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n(mindy)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遷怒比面對事情容易得多】

2018年03月07日

前幾天,孩子在學校附近的公園表演,那是舞獅校隊配合鄉公所的元宵活動演出。

表演一個段落,姊弟跟的自己的同學各自帶開,就剩我們倆老找了有樹蔭的地方,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要不就輪流去看一下滿場跑的孩子的狀況。

這是我家孩子從小就常去的公園,也是一段我每天一打二的日子。

然後那裏也有著一顆讓我印象深刻的大石頭,因為我帶著孩子溜滑梯,卻在腳步踉蹌下,讓我抱著才一歲多的威爺,狠狠的往大顆大石頭去;威爺額頭撞傷的可怕程度,嚴重到讓宅爸放下工作,領著我跟孩子跑急診、照X光。

沒想到又過了幾天,就在帶著孩子外出回家要上車的時候,不知怎麼的鬼遮眼,拉開車門就往恩姊姊的額頭撞,孩子的額頭瞬間就從一道傷痕腫成一個大包,然後我就在車上一邊握著方向盤一路跟著姊姊哭回家。

自己知道,我是一個很ㄍㄧㄥ的媽媽,不只希望可以以身作則當一個好媽媽,更是要求孩子身邊的人都得自律,特別是身邊可能接近自己孩子的每個親人,更加容易緊繃的看待她們的一舉一動,深怕她們會是孩子壞榜樣。

每每看家人帶孩子出門,我更是望穿秋水,就怕孩子有個閃失……結果,孩子兩次大受傷 都是當媽的我下的手。

那一陣子,威爺剛成了短腸症的病童,有大半年吧,我整天活在深深的憤怒中,心理想著全是醫生的錯,要不是他的誤診、誤判、跟拖延,我的孩子不會少掉絕大部分的腸子,也不用整天與TPN為伍、配著擺脫不掉的導管;甚至憤恨著,若是我早一點將林小弟送醫,他遇到的就會是不一樣的醫生,也許就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然後這樣的憤恨也讓我對周遭的善意全扭曲了,總覺得除了我以外的大人都會為孩子帶來崩壞的行為模式。

醫生確實是差點讓我失去我的孩子,但是我突然發現那時候的自己,並不是真的在針對眼前的問題點發怒,有的,其實是為了心裡那股過不去的傷痛在遷怒。

遷怒,其實是ㄧ種很直接又方便的情緒出口,可以讓事情跟忿怒往一個明確的方向走,但事實上卻更改不了所有既成的事實或是已然成形的傷口;

遷怒,容易讓藉口成為一種有利的證據,但卻反而讓自己變成隱性的潑婦,陷入全世界都對不起自己的氛圍。

遷怒是ㄧ種讓人比較容易面對問題的癮頭,因為很多事情就算是接受了,卻仍然比不過天天年年的折騰;

遷怒也是ㄧ種可以讓人自我催眠的用藥,可以完全模糊了自己需要背負的責任,一股腦的把火氣往別人身上加;

對間接人事物的遷怒,更可以讓人暫時忘卻掉必須面對卻解決不了的鳥事;

但是事情還是存在。

於是,
我開始轉念。

就算身邊的大人都是周處吧,但其實我比誰都知道,我的背影才是孩子學習的對象。

就算極度的憤恨才有辦法支撐殘破睡眠帶來的虛弱吧,但根本無力改變醫生已然造成的遺憾啊。

我其實只能盡力,去做好母親的工作,相信孩子會好轉的能力;因為我也清楚,幫助孩子,誰的力量都比不過我自己。

於是我發現,遷怒,不止傷害別人,其實受傷最重的還是自己。

所以不如乾脆一點,正面迎擊而且面對自己,
無論什麼事、無論什麼人,只有自己願意走過去,回首才能雲淡風輕。

讓自己放輕鬆點,生命也會好過一點。

【遷怒比面對事情容易得多】_img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