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嘛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你所不知道的婚姻生活】小媳婦過新年之殘肴餘羹篇

2019年02月12日

【你所不知道的婚姻生活】小媳婦過新年之殘肴餘羹篇_img_1

【你所不知道的婚姻生活】小媳婦過新年之殘肴餘羹篇

文/小米嘛


終於,讓小媳婦們聞風喪膽的過年結束了,這實在是媳婦界裡普天同慶、值得放鞭炮大賜慶祝的美妙時刻,至少還要等上整整一年才需要再次面對這件事,在那之前就讓媳婦們逃避一下吧!


說起這個過年,實在是有說不完的話題,我沒有要罵婆家--畢竟說實在話婆家人都對我很好--只是生活習慣的不同,真的難免會有不適應的問題。


剛好今兒個看到媳婦界的燈塔、媽媽界的名師羞昂發了一篇文,講到過年最讓人頭疼的剩菜問題,看得我是點頭如搗蒜,邊看邊笑腦袋裡還會出現生動的畫面咧。


話說今年除夕夜咱們家的年夜飯準備的是剛剛好,不多也不少,完全恰到好處;這得歸功於初一吃素、初二初三初四剛好都有事會外食不在家的緣故。


但身為一個小媳婦,偶爾還是會聽聞朋友說起的軼聞迭事。


話說友人這天的除夕夜在幫忙準備年夜飯時,眼睜睜看著一件神奇的事發生……


先說說這天的午餐吧!有一盤好吃的大蝦、一碗看起來很好吃的魚翅羹、和一小鍋友人特別訂的佛跳牆。


晚餐前,友人看著餐桌上中午剩下的蝦子問婆婆需不需要熱一下,婆婆揮揮手,不在意地說:「那個不用,蝦子冷的也能吃~」(請自行翻為台語)


緊接著,順手把中午的魚翅羹倒在小鍋子裡加熱。說時遲那時快,下一秒就看見婆婆手上拿了另一碗眼熟的東西,還沒來得及阻止,婆婆就邊說:「這味ㄟ合啦!(這味道會合啦!)」邊把碗裡的東西加入魚翅羹…………那是什麼?是中午的佛跳牆阿阿阿阿阿!


友人就這樣嚇傻在原地,邊聽著婆婆說:「嘎在那些查伯都“吼吹道”(台語,好佳在那些男生都不挑食)~~」.......媽,不挑食不是這樣用的吧?!!!然後下一刻,友人就親手端了那鍋《魚翅佛跳牆》(咦,聽起來還不賴耶~)上桌;緊接著,婆婆再次瞄到剛剛那盤冷掉的大蝦,隨口指示友人剝一剝丟進《魚翅佛跳牆》裡“弄吼燒”………………同為孬孬小媳婦的友人什麼話都不敢說,只能默默應道:「………………好。」於是魚翅佛跳牆瞬間升級為:《明蝦魚翅佛跳牆》。


但是,身為一個身經百戰的過來人,對這種雙拼菜色一點也不陌生、正確一點來說,友人婆婆這樣的菜色根本只是小菜一疊,不值得拿出來說嘴(那還說!)。


強者如我娘,那才叫經典中的經典;餐桌上的兩菜一肉拌一拌變為一盤那是基本的、最厲害的是可以把吃辦桌包回來的香菇雞湯(對,已經是包回來的了)加熱三五天,湯沒了加水、雞沒了就加豬肉絲、如果剛好沒香菇那不如就加個貢丸,可以從香菇雞湯不著痕跡地化身為貢丸湯,這才叫大師啊!


所以說,到底是天下的長輩都是一樣的,還是小米嘛我聽說的長輩都比較特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