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code

小米嘛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他的寶貝

日期

#Tag

如果可以,我希望這個世界上沒有母親節

2019年05月15日
公開
323

如果可以,我希望這個世界上沒有母親節 是的,做為一個媽媽,我希望這個世界上沒有母親節。 一來是因為媽媽並不會因為有了這個節日就能不煮飯不做家事不顧小孩也不生氣,反而因為有了期待卻不如預期而不小心受傷害。 再者,如若純粹為了「感恩」該有這個節日,那也不如不要。只有一日的“感恩”,也太刻意。   做為一個女兒,我更是打從心底害怕這個節日,一個被迫、不得不有所表示的日子。 早在兩個月前,母親就明示暗示要我訂餐廳:「爸爸生日要到了,你要記得請他吃飯,去年都沒請!」因為父親生日剛好就在母親節前後,所以我們家一向都是合併慶祝,但其實,去年我並沒有忘記這件事,只不過約的是普通的家常餐廳,不是母親心目中的所謂“大餐”。 「還是我們來去訂個民宿,來去外面住一晚?」母親開口。 聽到這個建議,我整個人嚇傻,想都不想直覺反應就斷然拒絕:「不要!」下一秒,看到母親的表情,我知道我傷害到她了。   原諒我,做為一個女兒,是完全的不孝。 我無法和自己的母親談心,無法好好說上三句話;我害怕和母親的獨處,更害怕聽到母親負面多於正面的言語,那是批評、是指責、還有更多的是不信任。 做為一個女兒,我努力要避免和母親的衝突,可衝突往往來得措手不及,然後傷得彼此體無完膚。於是,我在一次次的衝突中終於學會,避免衝突最好的方法,就是減少彼此的交集;即使不想承認,但距離,才能讓我們的心更靠近。 多奇怪,人家是婆媳衝突,而我們,是母女衝突。像仇人一樣,多講三句話就會失控。 但偏偏,我們彼此相愛。是的,母親深愛著我,我也深愛著母親,我們是母女,切不開斬不斷的血濃於水,這是愛,無庸置疑;卻也是這份愛,讓人窒息。 母親節結束前,在表妹的動態上看到一張全家和樂融融團聚在一起吃母親節大餐的照片,而照片中,赫然看到我的母親。是的,我的母親,在母親節當天,去參加了別人家的母親節聚餐。 我的表妹從小和我一起長大,兩家人的確很親,不同的是,表妹一家人感情極好,尤其是母女關係。我的母親非常羨慕,我也是,只是,表妹的媽媽從小給予表妹的是支持與肯定,而我的母親,在我說出自己的想法時,回應我的第一句話永遠是否定句。 看到這張照片,我大受衝擊,我的母親,在她極端渴望女兒有所表示的母親節這天,到別人家的闔家聚會中參了一腳,在別人家滿堂的親人中,汲取她渴求的溫暖。而身為女兒的我,無力給予,不是我不願意,而是在從小到大的碰撞中得到的教訓,付出得愈多,受得傷害也愈大。 做為一個女兒,我打從心底害怕這個節日,似該有所為,卻不知該何為。   如果可以,我希望這個世界上,沒有母親節……………… #這是一份愛無庸置疑 #卻也是這份愛讓人窒息 #一個女兒沈痛的告白

【窒愛】被利用的價值

2018年11月07日
公開
200

  【窒愛】被利用的價值   文/小米嘛 長居美國的弟弟回來了,帶著懷有五個月身孕的弟妹。   母親高興極了。打從兩個月前開始逢人就說,一個多月前就早早要我空下時間,好在弟弟回國期間能一家團聚。弟弟才不過回來幾天,行程已經被母親排得滿滿滿;今天和四阿姨一家吃飯、明天和卓伯伯聚餐;要去辦許多瑣碎的雜事、陪弟妹去產檢、還得在有限的時間內抽出整整兩天的時間和母親回老家一趟。 但這些都不算什麼,最讓弟弟受不了的,是母親傾倒負能量的能力。不過才幾天的時間,弟弟幾乎舉白旗投降,據弟弟所言:「幾乎把所有親朋好友隔壁鄰居認識的不認識的全部罵上好幾輪。」 母親一方面到處炫耀著兒子的功名成就,一方面忍不住拉著兒子絮絮叨叨,把所有好的不好的、該說的不該說的、早已說過千百回的、還有藏在心裡深處的,一股腦兒地向兒子傾倒。沒辦法,兒子好久好久才回來一趟,這回不說,下回又不知道要到哪個時候了;更何況,女兒早已根本不聽她說這些。 卻就是在一個和弟妹一家人的聚餐中,母親脫口而出她的不安。是的,母親居然還辦了一桌招待宴,宴請弟妹一家人--包含弟妹的哥哥嫂嫂和孩子。 席間,母親趁著弟弟陪弟妹去廁所時,狀似無意地和親家母說了:「等XX生了後,我們輪流過去一個月照顧她......趁我們還有利用價值的時候。」 聽起來是百分百的好意,不知怎的卻莫名地刺耳。親家母聞言大驚:「阿唷!說什麼利用價值,別這麼說別這麼說...」 突然,我明白了些什麼。 原來,母親的不安,來自於深怕自己已經對兒女毫無利用價值。 仔細想想,我的個性天生就不喜歡麻煩人,對於會造成人家困擾的事一向是能不做就不做,而這個性不只是面對朋友時如此,即使是親如家人,也是如此。 於是,他人求之不得的娘家後援、母親做牛做馬的呵護照顧、還有吃穿不愁的生活用度,在一般人眼裡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在我身上卻成了受之有愧的窒愛枷鎖;因為還不起,於是深怕再多受一些,於是,拒母親於千里之外,不受、便不用煩惱如何償還。 突然想起上周某一天晚上,家裡的馬桶突然塞住,三更半夜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老公自己買了通樂試圖自己通,結果當然是災難一場。隔天趕著上班來不及處理,原本想著下班會回家再請水電師傅來的我,卻在老公的說服下,硬著頭皮打電話給母親,請母親白天先抽空請師傅前往查看。   沒想到,這一個“抽空”,就是抽了一整天。   為了處理這個馬桶阻塞,前前後後請了三位師傅、分別和主委、鄰居吵了N次架、然後軟硬兼施拜託隔壁鄰居同意拆掉馬桶施工,耗了一整天,花了無數心力,總算是在我們下班前處理好了。 本以為母親會為此不高興,沒想到雖然從頭到尾講得繪聲繪影有如實況轉播,母親卻沒有抱怨,正確來說,似乎還很開心。   直到這時我才明白,原來母親只是開心自己對女兒還有利用價值。 原來,母親只是害怕兒女長大了,便不再需要她了,於是不斷地付出、不求回報,只希望兒女像孩提時一般依賴。   弟弟說:「其實媽媽到美國後只會造成我們的困擾,不會煮不會帶孩子,不懂英文、也不會買東西,就連最近的商店都得開車十五分鐘,更別提還沒有電話可以聯絡了......就像個食衣住行全要人照料的孩子,怎麼可能幫得上忙?更別提她來後,媳婦怎麼可能毫無拘束了。」 但或許對母親而言,千里迢迢到人生地不熟的他鄉為媳婦坐月子,就滿足了被利用的價值感。   母親或許永遠也不會懂,付出不一定會有回報,有時一廂情願地付出只會造成對方的困擾;只是身為兒女的我們,受也不是,不受也不是,成了我們親子間最大的鴻溝。 母親只是渴求依舊被孩子依賴的價值,我懂。可孩子大了,終究得學習放手。 這是一份愛,無庸置疑;卻也是這份愛,讓人窒息。

【窒愛】逃離不了的勒索漩渦

2018年01月14日
公開
187

【窒愛】逃離不了的勒索漩渦 一大早,看到手機好幾通未接來電,不用想,是媽媽打來的。 回撥回去,換來一連串的哭聲,原來媽媽發現我封鎖她的事了。 是的,沒錯,我封鎖了自己的媽媽,告訴她我的 Line 壞掉了,收不到訊息了。一開始她一直問我為什麼會壞掉,接著是請親朋好友轉達叫我快點修好它,再後來直接又當面問我到底為什麼不修好?不斷地用著:「我年紀大了、記性不好了,不用Line無法跟你聯絡...」這樣的藉口試圖讓我愧疚不安。 但是我始終不願意“修好”這條線,這條對媽媽來說是溝通的「線」、對我來說是綁架勒索的枷鎖。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媽媽似乎認為寫信是我們母女溝通的橋樑,我想應該是青春期前後吧,三不五十就會在一早起來的房間地上或門口看見一張兩張三張洋洋灑灑寫滿各種訴說著我有多不孝不乖不聽話讓她傷心難過的罪跡;再後來出了社會,寫的方式變了,改成像是:「我多希望我還有媽媽......」、「我昨晚又夢到我媽媽,可是你還有媽媽妳卻.......」這樣的話。不變的,是一模模一樣樣充滿了負面情緒的字眼。 其實,我一封信也沒回過。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回。但每一封信都是在我的淚眼中讀完,然後一張張疊起來放進抽屜裡。 這兩年,智慧手機流行了,Line幾乎成了手機必備品,當年的 MSN 畢竟只有年輕人再使用,這年頭的 Line 根本足以媲美身分證字號;於是,從前的那些紙條信件漸漸被這些訊息取代了。 這是多恐怖的一件事你知道嗎?從此,沒有一天不再受到疲勞轟炸。好一點時只有:「今天回來吃飯!」(是命令句不是疑問句)、嚴重一點時,就是:「你剛剛那是什麼態度?對媽媽講話一定要這樣嗎?.......」(後面省略1000字)、「三十幾年前你還是小貝比,媽媽也是這樣抱著你跟你輕聲細語,可是現在我們根本無法溝通......」(後面再度省略1000字)、「為什麼你什麼都不跟媽媽說?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只能用 Line 溝通?.....」(同理可證省略1000字) 甚至當當年疼我愛我的阿姨過世,我想回去送阿姨時,媽媽以我有孕在身為由不准我回去,卻在阿姨公祭那天傳來一句:「表哥生平第一次抱他媽媽,竟然是......」點進去一看,是表哥抱著阿姨骨灰罈的照片;而下面接著:「我幫你在阿姨面前磕了一千個頭,希望她在天之靈保佑你。」然後附上一段她在靈堂前磕頭的影片....... 總總的總總,讓我開始害怕手機螢光幕亮起、害怕打開手機就看到屬於媽媽的訊息;於是我將媽媽的訊息設為不通知,這麼一來至少不會在忙著接電話或拿手機時不經意看到強烈影響心寧的訊息。可是沒多久我就發現這招沒用了。當 Line 的右上角出現紅色小數字告訴我有未讀訊息時、當點開 Line 後看到屬於媽媽的視窗上出現滿滿的訊息而且還不只一則時......即使我選擇不斷逃避假裝沒時間看,但回到家後媽媽總會問我:「訊息你看了嗎?」、「看到訊息為什麼不會回一下?」 嚴格說起來其實我不算封鎖媽媽,應該說,在不經意間我發現了 Line 有刪除訊息的功能,可以在列表內刪除,不會出現還有未讀,而對方那也不會顯示為已讀;於是我選擇在一看到有媽媽來的訊息時,不分事情大小輕重緩急一律直接刪除;然後在找時間釋放出:「我的 line 壞掉收不到了。」的消息。 而這招的風險是,不只媽媽,必須連所有和媽媽有相關的人都得一併做到才行,於是,我連爸爸少之又少的訊息也不敢看了。 為什麼會被媽媽發現呢?是因為這天很少傳訊息來的爸爸有要事要和我聯絡,即使沒點開也能看到顯示畫面上是重要事情;考慮了很久,不管讀不讀回不回,總是要給爸爸一個答覆才行;於是掙扎再三後,我回了。 多諷刺的一件事,我拿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當然,媽媽發現原來我封鎖她後反應劇烈,據她所言,是:「哭了一整晚哭到天亮。」然後是一連串自暴自棄:「沒關係啊,隨便你,你想封鎖媽媽封鎖我的心你就封鎖阿,你不想跟媽媽聯絡就算了阿,你不在意我的痛苦那你就繼續封鎖吧!你自己決定.......」(這次直接省略5000字) 這是極端恐怖的情緒勒索,我知道,問題是,深陷其中的我根本無法逃離這樣的枷鎖。 電話這頭的我也在哭,哭著告訴媽媽我知道她有多愛我、但這樣的愛讓我有多大的壓力,告訴媽媽不是我不想溝通、是完全無法溝通.....但當然,媽媽聽不進去。 所有告訴你逃離情緒勒索的辦法,都會告訴你:不回應是最好的方法。只要不回應,不附和,對方就無法勒索你。 但是你知道嗎?會被勒索,就是因為勒索你的人絕對是你愛的在乎的放在心上的人啊!不管是長官、同事、朋友、還是切不段的家人。如果你真的不在意,大可拍拍屁股當他耳邊風是一場放屁,但如果你在乎這份工作、這份友情、或這段親情,誰能說不回應就不回應?更何況,工作還可以離職,親情、還是來自直系長輩的關係,你要拿什麼來賭?即使背負著不孝的罪名,萬一、只是個萬一,有什麼閃失該怎麼辦? 沒錯,我就是懦弱,才會被這段讓人窒息的愛壓的喘不過氣卻無法逃離,可,誰能告訴我,到底該怎麼脫離? 這是一份愛,無庸置疑;也是這份愛,讓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