了》的前兩年,《快樂星期天》節目就找我當評審,如果接,可能我早紅了。但我覺得當評審靠賣弄嘴皮子,說不出什麼來。恐懼、膽怯,加上我不喜歡綜藝圈,所以我推掉了。 上《康熙來了》,對我「音樂人」的自尊是很大考驗。我以前認為綜藝圈很低級、沒水準,所謂「笑果」,只是我在現場的不自在,文人、音樂人被綜藝人吐槽,讓觀眾覺得好笑。 好幾次,我想奪門而出,但我的經紀人寇乃馨一直鼓勵我,要接受挑戰,這是我人生不敢做的事,要大膽去做。我慢慢學會不要用成見看世界,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新「視界」。 個性與態度帶來低谷 如果那時,我再度拒絕上《康熙來了》,現在可能還在家裡蹲吧!邊看電視,邊罵綜藝節目好無聊、沒水準,然後轉去看《Discovery》。回頭去看,我感謝人生中的每個高山低谷,有低谷表示高山就要來到;而我人生的低谷,其實都是個性、態度帶來,是必然的結果。 我為什麼會在《天使》專輯挫敗?很簡單,因為做了張遙不可及的歌,我以為我大大的讚揚上帝,上帝就會罩我,但其實上帝也尊重市場的遊戲規則,不好聽不能硬叫別人去買(大笑)。 曲高和寡很容易做,但容易讓人憤世嫉俗,因為覺得世界上都沒人懂我。《超級偶像》製作人薛聖棻曾對我說:「台灣幾十年來都是秀場主持人當道,像你這樣的讀書人,有些笑話太深,你的幽默還需要時間,他們才會慢慢了解。」 以前我覺得深入淺出很無聊,反正我做我的,愛聽不聽隨便。但現在我覺得,藝術、音樂都要能讓人接受,如果講評講到世界只有你懂,那幹嘛講評?講到對方懂,又可以幫助他,才有價值。 感謝苦難,好運反會被引來 要怎麼不把好運推出去?很簡單,就是感謝所有苦難。這一、兩年,我還是遇到很多不如意的事,但如果一直活在怒氣中,那些好運都不會上門。 舉個例子,這兩、三年我突然「爆紅」,有時候跟記者相處不是太恰當,惹毛對方,他就對我口誅筆伐。我真的很氣,有時候會一早起來,5點就去買報紙, 不知道他會寫什麼,令我恐懼。 我曾經想採取法律途徑,因為很多人都這麼做。但突然有天,我開始學習接受他、感謝他、祝福他,當我開始這麼做,他的文章就變了;有天我在街上遇到他,我上前給他熱情的擁抱,他是我的敵人,但是我去擁抱敵人;之後他沒有再寫過我的新聞,沒多久就調走了。 積極面對你的壞運,採取法律途徑是一回事,可是更厲害的做法是為他祝福,反而為我帶來好運。 這是人間最厲害的武器,愛的力量,比恨偉大。如果你有愛,會像磁鐵吸到很多好事;如果你身上滿滿都是刀芒,沒人敢接近你。 我進綜藝圈短短2年,手上有5個節目,最近還有很多人找我開新節目,包括中國大陸。我突然發覺,這可能是我人生最美好的年代。 讓成功自動追逐你 「運氣」就像天上掉下來的甘霖,你永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來,但重點是好運來時,你要能盡量吸收,要準備好! 我曾跟一位廣告公司老闆提到自己「爆紅」,他說:「你不是爆紅,是累積這十年能量終於爆發。」因為我讀書、研究音樂,當評審時,才可以說出「一朵花」,不然有這個運氣,給我位置,但講兩句話就讓大家覺得我是笨蛋,好運也留不住。 我以前是陰鬱、非常自我主義的人;現在盡量改變,每天告訴自己,進步、成熟、通達、體貼多一點。雖然「自我」還是會存在,即使被隱藏得很好,但重點是不要隱藏,而是變化。當個性跳出來時,仍會生氣,但時間會越來越短,這就是一個進步。 現在的我,開始改變體質,存好運,積極面對每一天。我從去年開始,每天早上起來宣禱,告訴自己這是新的一天,是奇妙的日子,幫助自己帶著 fullenergy(滿滿能量)來迎接。 我現在是個綜藝節目主持人、也是評審,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傑出、中肯的評審,有風格的主持人。去年我也演電影,拍電視劇,現在的我什麼都願意嘗試,想打開自己每個面向。 當你抓到開啟好運的祕訣,不要去追逐成功,做好你自己,成功就會自然追逐你。

這個社會生病了

2010年03月29日
公開
2

這兩天的新聞 北市某明星國小(國語實小)一名呂姓男導師日前發現張姓男童玩「摸雞雞」遊戲,怒摑張童九巴掌,張童被打到左半邊臉頰紅腫變形驚魂甫定,同班廿五名學生家長卻因擔心導師更換,竟連署希望施暴的呂老師回原班教書。張童父親在強烈壓力下,被迫考慮讓孩子轉學。 今天的新聞是全班三十幾個家長連署簽名要老師回來上課 還在學校拉起了白布條聲援打人的呂老師 看了令人心痛 媽咪很不明白 因為不是我家小孩被打? 換老師會影響我家孩子上課的連貫性? 因為這個小朋友本來就很皮 老師受不了了 才失控? 張小弟弟即使再皮 即使全班都被他欺負過 也並不表示老師可以下這麼重的手打他 也不表示其他家長可以藉著個機會把他趕出學校 校方和其他家長之前有對他"皮"這事溝通過嗎? 老師聯絡簿從未寫過他欺負人 家長會知道他在學校的不良行徑嗎? 這個年紀的小男生本來就對"小ㄐㄐ"很好奇 我家弟弟也是如此 父母和老師的責任就是要導正他們 我承認 我也會對小孩失控 大吼大叫 但打傷小孩這事 應該不是"正常"老師會做出的事吧? 今天即使家長寵壞了小孩 讓他沒禮貌 欺負同學 無法無天 每個人都恨不得他消失 但就事論事 打人的人被支持 被打的人要被迫轉學 縱容暴力 是非不分 要拿什麼價值來教小孩? 教育不是該教學生甚至社會什麼是對的嗎? 這次事件第一優先該被照顧的不是被打的學生嗎? 學校若優先考量到學生的感受 就不應該讓這位老師再回到原班級繼續授課 因為這樣等於變相允許打人為教育手段之一 「逼走」被害學生 學校家長都這麼是非不明 難怪這個社會一團混亂 還是原來媽咪才是那個是非不明縱容小孩無法無天的家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