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code

大小S的媽

他的寶貝

日期

#Tag

龍應台 大江大海1949

2009年11月18日
公開
2

從舅舅那裏借了這本書 翻開書的第一頁 媽咪就知道自己不行了 撐到第一百頁時 決定自己買一本 因為能讓媽咪掉淚的書很多 但哭得像白癡的書則不太多 從來沒有一本書能讓我有這麼深的感觸 每個故事每個句子像是有生命一般的從書中跳出來 排山倒海的直接撲進心靈深處 戰爭造成的傷痛 時代的悲劇 以及一直不曾深入了解的真相 媽咪從來就不喜歡看戰爭片 就連恐怖片的層級都比它高 是因為知道那些悽慘苦難顛沛流離都曾經是真的 慶幸自己生在太平世間 看現在的世界 中東戰火依舊 海峽兩岸仍然互相叫罵 就連一同生長在台灣的人也要分本省外省 "恨是因為不了解" 來不及和老爺說的話 媽咪的遺憾 都在這本書裡了 "讓憂傷與理解從書中文字裡滿溢出來" 龍應台帶領著讀者 "一同誠實地、認真地重新梳理六十年前的這段歷史 ,看見一整代人「隱忍不言的傷」,重新凝視關於人的尊嚴以及生命價值,用最謙卑的心,寫出跨民族、跨歷史、跨省籍的一本書。" 唉 真是一本好書ㄚ "對年輕的一代,我特別想說,請你無論如何,都要把腳步停下來一下,用最謙卑、最溫柔、最慈悲的一個心情,來看這本書,做一個入門,然後你會知道你該做什麼、能做什麼。 譬如說,搬個小板凳,坐到你還沒走的祖父、祖母身旁,去傾聽一次吧。聽,比什麼都重要。而且,還來得及。" --龍應台

台灣,請聽我說 : 如果小孩子沒有笑容

2009年11月18日
公開
3

(本文選摘自天下文化出版的《台灣,請聽我說》) 今年五十七歲的吳念真雖然很會拍廣告、很會說故事,但他真在意的是:「台灣越來越沒有這種地方自然凝聚的真情。」他說我們活在一個人與人之間信任越來越稀薄的現實,但在心裡又對過去真情甜美無比眷戀,「而偏偏情義和真情是台灣現在最缺乏的東西。」他想經由戲劇,讓大人重新找到真情,讓小孩可以放肆大笑。談到台灣的未來,他吐了一口長煙,意味深長地說:「如果小孩子都沒有了笑容,我們這一代這樣拚死拚活的車拚,又有什麼意義?」 1台灣傳統的情感 情感,是台灣最可貴的東西。我有個病態的習慣,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十幾年的老朋友好不容易見面了,分別時說了「再見」,他轉身走了,我下意識會忍不住再回頭,再看一眼他遠去的身影,好好仔細地記住他的背影。因為我很怕,他這轉身一走,就是永別。 這是九份礦坑長大的我,面對人生不測的一種潛意識反應。以前爸爸早上下坑,我們擔心他晚上會不會回來,大家做的都是危險的工作,不知道你哪天會出事,因此朋友間的情義和承諾特別重要。 情義和承諾的背後伴隨的叫「信任」。我知道我幫你做了什麼事,你以後一定會幫我做什麼,而且不必講出來。十多年前,我爸得到礦工的職業病──矽肺病住院,已經末期了,罩呼吸器,住加護病房,有一天我們去看他,等我們走了之後,他就從四樓打開窗戶跳樓。這對我的打擊很大,那天我記得剛好是颱風夜。他過世前跟我說:「我的喪事你放心,因為你爸爸幫過很多人。」真的,那天晚上八點多我爸出事,我打電話給媽媽,消息一傳開,夜裡十點多,外頭大風大雨,我家客廳卻熱鬧的擠了二十幾個人,幫媽媽處理事情。 我爸那些朋友都已經五、六十歲,而且都跟我爸一樣有矽肺病,出殯那天卻堅持要合力把棺木抬上山去。原木棺很重,十幾個人這樣撐著,我站在他們後面,看到他們的腳在階梯上顫抖,一步步踩著上山……直到今天想到那情景,還是會忍不住哭出來。 我們九份那個老村莊,民國六十幾年就沒了,消失三十多年了,但我最近還要去吃我媽的換帖會,之前也有我爸的換帖會;村子沒了,但關係還在。你當然會很珍惜這種感情。 2為什麼我們不再彼此信任? 這就是台灣人說的:「人啊,互相互相啦!」因為信任在裡面。有一天,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不見了,就不會輕易承諾什麼。現在這種傳統情感、承諾或是情義,慢慢沒有了。為什麼?我不知道,是社會慢慢進步,是政治操弄,還是大家都講謊話,承諾變得都是假的。現在的我不相信報紙寫的、電視播的,統統不相信。 想到有一次在街上遇到一個很久沒見面的朋友,哈啦一陣,臨走的時候他一本正經地說:哪天一起吃個飯吧?那時才五歲的兒子忽然問我說:「啊,他也沒給你電話、住址,你們要怎樣約吃飯?」連小孩都可以一言拆穿,大人啊都是嘴上講講而已的,攏係假的! 我後來發現一個很矛盾的現象,人與人的信任度沒有了,但人與人之間對舊有的最單純的情感,基本上還是眷戀的啊。 現在台灣人為什麼那麼渙散?回想以前的老時代,雖然很專制,但是他給你塑造一個很壞的敵人、萬惡匪幫、中共蘇聯……這些敵人在「外面」,把共同仇恨丟在一個很遠的共同目標,大家在台灣可以彼此取暖,火苗也會旺一點。像是我們少棒打贏了,不管藍綠舉國歡騰。 可是到了有一天,這個敵人慢慢轉換了,轉換成「黨內」和「黨外」,轉換成國民黨和民進黨,兩邊鬥,敵人不在遠方,變成「敵人就在你身邊」。以前是共同對外,現在是往內切割,彼此跟自己先斬先剁。現在連火苗都分了,各人取各人的暖,這是不健康的。 你現在打開電視,不是藍的、就是綠的,沒有告訴我們一個遠的、要共同面對克服的目標。嘸嘛,台灣現在最缺乏的,就是看不到共同目的。 這幾年來,我最要好的朋友都因為政治的色彩而遠去,這是我人生最感慨的事。你那麼好的朋友,一起弄電影的,有一天你發現,啊,他們主動把你分成什麼類!也許有人錯想了我,我其實很簡單,只要我覺得你人不錯,那你叫我做什麼,我就OK。老實講,政治對我來講沒那麼偉大,政治能改變世界嗎?不多。但朋友對我很重要啊,而且各人有各人的政治選擇。 3每個族群各有憂苦,只是欠缺彼此瞭解 我創作很在意溝通,這是我創作的態度。台灣就是有不同的人,你不知道我的故事,我也不知你的故事,我不知你的憂苦,你也不知我的憂苦,然後就用我自己的立場來猜測你。 我小時候覺得很幹,為什麼我們的老師跟警察都有配給?他們真好命!至少都有麵粉可以領。啊,我們怎麼沒有?後來長大才發現,他們也有他們的憂苦啊,如果早一點知道,不是可以省去不必要的猜忌。 我在九份長大,原本和老兵關係比較遠,還好我有當兵,我親眼目睹了老兵這個族群的故事,看到很多悲哀的細節,後來我參與了或寫了很多老兵電影的劇本,像《搭錯車》、《老莫的第二個春天》、《海峽兩岸》等。 我當兵時,和老士官長感情很好。我是營的行政士,領錢、管錢,總之是管柴米油鹽那一類的事。我們營長很嚴厲,叫我把老士官的安家費,直接匯入他們家戶頭,千萬不要手頭交給老兵,省得他們跑去「八三么」(軍中妓院)或者賭博用光光。有些台灣兵不愛聽他們講話,好奇心重的我卻會跟他們亂哈啦、聊天,我講到我父親如何辛苦,一聽他們也一樣,慢慢就了解到,喔,這群人也有他們自己的故事。 民國64年,我退伍前的那一年,原本老兵不准結婚的規定,終於解禁了!我們營裡十幾個士官長、作戰官,全部一窩蜂趕著結婚。他們十八、二十歲來台灣的,到那時已四十幾快五十歲了,再不結就沒機會了,都到台 東買 太太。我每天忙著為他們寫「申報書」,新娘叫什麼,思想忠不忠貞啦,反正什麼都要寫。 《老莫的第二個春天》有一幕就是這樣,老兵拿出畢生積蓄,五疊百元鈔票往桌上砸下去,左右二疊啪地用山東腔說:「你他媽這是手!」再往下啪地砸二疊:「你他媽這是腳!」最後一疊往兩腳中間啪地砸下去:「這個你他媽就是B!」他們用這種心情買了個太太。你在旁邊聽,當然會心酸啊!後來我就很想寫老莫這個我遇到的故事。 我退伍時,作戰官很慎重地送我一張他 和新婚 太太的照片,背後很正式地寫著:「賀!念真光榮退伍,前途光明。」並且兩人還很正式地簽上名字,可見他多麼滿意結婚有家室。隔年,其實也才幾個月後,他們部隊來淡水,我去看他們,天啊,作戰官整個頭髮是白的,旁邊人噓小聲講,叫我絕對不要提到他太太,「跑掉了!」 我很shock!你看到那種狀態,感受到那種悲涼啊。他們年紀大了,好不 容易娶了 太太,有了家才會有歸屬感,可是太太又跑掉了。如果沒有了歸屬,他的夢永遠在那邊(大陸),而不會是這裡。很多老兵最後就是要有一個家、一塊田地,他要的就是一份歸屬嘛。 後來,我跟孝賢認識,他跟我講一句他爸爸說的話:「他們從來不會想到會死在這個南方的島嶼上。」他父親在光復不久就已經來台灣,寫信回老家,說台灣的自來水怎樣怎樣一開水龍頭都有水……他們沒有想到要在這裡待多久,買的家具不是藤的,就是竹子做的,沒想到會留下。 4改朝換代 政治力粗暴的扭曲 政治是這麼殘暴現實,我父親有一句名言:「阿伊嗚ㄟ喔,一眠睹到ㄅㄆㄇ。」日本政權走了,國民黨來了,好像是一夕之間的事。對我父親那輩如此,對老兵也如此,人生都在一夜之間被政治力量扭轉了。 像我爸為什麼來挖金?因為故鄉的二二八經驗。那時九份的淘金客全是台灣各地來的人,出走的理由各不相同。我爸爸是一個不會講故事的人,他很少主動講他的人生,後來我才從很多親友破碎的資訊裡拼湊我的父親來九份的原因。 原來是二二八事件的時候,他在嘉義一家中藥行當學徒,店裡一個中醫師因故牽連,結果死掉曝屍三天,沒人敢去收屍。我爸爸不忍心,偷偷買了香燭金紙,遠遠祭拜他,後來他老闆知道了,不敢再留他,他只好離鄉背井出走。 他那時只有十五、六歲耶,算是很有膽量,也有點浪漫情懷吧!他一個人來到九份,在礦坑討生活。後來他入贅吳家,我因此才姓吳,我的弟妹姓連,他說這叫抽「豬母稅」。我記得小時候有一天,他帶我去山裡很遠很遠的山神廟,忽然有感而發說:「一隻鳥仔飛到鳥籠內。」那一代的台灣男人心裡很壓抑,滿腹苦衷,就連結束生命的方式都一樣。 在我父親心裡,他會覺得,不是都說是祖國嗎,這個祖國怎麼對我這樣?那種驚嚇和文化的落差,那種情緒會影響一輩子的耶!連外省菜都讓他討厭,好比麻婆豆腐啊,他覺得那是什麼菜,這是很奇怪的情緒,卻很真實。 政治既然這麼殘暴,我就覺得這些年輕搞政治的,明明知道過去老的政治人物把台灣的人、台灣的人性、台灣的心都搞得亂七八糟,但還去做一樣的事。 台灣人民有了民主,但不知道怎麼使用民主嘛。就像最近英國一個流浪漢中了樂透,他就去買古堡,還喝酒喝到掛,後來他終於發現這個彩券給他的,只是一個沒有用的古堡、一大堆空酒瓶,還有電視機和一堆A片而已。 現在民主的濫用是,不管你講什麼我都可以兇回去,這些都好像是民主理所當然的一部分。像網路上有些邊緣性格的人寫說:「吳念真也不是好貨啦,把他抓到土城去賣伏冒。」這些言論都不必負責,他也沒有搞清楚事情,自己爽一下就好了。 5我的工作就是「溝通」 台灣太少那種情感分享、平和理性的溝通。我小時候,因為文筆不錯,替村民讀信、寫信,村民還湊錢送我一支鋼筆,算是肯定我。教我寫信的師傅也是礦工,我從他身上看到一種典範,他把信裡傷人的字眼,改用另一種委婉的方式,向不識字的村人解釋。如一個在外地工作的姊姊想要嫁人,但她媽媽一直用弟妹還小要讀書拒絕,連續逼她分手三次,最後一次換男方寫信來講「虎毒亦不食子」,他就用讀信的機會,化解紛爭誤會。他把自己的知識貢獻給知識比他低的人,而不是反過來利用知識,去掠奪知識比他不足的人,我這輩子就認識他這個「知識分子」。 我除了讀信,還得常常為不識字的村民念報紙,而且要把一個搶案、分屍案,添油加醋,編得津津有味,如果編得不夠清晰完整,老人們會吐槽說:「唔對唔對,愛安捏安捏才對。」我又得重新順過一次。 我小時候讀信寫信、念報紙,就是一個溝通者。現在我是導演、拍廣告等等,如果我的工作算是媒體的一部分,那我的工作就是「溝通」。 對於我,我們這些朋友,我們做這些戲劇,就是很單純地想到,有沒有一件事是我們可以一起做到的。晚上可以看戲,看囝仔笑,就免看嚥氣的新聞,同時也可以看到台灣的希望。我們都希望,不管哪一群人在這塊土地都找得到自己的「歸屬」。這樣力量才會凝聚,才不是「軟膏膏」。 如果我們大人把台灣搞亂了、搞砸了、搞毀了,小孩沒有笑容,我們這一代拚死拚活「車拚」是為什麼?我們是不是看孩子高興歡喜,有笑容,這一切努力才會有動力?最後,我們能不能聽到一句:「爸爸,謝謝你!」

老鼠入侵 (Part 2)

2009年11月17日
公開
2

愛看恐怖片的媽咪 今天變身成為女主角了 中午和爸爸skype時聽到怪聲 果真 老鼠先生又出現了 但好像不是同一隻耶 這隻小得多了 它穿過紗門 卡在陽台紗門與鋁門中間 找不到當初進來的洞 發出了很大的噪音 還好媽咪的鋁門關得緊緊的 看它怎麼進來?? 果真 十分鐘後終於安靜了下來 Mommy, they are so cute. 晚上把這件事和大小S分享 沒多久 就聽到姊姊大叫 "媽咪 有老鼠" 當下只覺得姊姊嚇媽咪 沒想到姊姊接著說 "有三隻耶 好可愛呦" 仔細一看 超誇張的 真的有三隻老鼠 但這次不是被卡住 而是非常認真的在找洞想進到屋子裡 看來是中午的那隻 回家找了幫手 打定主意非進來不可 難道上次媽咪看到的那隻是它們的媽咪 它們只是想回家而已?? 半透明的整扇鋁門 透映著老鼠們的身影 媽咪這才知道 就連光滑的鋁條它們都上下自如 看著他們到處亂竄 因為進不來 發火了 自己咬出了恐怖的聲音 聽起來它們頗有進展的 媽咪在家中走來走去 如同電影裡困在家中的女主角 有著早晚會被人破門而入的巨大恐懼 但卻一籌莫展 就這樣折磨了媽咪一個多小時 最後三隻中的其中兩隻(愛睡覺的?和愛吃東西的??)小老鼠 先放棄了 最後這隻(愛做家事的??)自己咬一咬也覺得無趣 跟著放棄 結束了這恐怖的經驗 不爽的老鼠先生們 和偷不到東西的小偷一樣 臨走在陽台上留下了一堆老鼠屎 算是到此一遊的證據吧 I spy a little mouse. Yes, it's exactly what you thought.

媽媽咪ㄚ

2009年11月14日
公開
2

下午和湘君阿姨一起帶姊姊去看著名的舞台劇"媽媽咪ㄚ" 今天恬恬有英文演講比賽 湘君阿姨超掙扎 原本不想來的 但因為媽咪票都買了 怎能浪費?? 還是來了 烏龍媽咪 今天再度展現"搞烏龍"的驚人實力 先是搞不清楚取票方式 忘記去7-11取票 媽媽咪呀 差點進不去 接下來就更誇張 明明是明天的票 硬是記成今天 害湘君阿姨錯過了寶貝女兒成長過程中重要的一天 門口驗票的人也很配合這齣烏龍戲碼 媽媽咪呀 居然沒發現 正當媽咪要把坐在"我們的"座位上的人趕走時 才被帶位子的服務人員提醒 "小姐 你這是明天的票呦" 蛤??? 蝦米????? 媽媽咪ㄚ 怎麼可能????????????? 好吧 反正錯都錯了 媽咪使出最厲害的絕招 "面不改色推卸責任" "可是門口的先生也沒發現就讓我們近來了耶 !" 眼看即將開演 這位急於擺脫我們的工作人員很好心的提供解決方案 "今天就讓妳們看 不過這票根我們要收走" 說著就帶我們到一旁邊邊的空位準備入坐 湘君阿姨也不是省油的燈 "這裡很旁邊耶 我們買的票應該更中間一點 不能給我們中間的坐位嗎?" 眼看燈已全暗表演即將開始 快被我們煩死了的工作人員 只好把我們帶到最中間比較貴的位子 賓果 現賺$1,600 媽媽咪ㄚ 陳氏姊妹一搭一唱 果真不同凡響 媽媽咪ㄚ觀後感: 台北小巨蛋實在不適合看舞台劇 除非買最貴的票 我們買$2,400的票 舞台居然感覺離我們有一整個足球場這麼遠 姊姊基本上是用望遠鏡從頭看到尾 大概頭都昏了吧 說真的 還不如看電影DVD哩

星期三的午餐時間

2009年10月21日
公開
1

每個禮拜三姊姊都上半天課 這一天中午 姊姊和媽咪都會和昱婷媽媽一起吃飯 很愛到處吃美食的昱婷媽媽 每個禮拜都會推薦附近好吃的餐廳 讓媽咪大飽口福 巨蟹座貪吃但超居家的媽咪 自己是寧願餓死也不會一個人出門吃東西的 所以只要一到禮拜三 媽咪就特別期待 吃完午餐 是媽咪聊天 兩個小鬼寫功課的時間 每每在餐廳一坐就是三四個小時 等小鬼們寫完功課才回家 昱婷媽媽給昱婷的是一個豐富多采多姿的童年 不但重視課業也重視課外活動 小時候的昱婷拍過戲也拍過廣告呢 全職媽媽從小就花很多時間栽培她 昱婷也不負眾望表現出色亮眼 跳舞畫圖彈琴英文數學 無一不精 這麼"資源豐富"的媽咪 每每有好吃好玩的都會不吝於分享 例如姊姊的游泳課及童軍活動都是她"甲好到相報"我們才參加的 湘君阿姨最近也認識了個對小孩照顧非常認真的媽咪 平常只吃有機食物 六大類嚴格控制 怕小孩近視 對老師說她的小孩可以不用寫功課 怕學校天花板電風扇太髒 建議用班費請外勞打掃 怕小孩自尊心受創 即使小孩欺負別人 也從不立刻在人前糾正他 怕小孩中午午睡時間不夠品質不好 每天中午從學校接回家睡完午覺再送去上學 結果是 小孩被寵壞了 對大人沒禮貌 對朋友也像個小霸王 人人都要聽他的 媽咪深深覺得小孩的培養 家庭的影響父母的態度真的好重要 家教 決定了人的氣質 自以為是的家長 培養出來的大概就是目中無人的小孩吧 由衷的希望大小S長大後也能以氣質取勝 那麼 ~ ~ ~ 魔鬼媽咪該重出江湖了嗎??

參加幼童軍

2009年10月18日
公開
2

在同學媽咪的大力推薦下 幫姊姊報名了幼童軍 每隔一個禮拜的禮拜天有活動 包括登山郊遊露營野外求生..... 全部都是姊姊喜歡的 雖然明年暑假就要回美國了 而且也已經錯過了兩次的活動 但考慮了半天 還是報名吧 今天姊姊第一天參加 還是大型上千人的"世界童軍空中暨網路大會" 穿上全套的童軍服(還沒資格戴領巾) 好可愛呦 (請注意她衣服上所有布章 全都是媽咪一針一線犧牲了手指用血水縫出來的) 早上九點在東門國小集合 看到來自各個不同學校團體的童軍 真是大開眼界 姊姊忙著闖關 弟弟也乖乖的跟在姊姊旁邊 去排一個個長長的隊伍 當然沒多久這小子就失去了耐性 在一旁玩起了溜滑梯 媽咪為了讓姊姊能順利闖完30關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就幫忙排排隊吧 排了大概六七個遊戲後 媽咪實在不太好意思繼續排了 因為對其他小朋友有點........ 不公平耶 好吧 反正也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天氣又熱 整個操場繞了又繞 弟弟怎麼不見了? 本來動作還慢吞吞的媽咪 突然開始緊張了起來 這時突然聽到........ "李孟哲小朋友的家長請到服務台 你的小朋友在這裡" 豬頭媽咪又闖禍了 還好全場都是智仁勇誠實的童軍 不然....不敢想像 下午為了補償弟弟 不但買了冰棒養樂多餅乾 還陪他一邊看電影一邊吃這些垃圾食物 弟弟當然很高興 重點是媽咪也挺享受的呢 附註: 姊姊真的是她們隊上唯一一個闖完30關的人 還得到一個獎勵布章 雖然勝之不武 但.... 她開心就好 不過 今天才知道童軍的活動幾乎每參加一次就會得到一個布章 要整件衣服上縫滿了才表示厲害 所以...... 唉 縫吧

床底下的秘密

2009年10月17日
公開
1

2:30pm 中壢藝術館 這兩個禮拜好像常往中壢跑 今天為了讓小汝也能欣賞到蘋果劇場的表演 特別在一個月前就買好了票 今天又專程南下 前兩個禮拜才看過蘋果劇團的"小木偶奇遇記" 大小S都還印象挺深的 今天這齣"床底下的秘密"裡面居然也有貓咪仙女和小木偶 只不過是由不同的人穿著戲服演出 肢體動作不同 看得有點怪怪的 連大小S都分的出來不同 相較於"小木偶奇遇記" 這齣是屬於較為"小品"的戲碼 從頭到尾沒有什麼重點 屬於看過即忘說不出劇情的那種 有些地方還真的挺好笑的 不過完全感覺不到床底下有什麼祕密 只有演員在台上台下追來追去 請小朋友上台......小朋友就是很吃這套 很不挑的大小S 有得看都說好看 OK喽 這齣戲也有蜻蜓哥哥 (我們家小鬼不知道蜻蜓哥哥是誰 所以......沒差) 以一個不是舞台劇出身的兒童節目主持人來說 蜻蜓哥哥這次表現得很出色呦 挺抓得住人的目光的 可能是這齣戲不用怎麼唱歌吧 (也有可能是因為演王子本來就要高大英俊 上次演得是小木偶的爺爺 哈哈哈) 每次看蘋果都會買CD支持的媽咪 這次沒有買 因為真的也沒幾首歌 散場時照例要照相留念的媽咪 發現相機裡沒有記憶卡 只好用手機烏漆ㄇ黑的照了張 意思意思 說實在的 並沒有很遺憾的感覺耶........ 小女孩長大了

好萊屋警匪片

2009年10月05日
公開
5

今天和爸爸通電話 才知道上禮拜五爸爸下班時 發生了件大事 生性龜 不對 是"謹慎"的爸爸 做事一向超級小心 尤其美國最近經濟不景氣 連帶的治安也挺糟的 已經聽說好幾件闖空門的case了 再加上媽咪和小鬼們都不在家 本來就對門戶非常小心的爸爸 更是絲毫不敢大意 (媽咪倒是常常連車庫門都忘了關就出門了) 上禮拜五爸爸下班回家時 (每天都是快八點才到家) 發現家中兩個小孩的房間和浴室的燈是開著的 非常不尋常 因為爸爸平時絕對不會去那裏 在家門口猶豫了幾分鐘 爸爸決定不開車進家中 先打電話報警 警察在聽了爸爸的描述後 "居然"不到五分鐘就趕到現場了 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陸陸續續來了一堆警車 把我們家團團圍住 接著是直升機用強力探照燈從天上往我家照 警犬出動 幾個荷槍實彈的警察小心翼翼的破門而入 哇 還真的只有好萊屋電影裡才會出現的情節 那天晚上真實上演 然後 ~ ~ ~ ~ ~ 沒事 ! ! ! ! 到處看過了 並沒有破門而入或是翻箱到櫃的跡象 根本沒人進來過 那電燈是怎麼了??? 還是 ~ ~ ~ 進來後一看就知道 真的沒什麼好偷的 連翻都懶得翻 "聽說"那天PG&E(美國電力公司)有在我家附近重新設定了些東西 但應該也不致於讓電燈自動亮起來吧 總之 到底怎麼回事 到現在還是不得而知 媽咪想像爸爸手拿一盒炒米粉 無助的站在一旁 所有的鄰居都出動 想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最後發現是虛驚一場 挖哩 超尷尬的說 還好警察說 報警是正確的 (安慰話???) 也還好是虛驚一場 不過媽咪心底深處倒是對於無法親眼目睹這刺激的一晚 感到無比的失望

小木偶奇遇記

2009年10月02日
公開
1

7:30pm 台北 南海路 國立藝術教育館 終於又重回看舞台劇的生活了 今晚湘君阿姨下了班接了小孩 直接來我們家會合 準備晚上一起去欣賞蘋果劇團改編的歌舞劇【小木偶奇遇記】 這次還特別邀集YOYO家族的蜻蜓哥哥來一同演出 雖然四個小鬼可能都不知道蜻蜓哥哥是誰 但光是能去看表演 就夠興奮的了 不知道是因為時間的關係還是這齣戲本身比較沒那麼有吸引力 今晚的票房約三成 明天晚上的更是被取消了 到處都是空位 場地很小 遠些也看得很清楚 我們根本不用買在第一排的位置 不過 也好 享受一下近距離的感受 因為蘋果的宣傳單上特別指出 "蜻蜓哥哥挑戰既歌且舞、一人分飾兩角的演技大考驗!" 媽咪和湘君阿姨看了後 面面相覷 似乎蜻蜓哥哥並沒有對自己的角色有很努力耶 因為歌舞劇中的蜻蜓哥哥 需要唱約兩到三首的歌 對嘴是OK的 但是嘴型完全不合 敷衍了事就很不OK了 每一首他都不熟 這種簡單旋律的兒童歌曲 弟弟可能聽幾遍就會唱了 何況是他的主打歌?? 比較之下 正統舞台劇出身的蘋果劇團的團員們就專業多了 小木偶的惹人憐愛 貓咪妹妹的生動活潑 神仙姐姐們的千變萬化 把這部人人耳熟能詳的故事重新賦予了新生命 散場時因為人少 我們還拍了不少和劇組的合照呢 小朋友今晚都很盡興 舞台劇真的是有它一定的魅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