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n(mindy)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媽媽我愛你,所以我選了你

2015年11月27日

你知道有一本書,叫做:「媽媽,我記得你」嗎?

媽媽我愛你,所以我選了你_img_1   

這是一位日本的醫學博士池川明先生的著作,講述的,是屬於孩子出生前的胎內記憶。關於孩子的出生,他的主張,並不止於受精與基因的生殖層面,反而有點帶著靈魂學般的解釋孩子的到來。

在博客來的書籍導讀裡寫著:

【你為何被選為母親?】
「我想我來了,媽咪就不會寂寞了。」
「因為,我想讓媽咪笑。」
孩子是帶著滿滿的愛,選擇你成為他的媽媽。
每三個孩子就有一個記得他來到這世上的原因。或許有人會覺得「出生前的記憶」是小孩的童言童語,但神奇的是,儘管細節有些不同,共通點卻很多。
住進母親肚子之前,孩子們都說自己待在「雲上」,一個軟綿綿、無憂無慮的世界。他們決定自己的出生,選擇想要的母親。小寶寶相信你會是世界上獨一無二最棒的母親,於是住進你的身體。

關於輪迴、關於靈魂說、關於前世今生,有的人選擇深信不已,有些人覺得怪力亂神;而我,這個因為被恐怖片的渲染與著墨搞得差點精神崩潰的膽小鬼,則是處於半信半疑的擺盪裡。疑,是因為沒有我們所知的科學可以證明祂們存在;信,則是因為相對的,沒有理論可以證明這些力量不存在。但是,我雖然不至於迷信到認為什麼事情都有關鬼神,但面對能夠運轉這個世界的力量,我是敬畏的。

在女兒來到我的生命之前,有大半年的時間,我的生活裡充滿了基礎體溫與驗孕棒。

那些日子,我一次又一次的期待的兩條紅線宣告我的妊娠,卻又只能一次一次看著孤單的ㄧ條紅線而落淚。

因為甲狀腺指數極高的亢進,因為子宮內膜嚴重的易位,也因為醫生的敷衍,我跟老公差一點點就找上不孕門診,因為醫生懷疑我的健康狀況與治療的可能性,宣告我可能不孕。

媽媽我愛你,所以我選了你_img_2

然而被醫生”確診”而我也不想再掙扎就醫的某個午後來了一通電話,被我稱為擁有”神奇力量”的朋友告訴我:「阿敏,有個小娃說想當你的孩子。」。

掛上電話,我既期待又害怕的拿起最後一根、也因為放棄懷孕打算要丟進垃圾桶的驗孕棒,走進廁所;在撕開包裝滴上了受檢液體後,我坐在馬桶上等足像一世紀那麼久的五分鐘,結果……依舊只盼到了一條紅線。

我拿起了電話回撥給朋友,以為心裡已經結痂的失望並不會再感覺刺痛,但電話撥通的那一刻我還是哭了,我吸著鼻涕說:「還是一條線。」

本以為朋友會帶著抱歉的語氣安慰我,畢竟神奇的感應本來就建立在幻化的虛渺間,但沒有想到她頓了一頓說:「不可能,她指名要當你的孩子,你再去看看。」

走回廁所的鏡子前,拿起差點被我放進垃圾桶的驗孕棒,我深吸了一口氣才有勇氣再往那個出現紅線的小框框裡看,依舊,我只看到了一條明顯的紅線,只是,漸漸的,在這一條紅的明顯的直線旁,逐漸浮起了一條越來越明顯的嫩色粉紅。

就在那一刻,我的孩子,選擇了我;也是在那一刻,在我們愛上孩子之前,孩子便已經決定愛上我們。

媽媽我愛你,所以我選了你_img_3

但是,我們實在太容易忽略掉,孩子對我們的愛有多真切。

於是乎,我們讓時間的流轉去遺忘最初期待孩子來到身邊的真切;於是乎,我們讓自己莫名的執念而強迫孩子站上我們為他們準備的位置;於是乎,我們認定了給予了孩子生命體後便擁有對於孩子的控制權;於是乎,我們忘了孩子有多愛我們,而我們又多常忽略掉他們期待的專屬與專注;因為我們總是忘了,能身為一個孩子的母親,那一份被選擇的榮耀,有多麼獨一無二。

我常常會說,身為母親的我們,實在沒有必要去巴著專家給的規則,或是去追求某個育兒範本,因為無論我們是怎樣的女人,在孩子眼裡,永遠都是那一個最棒的母親;但是我們也必須記得,那個當初選擇了我們當他們母親的孩子,有多麼特別,多麼值得我們為他們改變……為他們變得更好。

曾經在跟孩子分享她還是小天使的這段故事時,她對我說:「媽媽我愛你,所以我選了你。」,然後我緊抱著孩子告訴她:「寶貝謝謝你,因為你選擇了我,讓我有了你這麼棒的孩子。」

媽媽我愛你,所以我選了你_img_4 

雖說~子不語怪力亂神,但偶一為之的不科學,卻能帶來溫暖又浪漫的思維。

#親子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