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code

小米嘛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育兒甘苦談】全職媽媽求職難

2020年10月28日

【育兒甘苦談】全職媽媽求職難_img_1

【育兒甘苦談】全職媽媽求職難

 

文/小米嘛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月餘前寫下的《全職媽媽求職記》呢?晃個眼一個月又過去了,全職媽媽依舊處於待業模式,沒有進也無法退。

 

身旁的親友傳來關心的訊息:「工作找得如何?還順利嗎?」我微微一笑,說不出其中甘苦。

 

這麼說吧!如果地點和職務內容相當,下面兩份工作你會選哪一個呢?

 

[A職務]:約聘制,享勞健保、無三節無獎金,時薪制,短時間工作可,自行排班無需加班。

 

[B職務]:正職薪優,享勞健保,三節獎金及保障年薪13.5個月,其他福利另計,唯需配合主管行程不定時加班。

 

若在十年前給我選,不消說,一定秒選B;可十年後當面試邀約近在眼前時,身為媽媽的我竟呆在電腦前,足足思考了一個多小時,遲遲送不出「答應面試」的回覆;而這甚至只是個面試通知,連有沒有機會錄取都不知道。

 

考慮再三後,終究還是答應了邀約,同時獲取兩份職稱相當的工作面試機會--是的,就只是面試,會不會錄取還根本不確定。不約而同地,主考官們看著我的履歷都問了相同的問題:「你是媽媽耶,家裡還有小朋友,工作真的沒問題嗎?」

 

當第一次被人這麼問時,不加思索直覺反應,胸有成竹地回道:『當然沒問題。』可是當第N次被問道時,我只有說不盡的疑惑....怎麼,原來社會再怎麼開放、政府再怎麼強調兩性平等,世俗加諸在「母親」這個角色上的刻板印象卻怎麼也磨滅不掉,所謂的“安心育兒”,最終無法安心地始終是母親。

 

求職兩個多月以來,一開始我的自傳完全不諱言自己身為母親的角色,反其向而行地大肆宣揚職場媽媽的優勢,試圖獲取企業關注。卻是在一而再、再而三的碰壁後,人力公司顧問婉轉建議:「是不是修改一下自傳會比較好呢?」而後,我的自傳寫得再也不是“我”。

 

對企業來說,開門賺錢的公司需求的是人才,不是媽媽;看重的是你的專業能力,而不是育兒成就。在職場上再怎麼勇往直前,當你身為一個「母親」,勢必就多了羈絆。

 

「你怎麼會想來應徵時薪的職缺呢?」A公司的主考官第一個問題就這麼問了。

 

下一個問題卻是:「那你還會考慮生下一胎嗎?」

 

怎麼,公司考慮的不是我的專業能力,卻是我會不會生下一胎?

 

B公司則是在相談甚歡後,介紹起職務內容時略帶抱歉地說了:「你家裡還有小朋友,真的可以配合主管行程加班嗎?」而後接下來面談的重點,竟轉換為是否有後援這方面了。有趣的是,整場面談我完全沒有機會展現專業。

 

這不是巧合,求職兩個多月來面試無數間公司,沒有一家公司不曾問道:「你是媽媽,工作真的沒問題嗎?」可奇怪的是從來沒有人問過我:「不工作沒問題嗎?」

 

我是媽媽,但我同時也有自己的人生,是否工作該是我和另一半討論的結果,可為什麼如此開放的二十一世紀,社會給婦女的求職條件依舊如此不利?更奇怪的是,似乎從沒聽過哪個男人在面試時被問:「你是爸爸,家裡有小孩加班可以嗎?」彷彿媽媽照顧孩子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而爸爸不是。

 

我是媽媽,我有孩子要照顧,事實如此,無庸置疑;如果可以選,哪個老闆會選無法加班外派、隨時可能因故請假的媽媽呢?於是專業淪為次要,經歷根本不重要,年輕有活力又能為公司鞠躬盡瘁的少女,才是公司行號最終的需要。

 

中年婦女二度就業難不難,你說呢?最終媽媽得被迫放棄多年累積的學經歷,尋找一個可穩定上下班卻可能毫無競爭力的職業,只為了「安心育兒」。那麼當政府強調安心育兒、育嬰後可以回歸職場,是不是都只是美好的想像?

 

ps. 上一篇《全職媽媽求職記》在這:https://www.facebook.com/1009336952501443/posts/2849124628522657/

 

#全職媽媽求職難

#如果可以媽媽也想不工作阿

#快告訴我A和B你選哪一個

#事實是其實兩個我都還沒接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