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n(mindy)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孩子可不可愛 就看照顧者

2016年01月28日

天天帶兩個孩子,是有固定行程的。
早上會到早餐店享用早餐,接著會到附近的公園去跑跳活動,生活圈周圍的大小公園,自己發現的、別的媽媽介紹的,大多跑過了。
這些選擇裡面,有個小公園姊姊特別喜歡,因為有個小溜滑梯可以在半段的時候讓她飛起來,感覺有點像滑水道;林小弟也喜歡,而我也挺愛的,不過……最近不愛去了。

孩子可不可愛 就看照顧者_img_1

它是慈濟照顧的小公園,但因為鄰近一個社區,有點容易讓人會誤以為它是社區的公園。那天遇見了裡面的住戶,更讓我發現,原來誤會的不只是我,而是對那裏的住戶來說,他們更認定那是他們的。

先前就跟住戶的一個阿嬤處得還算愉快,沒什麼交談但總會點頭微笑,孩子也玩在一起。雖然她常有意無意的要孩子跟我們保持距離,但我不以為意,心想她就是個保護孩子的阿嬤而已。

而她所照顧的孩子是個兩歲的小女生,長得非常可愛,見過了幾次面後,真一起玩來也沒什麼摩擦。這天,除了這個小女孩的阿嬤,遠遠的,又來了一個帶著小男孩的阿嬤,原本對我堆滿笑臉的小女生的阿嬤忽然間拉下臉,跟小男生的阿嬤說:「ㄏㄡˋ 他們一來啊,我家這個都不敢玩了啦。」

我的警戒感一下拉高了起來,心想:「這句話是玩笑話吧?」,畢竟我們雖然不熟,但也打過好幾次照面啊?

接著,林姊姊的後頭除了林小弟,這兩個孩子也一同想要爬上滑梯的階梯。林小弟一直是三個小小孩裡最膽大的,因為他敢爬樓梯敢走獨木橋,其他兩個阿嬤常會在我家林小弟攀爬的時候,一直告誡他們家的孩子:「很危險 你不准爬喔!」

可是那天,兩個孩子學著我家林小弟要一同爬上滑梯的階梯時,他們忽然不覺得危險了,只覺得這器具就我家孩子在玩 ,太虧。小男生的阿嬤居然一把抱起林小弟往旁邊擺,然後說著:「三個人太擠了,你去爬另一個樓梯。」。

因為她的動作過大,林小弟的衣服還整個翻起來。小女生的阿嬤眼尖看到了林小弟肚子上的手術疤痕,就在我順好孩子衣褲之後,一個箭步衝過來就把林小弟的衣服整個掀開;不過因為我才剛幫孩子把褲子拉好,於是這位阿嬤也就沒看到她想看的。

我從不介意任何人知道林小弟的狀況,但他們的行為卻讓我害怕極了,因為、 好事、八婆、外加野蠻…讓我不僅好害怕,這兩個阿嬤照顧下的那兩個可愛的孩子,會學會何等可怕的行為?

之前有個朋友對我說過:「孩子可不可愛喔,看媽媽。」;我很白目的以為他在誇獎我而已,因為他們常說我家林姊姊很可愛嘛,後來才驚覺這是一種告誡。

孩子,是很視覺的動物,她整天看到的都是媽媽的身影;媽媽可愛、好相處,孩子自然會學習媽媽的待人接物;媽媽心機、事事計較,孩子要變得多可人?很難。

不過因為社會結構變遷,身教不再是父母的責任,它已經變成是任何一個照顧者的責任。隔代教養的問題為什麼會變成社會問題的一環?其實不言可喻。

我不是要否定老人家對我們孩子的照顧,可愛的祖父母還是很多很多,會帶著孩子學習待人接物的禮貌、會領著孩子懂得感恩惜福的阿公阿嬤,真得很多很多。只是,溺愛又不明是非的,真的更多。

但也因為這些不良示範,讓我更期許自己,要成長、要改變、要真的認識自己。

孩子是一面鏡子,也是另一個自己。當我們發現孩子有什麼不應該的行為言語時,第一個反應應該要先檢討自己:「我到底在孩子的眼裡做了怎麼樣的示範?」

與其說別人敎壞了我們的孩子,不如想想,自己到底敎壞了孩子什麼?

#身教 #教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