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嘛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懷孕與生產】我的月子惡夢

2018年07月07日
【懷孕與生產】我的月子惡夢_img_1
 
寫在前面:
 
這篇是我一年多前寫的,最近看到很多媽媽在問是月子中心好、還是請月嫂好?於是翻出剛做完月子時寫下的心得....
 
當然,一定友好的月嫂,而且每個人在意的點一定不一樣,這是我的個案,僅供不知該如何選擇的媽媽參考而已。
 
 
--
正文:
 
【懷孕與生產】我的月子惡夢
 
文/小米嘛
 
 
產後,女人的頭等大事就是坐月子了。
 
 
打從懷孕起,我們就決定這次不到月子中心,改為請月子阿姨到府;除了價錢外,還因為有鴨鴨寶貝在,不方便入房,每天的接送也著實不便。
 
 
朋友擔心這麼一來我月子會做不好,但多方打聽了下,月子阿姨似乎是較好的選擇,一來價錢還不到月子中心的一半,二來也不必和鴨鴨分開,對於多一個小妹妹的鴨鴨來說,生活上的轉變還是愈小愈好。
 

問過有經驗的朋友,找了推薦的阿姨,可還有大半年的時間呢,人家推薦的阿姨都早已排滿行程;不得以,只好上網自己找,但當然,評價高的阿姨們日程早已排滿,也只能交由月子阿姨的公司自行媒介。
 
 
第一次和我的月子阿姨面談時,印象就不是太好,除了因為對方主要以台語為主外,感覺起來主觀意識似乎也比較強烈。我沒有歧視台語,純粹只是因為我個人台語不輪轉,要溝通會比較困難。
 
 
當我提到因為第一胎有早產跡象,擔心第二胎也會提前時,阿姨說了:「沒關係,就算提前生了,產後剛開始一兩個星期只要吃清淡一點就好,沒有月子阿姨幫忙也沒關係。」
 
 
當下我覺得疑惑,不就是產後一兩週最需要人幫忙協助嗎?怎麼會“只要吃清淡點就好”?!和老公商量了下,我們決定相信對方是因為經驗豐富才有本錢強勢;沒想到,這卻是我月子惡夢的開始。
 
 
果不其然,我們的依比寶貝也是迫不及待急著出來,整整比預產期早了快一個月;和公司聯絡後,業務經理立刻幫我安排了代班阿姨,出院當天就能到府,也提到代班阿姨會主動和我聯繫。沒想到,代班阿姨還沒打來,原來簽約的阿姨倒是自己先打來了。
 
 
說是關心我,但才開口不到三句話,又說了次:「其實剛生完不用人代班也沒關係,就吃清淡點就好。」
 
 
這回,我客氣但堅定地告訴她:『沒關係,經理已經幫我安排好代班阿姨了。』
 
 
家裡多了個人當然會有些不便,每個人的生活習慣不同、做事方式不同、個性也不相同,突然得日夜相處,一定會不習慣;但說來代班阿姨還是幫了我不少忙,至少在飲食上就不用我擔心;更者,阿姨看起來是真心喜歡小寶寶。可再怎麼樣,還是得換回原本簽約的阿姨。
 
 
簽約阿姨姓林,交班當天準時來了。
 
 
剛開始真的沒什麼,但沒多久我就覺得哪裡怪怪的,起先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到後來我才發現,原來這就是所謂的「磁場不合」。
 
 
先說說一開始吧!林阿姨看到我在洗奶瓶和擠奶用品,忙著跑來叫我放著她待會再洗,說這是她的工作。我沒有潔癖,但很不喜歡吃完飯後的碗、或喝完奶的奶瓶就放在流理台「等會再洗」,總覺得順手洗一下只是舉手之勞,加之消毒烘乾還需將近一小時,沒多久後擠奶時又得使用到了,所以還是順手洗了。
 
 
可不用幾天我就發現,一開始熱心地說要幫忙的人,好幾次奶瓶就這麼放著,說是等其他東西一起洗才省洗碗精,尤其是半夜餵完奶後。我知道半夜餵完奶後真的會很想睡,可觀察下來發現:阿姨是明知道我一會兒擠完奶一定會將用具洗好消毒,所以乾脆放著讓我一起洗。
 
 
有一次,洗衣機傳來衣服洗好了的聲音,我正準備去晾衣服,阿姨又熱心地說她要幫我晾。老實說,雖然我們是付錢請阿姨來的,但對我而言,月子阿姨是「幫手」,而不是「幫傭」。雖然合約上註明阿姨會幫忙做一些簡單的家事,但基本上能力範圍所及,我都還是自己處理。
 
 
我告訴阿姨我可以自己晾衣服,可阿姨堅持;沒想到等到我要收衣服時,才發現洗衣機裡還有一隻襪子沒晾到......。
 

我真的不在意自己來,但請不要對我說要幫忙,可永遠做事永遠只做一半。
 
 
再來是衛生習慣。
 
 
前面提到了我沒有潔癖,對於環境整潔的容忍度算很高,但原諒我,我實在看不下去。
 
 
有幾回,我在客廳垃圾桶裡看見寶寶的尿布,基本上,我們廁所就在客廳旁邊,丟到客廳不會比丟到廁所近兩步,有寶寶應該都知道尿布絕對不會多香,不包起來的尿布就更不用說了;但丟在客廳也就算了,重點是,尿布不是包起來丟掉,而是換下的尿布就這麼攤著直接丟......有一天早上,我甚至在依比的嬰兒床下看見五片換下來、直接攤著的尿布。
 
 
至於廚房就更不用說了,流理台內常有葉菜果皮也就算了,煮飯誰能不弄亂廚房,用完收乾淨也就罷了;但常常是晚上阿姨休息後,我和老公才默默到廚房擦地清潔瓦斯爐,偶爾流理台內還會留有一兩個泡著水的鍋子、或是添完米飯但沒有洗的電鍋。
 
 
這些我們都可以忍,可是對於孩子的照顧,實在是讓人無法忍受。
 
 
因為我餵母奶,每回只要孩子一哭,阿姨就說:「夭阿啦!(台語)」可明明很多時候寶寶只是需要安撫!
 
 
和阿姨說了很多次:『不是寶寶哭就是餓。』也表達了我們希望讓孩子儘量固定作息定時喝奶的意願。我知道孩子還小,但若是每回哭就馬上餵奶,實在是很難抓寶寶的作息時間,等做完月子我自己照顧時定會手忙腳亂。
 
 
有一次,依比又哭了,看了看時間其實離下一餐應該還有一段時間才是,但因為正在忙著要哄鴨鴨睡覺,所以即使知道阿姨正準備溫奶我也沒特別阻止;倒是老公覺得有異,跟阿姨說了時間應該還沒到。
 
 
當下阿姨收回準備到冰箱拿奶的手,沒說什麼。可沒過多久,我從房裡出來正準備擠奶時,竟聽見從阿姨關著門的房裡傳出埋怨的話:「阿我就要餵阿,可是爸爸說時間還沒到不讓我餵...」
 
 
怒火瞬間點燃!這是在告狀的意思嗎?跟誰告狀?為什麼可以告狀?到底誰比較想要告狀?
 
 
第一次,我直接敲了門衝進房裡,一把抱過阿姨手中的依比,吼道:『你現在是在跟誰告狀?』
 
 
阿姨委屈的說她是在“回報工作狀況”,但對我們而言,這樣的行為不但不尊重我們,還很讓人不舒服。
 
 
立刻當著阿姨的面要打回公司,沒想到阿姨卻給我們另一間公司的電話,說她剛剛聯絡的人是原本那位業務經理的媽媽,只是母子隸屬不同公司,但服務性質是一樣的。
 
 
但我們明明是和這家A公司簽的約,到底憑什麼你要向B公司“回報工作狀況”?!
 
 
更別提有好幾回半夜依比哭時,阿姨還刻意打開房門讓依比的哭聲傳出來讓我聽到....
 
 
還有一次,阿姨正準備拿衣服幫依比洗澡;當時正值冬天,我看天氣有點涼,拿了另一套較厚的衣服給阿姨,順手拿過她手中準備換洗的衣物。沒想到,才剛著手就覺得衣服似乎沒全乾,隨口說了句:『這衣服還沒乾吧!』
 
 
阿姨應道:「這已經曬兩天了!」
 
 
我疑惑:『可是它還沒乾阿!』
 
 
沒想到阿姨再次堅持:「這已經曬兩天了!」
 
 
我有點不高興,再說了一次:『可是它就是沒乾阿!!』
 
 
阿姨語氣也更強硬,再回了我一次:「它已經曬兩天了!!」
 
 
有鑑於前兩日剛吵完假,現在不想再發脾氣,我沒再回應,直接把沒乾的衣服再拿去外頭晾,但到底為什麼明明衣服那麼多,還硬是要拿沒乾的衣服給我孩子穿?就算曬了兩天,沒乾就是沒乾,難不成曬兩天寶寶穿了就馬上乾?
 
 
為了防止開過的濕紙巾乾掉,我們一向有用可重覆使用的濕紙巾蓋的習慣,也特別買了樣式可愛的濕紙巾蓋;又有一次,阿姨告訴我濕紙巾快沒了,因為家裡還有備用品,所以我也沒特別在意。沒想到隔天在客廳的垃圾桶內看到用完的濕紙巾包裝--上頭還黏著濕紙巾蓋。
 
 
我以為阿姨不知道那個蓋子可重覆使用,所以自行撿了起來,換過一包新的濕紙巾拿進房裡,告訴阿姨:『阿姨,這個蓋子可以重覆使用喔!』
 
 
沒‧想‧到,阿姨若無其事理所當然地回我:「我知道阿。」
 
 
我知道阿!我知道阿!我知道阿!!!! →  瞬間這四個字在我腦袋裡不斷迴旋,那你還直接丟掉?!!!!
 
 
 
諸如此類之事不勝枚舉,好不容易我這月子終於做完了,我也得了產後憂鬱,這月子阿姨,著實是場惡夢阿~~~奉勸各位想請月子阿姨到府服務的媽媽們,還是慎選為上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