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n(mindy)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當我們用消費者心態去教育孩子的時候...

2016年09月23日

跟好朋友帶著各自的兩個孩子一起聚餐,即便自己的孩子已經過了幼兒時期,不過砂池對孩子來說,依舊是級數無敵高階的夢幻遊樂場。

當我們用消費者心態去教育孩子的時候..._img_1

跟很多親子餐廳一樣,這裡也不厭其煩的大大公告著:請穿襪子、請勿亂灑白砂、請勿將沙子倒到遊戲區外、本店有最低消費……

果不其然,在我們坐定之後就看到門口杵著幾個媽媽,正惱怒的抱怨著店家的襪子賣得太貴、為甚麼一定要有最低消費…然後一邊掏錢又一邊嘟嚷著砂池這麼小…

過沒多久,原本在遊戲沙池裡的自己的孩子,因為後來加入的幾個小朋友而離開……幾個看起來約莫中、大班又或已上國小的模樣,才一進沙池,就舀起一桶一桶的細白砂子往牆壁灑、往裡頭擺著的小型滑梯上倒、甚至往身邊的人身上丟……原本平靜遊戲的區域,成了高音量又塵土飛揚的工地一般;接著…砂池裡面的孩子直接盛起砂子,往砂池外的用餐區倒出來,看似還要把砂子倒進砂池外辦家家的電鍋裡當飯煮…

當我們用消費者心態去教育孩子的時候..._img_2

潰了一地的砂把服務人員引來了,輕聲提醒著孩子離開砂池,因為到了他們必須要整理的固定時間;只是,躺在兒童遊戲池的爸爸依然很是專心的滑著手機、坐在用餐區的媽媽們則依舊很高聲的繼續聊天姿態。

我回頭跟那一桌子的媽媽說:「服務人員要清理砂池了喔,」,然後又不怕死的加了一句:「你們孩子把砂都灑出來了。」

其中的一位媽媽站了起來,一個跨步走向孩子後,對服務人員說:「ㄏㄚˊ?我們不能再玩了啊!?」,店員回答只是例行整理,整點就會再開放後,這個媽媽就只是對著孩子說:「ㄟ!你們不要再倒了,來,過來,過來,我先幫你們拍照啦,等一下讓店員整理一下,太髒了,等等乾淨了再來玩。」

我,這個好傻好天真的老媽子以為,我會聽到這些媽媽的道謝跟道歉,因為他們增加了服務人員的工作量、也損害了其他顧客的用餐權益。

其實我很好奇,在讀懂了這個店家的規則之後,在這麼不滿這個店家的規定之後,她們為甚麼還是走進來?然後再企圖用抱怨跟情緒去責難店家?就只是因為自己是被這社會的消費型態無限縱容的”消費者”嗎?

從孩子小的時候我就常常教著他們,對著垃圾車的伯伯說謝謝、對著掃廁所的阿姨說謝謝、對著公園清掃落葉的人員說謝謝、對著美食街幫我們取走髒碗盤的叔叔說謝謝、也對餐廳前來將水杯斟滿的姐姐說謝謝。

我記得孩子有這樣問過我,問我說這些人都是誰叫他們來做這些事的?我回答的答案最後都是我們自己,因為我們消費、我們繳稅、我們付錢,所以他們的工作才有薪水拿;所以孩子又問我了,有給他們錢了,那為甚麼還要跟他們說謝謝?

相信應該也有人會這樣想吧:「這所有的服務,我都是花了錢才享有的,他們的薪水更是因為我支付的金錢才能有的,所以這一切的服務提供的理所當然,為甚麼我還得謝謝他們?是服務業該學會以客為尊,因為我是顧客,我有付錢。」

當我們用消費者心態去教育孩子的時候..._img_3

不知道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顧客永遠是對的這句話變成了服務業的圭臬,無論今天顧客是善意的客訴還是惡意的找碴,只要你想開門做生意就得全盤接受;然後所有需要付出勞力與服務他人的工作,全成了低等行業,因為有錢就是大爺的心態,變成了可以把別人自尊踩在腳下的自我膨脹。

因為付了餐飲費用,所以除了廚師該五星就連西瓜都不該留子;因為付了醫藥費,所以除了醫術精湛就連護理師都該哈腰;因為付了學費,所以不管老師怎麼充實自己,最終也只是個”服務”自己孩子的書僮?

一切只因為,我是消費者,我付了錢。

但我們似乎忘了,在所有服務的動作裡所包含的準備跟訓練;也忘了單純在面對工作時這些人的敬業跟付出。

我並非認定,消費者不能有對服務不滿或是客訴的權益,畢竟該被修理的不良店家不在少數,只是套句(老到很少人會知道的)廣告用語:”要刮別人的鬍子前、先把自己的刮乾淨”,在我們想提告或是客訴服務人員(單位)時,我們自己又做好消費者的角色?遵循規則跟最基本的禮貌了嗎?

其實就法律也好、或是人權也罷,我們常試圖教育孩子平等的概念,卻總在孩子面前做出了不對等的態度。

然而這一切讓孩子看在眼裡,似乎也開始變得不會去體貼周遭的一切;被安排的妥當又舒適成了一種理所當然的享受,一旦有點不順心不順意,就有人該為自己不滿意的情緒負責。

但是知道嗎?如果我們繼續用消費者的心態去教育孩子,以後他們將學不會感恩,因為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付錢”的動作去消彌,包括旁人的自尊跟付出;而這樣的消彌,當然,也可能輪到當父母的我們身上。

當我們用消費者心態去教育孩子的時候..._img_4

#教養 #同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