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嘛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育兒甘苦談】做一半

2017年11月23日

昨天晚上,猴子拔在廚房洗碗,我轉身進房準備拿等等鴨鴨洗完澡穿的換洗衣服;一瞥眼,發現走廊的燈沒關、走廊置物櫃的門也開著,再一轉頭,客廳茶几上擺著打開的醫藥箱。(如下圖)

【育兒甘苦談】做一半_img_1

看到這幅畫面,前一晚依比吃了藥睡很熟、沒有睡眠不足的小米嘛根本是天使(自己說),笑著跟洗著碗的猴子拔說:『你是花媽喔!什麼事都做一半的!』

還記得很久以前看過的《我們這一家》,裡面有一集就是說到花媽常常事情做到一半就擺著去做別的事,然後做一做還沒做完又開始另一項工程,像是洗碗洗到一半外面打雷了趕快去收衣服、衣服收進來順手摺一摺時剛剛煮的水滾了、衝去廚房關水時又看到洗到一半的碗、正要再開始洗時電話又響了…..搞了半天結果放眼望去整個家都是「做到一半」的事情。

看到這集時只覺得好笑,完全不能理解到底為什麼事情要“做到一半”?順手做完一件再去處理另一件不是比較好嗎?好吧~我錯了!我為自己的天真感到抱歉~~有了孩兒、一個雖然聽得懂人話、但另一個還總是巴著你的大腿罵罵號時,而只做到一半?有時根本只開了頭,然後不知道結尾在哪兒。

簡單說吧!好幾次拿了永遠洗不完的奶瓶擠奶用具準備洗洗消毒晚點用,才剛走到廁所門口就看見一個小娃兒抓了電風扇的插頭或任何不知名的物品正要往嘴裡塞、隨手把奶瓶丟在一旁,一個箭步就把娃兒一手抄起一手搶下插頭,拎著小孩到安全一點的遊戲區;

正要再回去洗奶瓶時,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或在旁邊玩玩具的大娃兒就突然冒出一句:「嘛嘛,我想尿尿~」

二話不說立刻再度抓起小孩就往廁所送,在小孩尿尿的同時衝回房間拿晚點洗澡要換的衣物;

好不容易尿完尿直接抓給拔拔帶去洗澡,這時剛被送往安全遊戲區的小依比不知甚麼時候又爬了過來,巴著嘛嘛的大腿罵罵號討抱抱;看時間似乎差不多餓了想睡了,只好一手抱起十公斤的娃兒一手溫奶和準備睡前刷牙的紗布巾;

這時候突然想起洗衣籃爆炸了要趕快把衣服丟下去洗,免得洗完衣服又是半夜,只能趁溫奶時繼續單手抱著十公斤的小孩,另一手拿著爆炸的洗衣籃到陽台;好不容易衣服丟進洗衣機後,剛剛那個因為被抱著所以暫時停止罵罵號的小娃兒又揉著眼睛打呵欠,眼看下一秒又要罵罵號了,顧不得洗衣精柔軟精還沒放,立刻翻箱倒櫃找奶嘴,順手摸一下剛剛溫的ㄋㄟㄋㄟ是不是差不多可以了,準備抱回房間哄睡時,才想起剛剛準備要洗的奶瓶到現在還沒洗......

不要說拔拔為什麼不幫忙?因為同時間猴子拔通常都在處理鴨鴨的大小瑣事,還要不時應我呼喚:『快,幫我拿一下那個!』、『衣服我丟下去了,但洗衣精還來不及放,你幫我放一下!』、『水快沒了,你先燒一下,等下才有涼開水。』、『鴨鴨的衣服我拿好了放椅子上,但吹風機還沒拿,記得洗完澡出來時先拿吹風機吹乾。』......類似這樣。所有事都做了,可是也所有事都沒做完。

然後,等到兩個孩兒都睡了,才是完成另一半的時候。
還好,雖然所有事都做一半,但所有事都還有“另一半”可以一起做。

只能說全職媽媽和所有一打一一打二一打三四五六七的媽媽們,你們辛苦了~~

#我們這一家
#不要笑花媽因為原來我也是花媽
#以前覺得做一半的事放著看了很阿雜
#現在覺得只要有完成哪時完成的已經不重要了
#附上兩張翻箱倒櫃搞破壞隨時會把所有小短手拿的到的東西往地下丟的小依比

【育兒甘苦談】做一半_img_2

【育兒甘苦談】做一半_img_3

#育兒甘苦談 #生活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