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code

napc

我驚嘆的不是我逝去的青春,而是你們悄然的成長

我驚嘆的不是我逝去的青春,而是你們悄然的成長

[原味貝果]聯合評估去(1)

2021年01月10日

[原味貝果]聯合評估去(1)_img_1

 

  一直以來,覺得貝果是個很好動又自我的小孩,想說男生咩,不都同一個德性嗎?白目又耳背,好動又頑皮,直到幼兒園中班學期末時,學校的老師突然跟我建議,請我帶貝果去醫院做個評估看看

 

  蝦咪?評估?評什麼估?兒子什麼了嗎?異於常人還是發展特別?在我當娘的眼裡,除了特別的白目,特別的耳背外,其它的應該還好呀~當下我腦海裡轉溜達了許多的否定念頭

 

  1:老師太大驚小怪了

  2:兒子只是皮了點

  3:男孩子不都是這樣外星人嗎

  4:孩子的親爹不也是大同小異的少一根筋?

  5:老師太沒有耐心了,貝果很正常,有什麼好要去評估的,應該是貝果覺得上學太無聊了,所以才會對學校的課程比較不上心,狀況外

 

  在我內心自我催眠了一大堆理由後,轉頭跟弟媳聊了一下貝果的狀況,她也認為小孩子這個年紀沒定性,又坐不住是天性,如果是念私幼的小孩,應該老師就比較包容性夠,而公幼的老師則是不靠家長吃飯的,所以往往比較放大缺點

 

  思索了好一陣子,回想貝果在一開學時,才剛過一個星期,班上的另一名同學就被要求去大醫院做評估,結果診斷出來真的比較特別需要早療,而貝果則是經過了一整年,老師才要求去做評估,可見老師們也是觀察了好一陣子了,而這位老師也恰巧有帶過特教班的孩子,想必接觸過的小孩肯定比做父母的還多,左思右想,還是趁著放長假時,好好帶著貝果去醫院做個完整評估吧~說不定有哪些地方,是做父母的我們沒有發現到的,畢竟做為媽媽的我,容忍度肯定比別人還高,但不見得別人對兒子就該付予一定的容忍度呀~

  畢竟,學校是個群聚場所,而群聚則是要受之規範的,之前帶貝果去上幼兒律動的課時,發現他上課上到一半都不會乖乖的把課上完,如果是他沒興趣的就會更加逃避,樂高積木的課程也一樣,只不過這些課程都是少數兒童一起共學,所以影響不大,萬一上了小學還是一樣自我,那可真會對不起老師了

 

  「我覺得他有一點亞斯的傾向~」老師說著,而我則是認真的記下來,還特別去買了亞斯兒的繪本來看,看久了也覺得似乎有那麼一點,亞斯兒還蠻自我的,而恰巧自我這一點對於貝果也是頗有符合

 

  後來網路上查了一下,新北市亞東醫院裡有兒童的早療聯合評估,剛好捷運又十分方便,所以就特別帶著貝果去看醫生啦

 

  一開始由於不知道要掛哪一科,所以也就先以醫生專長為主,掛了以兒童注意力不集中與過動為主的小兒部主任梁昭鉉醫師,結果幾乎之後的會診,每一個醫師幾乎都同樣的問題

 

  「為什麼會想來評估呢?」

 

  「因為幼兒園老師建議我們帶小孩子來做評估~」我想,大部份會帶小孩去做評估的,都是學校老師建議居多吧,當父母的對這一方面的資訊真的不像學校的資源來的發達

 

  第一次去醫院的結果,領了一堆表格還有一瓶輕度鎮定劑,因為下次去醫院,要做腦波的檢查,當然,這瓶藥仍是以備用為主,因為到時很怕小孩子如果不容易入眠的話,還是必需利用一下它的

 

  至於帶回的活動量表有兩款,一款是請學校老師幫忙填寫的,一款則是家長版的,到時再客觀整合一下兩方的觀察吧~

 

  [原味貝果]聯合評估去(1)_img_2

 

  再之後的幾日,醫院打來電話安排了測腦波的日期時間,一個是早上九點,只不過要清晨四點就要起床,另一個則是下午,早上七點起床,想當然爾當然是預約下午測腦波的時段,不然清晨四點起床可是很難熬的~

 

  至於早療的聯合評估,竟然是安排到了兩個月後,難怪網路上都說評估要早一點安排,不然都要等好久~貝果的另一個好朋友,做全套兒童心理評估竟然還要整整等九個多月後,真是嚇煞我也,回頭想想,這兩個月似乎也沒那麼長久了

 

  預約做腦波的那一日,原本想說早上一早就起床,完全沒有讓他斷電睡著,下午安排腦波測試應該是很好入眠,有如大雄一樣的直接倒床吧~沒想到卻是事與願違

 

  [原味貝果]聯合評估去(1)_img_1

 

  躺是乖乖躺下了,可貝果卻一點都沒有睡意呀,雖然燈光昏暗又安靜,但卻有一道光直接在他的臉上閃呀閃的,根本讓他更睡不著~(其實換成是我,我也很難睡吧~)

 

  所以試了兩次,貝果還是乖乖吃了藥好順利測腦波

 

[原味貝果]聯合評估去(1)_img_4

 

  吃了藥後,沒多久貝果真的很快入睡,然後也很快就完成了腦波的測驗,只不過結束後,由於藥力還在,所以他仍是昏昏欲睡,幸好附近有塊空置地區,可以讓他好好先睡上一覺補個小眠,不然以他這種走一走會不小心昏跌的狀況,也是很危險的

 

[原味貝果]聯合評估去(1)_img_5

 

  題外話,在第三次正式做聯合評估時,因為大概知道這裡有一小塊區域可以休息,所以就帶著貝果來這裡等下午的評估,剛好看到有名媽媽也跟我當初一樣,抱著自己睡著的小孩子在那裡休息,一副十分擔憂的模樣,我以過來人(?)的身份安慰她,跟她說最好等小孩子清醒一點後再帶他離開,我兒子當初吃了藥也是一直沈睡著,讓他睡一會兒比較安全

 

  跟她言談了幾句,得知她也是學校老師建議她帶兒子來做評估的,「是不是我在懷孕時吃了不該吃的東西,讓我兒子變成這樣?」她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而且很怕夫家會指責她這個做母親的不夠盡責,造成小孩子變成這樣需要來評估

 

  「妳很棒了~妳把他生下來已經很了不起了,沒有人可以指責妳這個當媽媽的,不要想太多,真的,妳很棒~」我用了很強硬的態度告訴了她,不然真的很怕她會繼續自責下去,尤其是聽她的口音不太像是本國人,「我們是用命生下小孩子的,所以不要想太多,遇到了問題,想法子去解決它就好,不是嗎?至少現在我們在這裡了~總比我們完全沒做好太多了~」

 

  離去時,我還問了一下貝果要不要分享他早上買的麵包給那個阿姨,他很大方的說好,因為我想那個媽媽應該也還沒用餐,我很慶幸,至少目前還沒有人敢指責我,哈哈哈~(自我感覺良好中)

 

      孩子們呀~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比媽媽更愛你了~因為媽媽們把你生下來,可是用自己的整個生命做賭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