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code

小米嘛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育兒甘苦談】艱難的斷捨離

2020年11月27日

【育兒甘苦談】艱難的斷捨離_img_1

【育兒甘苦談】艱難的斷捨離

 

文/小米嘛

 

昨天傍晚去接孩子們放學時,門口的老師一看到我就用靦腆的笑容說:「媽媽,我們這個主題結束了,這幾天要把呼拉圈帶回家,您今天方便帶走嗎?」

 

看著那又大又重的呼拉圈,媽媽還沒從震驚中恢復,就看見一個小孩興沖沖地衝過來,手上還提著一大袋看起來莫名其妙的東西。

 

「媽媽你看!我們今天拆角落,我把作品都帶回來了!」都還在校門口呢,就急著想拿出所謂的“作品”一一解釋,「還有這個,是我猜拳贏的喔!很厲害吧!」

 

還記得去年此時依稀也有過類似的對話,去年拿回來的“吊飾”至今還掛在咱們家的牆頭呢!(精采回顧在這:《作品與垃圾的距離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2117756531659474&id=1009336952501443) 至於上次角落結束後帶回來的彈珠台(對,你沒看錯,就是孩子自己做的彈珠台),至今仍躺在牆角邊的角落,靜悄悄地、讓人不小心就遺忘它的存在......怎麼才一個眨眼,這些寶貝作品們又回來了?!

 

媽媽努力壓下不知所措的表情,掛上充滿驚奇的笑臉:『哇!好多!那你回家要把你的作品區整理一下囉!』

 

話都還沒講完,就看見一個小孩垮下臉,哀號著:「蛤~~為什麼?那都是我的寶貝作品耶!」

 

『沒辦法啊!我們家沒那麼大,也沒辦法每一個都留下。而且上次那些作品你帶回來後根本也沒動過,我們回家看看那些你覺得不想玩的就送人吧!這樣才有空間放下新的啊!』眼角又忍不住瞄向那一大袋不知名物體。

 

回到家後就看到鴨鴨開心地馬上打開作品寶貝袋,一個一個獻寶,其中當然有前兩個星期去學校參加親職日時親眼所見的「瞄準砲彈發射角」裡的作品--瞄準台。

 

因為曾親耳聽老師分享這個作品是怎麼完成的,也曾親眼見到孩子用閃閃發光的眼神向媽媽這個“玩具”,媽媽比誰都清楚這個作品花費她多少心力,不斷實驗、不斷改良才有這樣的成果;但事實是,這所謂的「瞄準砲彈基地台」根本就是一堆回收品組合成的超大回收品,連要丟回收還有困難那種,如果想要放進原本的作品箱,那勢必得丟掉好一些作品才行。

 

於是就看見一個小孩愣在作品箱前,這個也捨不得、那個也丟不掉,看了看還要拿起某個玩一下......搞了半天,從頭到尾只丟了一個已經斷掉真的無法再玩的玩具。

 

看著小孩面對自己心愛作品的斷捨離,深知這個任務有多艱難的媽媽完全沒有插手,眼睜睜看著一心想留下所有東西的孩子東藏西放;直到時間真的晚了,才請孩子先暫時放旁邊,待假日再一併整理。

 

多難得,媽媽我竟然沒有斷線!

 

但其實是因為媽媽本人就是個不擅長“丟東西”的念舊之人,從小到大最討厭的事就是整理房間,不是因為房間太亂(好啦!部分原因是。),是因為往往一整理就陷入回憶的漩渦,難以自拔。

 

別說是這些精采作品了,媽媽本人小從上課時和同學傳的紙條、聖誕節收到的卡片,到念書時的課本週記聯絡簿、還有那年年月月累積下來的日記行事曆,這麼多充滿姑娘我青春回憶的東西,到底要怎麼樣丟棄?

 

前兩天剛好友人在群組裡傳了張照片,赫然是N年前婚宴時發的謝卡;另一位友人馬上翻出各朋友們婚時的謝卡照,引起大家的驚呼:「這種東西你怎麼會留著啊?」而其實...我也是會留著這些東西的人之一,沒為什麼,只因為這些對我而言都是珍貴的回憶。

 

雖說如此,人生總是需要學會斷捨離。前陣子在另一位部落客媽媽豆豆媽的文裡看到一段話:「想想如果你哪天突然走了,你的家人朋友看到這些日記情書,他們會做何表情?」

 

想來就覺得尷尬!

 

或者說,這些東西自己還會再去翻閱嗎?老實說,我不會。或許從前寫的文我還會再重新看重新感受,但過於私祕的日記情書,連自己都不好意思再看。那、為什麼我丟不掉呢?這些他人眼中不值分文的“垃圾”,卻曾經是我心頭割捨不掉的寶物。

 

要做到斷捨離真的好難,不只是孩子,媽媽也是阿~~

 

#斷捨離的艱難只有身歷其境的人才懂

#對你而言最難丟棄的是什麼

#才剛寫完今天依比也帶回一大袋_傳說中的作品

 

#圖為鴨鴨做的瞄準炮彈發射用的基地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