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n(mindy)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媽媽何苦陷害媽媽

2016年10月27日

帶兩個孩子在高鐵站等車的時候,因為離上車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我跟孩子牽著手,走到候車座位區坐下後,拿出個別背包裡裝著的小點心、書籍、還有樂高,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媽媽何苦陷害媽媽_img_1

每年的暑假,正是我家那位型男自耕農把拔最忙碌的時候。

要他放下一切農忙跟著我們東奔西跑,對於責任感過重的他來說,根本是煎熬;所以在兩個孩子都可以自己行走,重點是弟弟的腸胃狀況也不用在瘋狂找廁所的情形下,我便開始自己帶著兩個孩子,母子三人背著各自的流浪天涯小包包,輕旅行去。

我家兩個孩子大概坐了10分鐘吧,跟絕大部分的孩子一樣開始坐不住了,「馬麻,我們可以去室內花圃那邊玩嗎?」,我家姐姐開口對我說。

我回答:「不可以玩,但可以去那邊晃晃,而且必須節制自己的音量,畢竟這裡不是提供小朋友遊戲的地方;還有,走動的範圍也必須是我看得到的地方,否則你們會很丟臉的聽到你家阿木拼命叫你們的名字。」。是說孩子真得很奇妙,愛幻想的姐弟倆,不過就是繞著大柱子晃,居然也玩得開心。

媽媽何苦陷害媽媽_img_2

沒過多久,在我視線裡出現了1+2的母子,跟我們一樣,就是媽媽自己帶著兩個孩子外出遊玩的模樣,那兩個孩子是一對可愛的兄弟檔。

可能帶孩子外出,很容易讓我過度的被害妄想症發作~~老覺得孩子可能被綁架,所以視線總是一直盯著我家的兩個孩子跑;但是那位媽媽跟我非常的不一樣,她盯著螢幕的專注像是可以直接看穿手機,而她手指頭滑動的速度也跟她兩個孩子在高鐵大廳地板玩滑壘的速度差不多。

兩個兄弟嬉鬧的音量引來的每個人的側目,挑高的大廳天花放大了孩子的吵雜,然後弟弟狠狠的拍了哥哥的背,哥哥的巴掌打出了弟弟的哭聲,這時候低頭滑手機的媽媽才像是突然想起她曾經娩過這兩個孩子一樣,抬起頭潑婦的朝孩子罵了兩句:「你敢再揍弟弟,我就揍你。」

隨後,停靠月台的車輛,從二樓帶來了大量下樓至大廳的旅客,果不其然的,在地板玩滑壘的兩兄弟去擦撞到穿過大廳的旅人,男人一個踉蹌,孩子也栽了個跟斗,不過他們的媽媽依舊無動於衷的把手腕掛在行李箱的伸縮桿上,看手機。

保全趨前問孩子:「你們爸爸媽媽在哪裡?」,孩子像是看到捕鬼器的鬼馬小精靈,一溜菸的跑到媽媽身邊,不過他們的媽媽只是站起來,拉著行李向前邁開,甚至沒有理會孩子放在座椅上的背包,還是孩子先跑到媽媽身邊,又從媽媽身邊跑開折回座位撈起包包,才又跟上媽媽已經邁開幾公尺距離的腳步。

走到月台後發現,我們跟那1+2的母子準備搭的正是同一班車,媽媽很認真的幫著自己跟兩個孩子拍照,然後很認真的(看似正在)上傳母子三人出遊的臉書動態,就在地上警示燈開始閃爍的時候。

我孩子很驚恐的跟我說:「馬麻,車子都要進站了,他們怎麼不後退一點…而且他們剛才在樓下(孩子只大廳)也好沒規矩喔,一直亂跑跟尖叫。」

我跟孩子說:「對啊,真得很沒規矩,但是我覺得他們很可憐。」

孩子問我為甚麼?我說:「因為是他們的媽媽害他們變得沒規矩、讓他們處在危險裡,而且她不只害了自己的孩子,還害了其他媽媽,因為她這樣的媽媽會讓旁人都討厭小孩,然後連帶其他的媽媽也被討厭了。」

兒子說:「對啊,那個阿姨一直在滑手機。」

我驚訝孩子看在眼裡的事實,跟孩子說:「所以真的可惡的不是那兩個小朋友,而是應該好好看顧他們的那個媽媽。」

媽媽何苦陷害媽媽_img_3

我常覺得當媽媽,是一場需要不斷在職進修跟反省的試煉;倘若自己對於自身的母職都這麼不盡責,實在很難再三要求社會應該給予強大的包容;也或許應該這麼說,這個社會對於育兒的低包容度,正是這一類的親職所帶來的負面印象與影響。

仗著自己帶著孩子,僅管已經學齡,也不需要對周遭環境安靜負責;仗著自己帶著孩子,僅管已經小學,也依舊縱容他們做出幼兒才會有的胡鬧;仗著自己帶著孩子,儘管已經外出,卻依舊讓他們踰矩的做出在家才能有的隨興。

然後倒楣的卻是那些好不容易出門透透氣,那些努力拎著孩子怕吵到旁人,那些盡心的、被孩子綁了好幾個月的、孩子一哭就手足無措深怕被仇視的…孤獨的媽媽們。

媽媽何苦陷害媽媽_img_4

#兒童安全 #同理心 #公共場所 #教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