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n(mindy)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沒什麼不公平的!

2017年04月17日

「一定有賄賂,我們班上很多人都這麼認為。」
女兒在餐桌上這麼說。

沒什麼不公平的!_img_1

晚餐時間我們聊天著,
討論我跟弟弟參加的親子臉比賽的事,
女兒下了一個這樣的結論。

因為原本我跟外星人那張參賽的照片一路領先,
投票數甚至遠贏過緊追在後的參賽者,3、40票。

不過才兩天,
本來落後的某個同學票數居然遠遠的超前了我們近百票,
惹得女兒在餐桌上帶著怒氣說著。

「真的假的?妳們是一人幾票啊?」我居然也跟著懷疑了。

「有五票啊,
所以他一定有賄賂,
一定有人五票都投他,
我們老師說不可以全投同一個人,所以他一定有賄賂!」

女兒的怒氣讓我想起了幾年前,
我參加過的徵文比賽。

一直到投票結束前的兩天,
我的票數在網站上都還是第一名的資格,
沒想到到了前一天,
本來後幾名的某個參賽者,
票數一路增加了好幾千票。

我記得那時候的我就跟女兒一樣生氣,
周圍的朋友也安慰著我這就是所謂的灌票,
而我也就再也不參加這樣的徵文比賽了。

不過,
看著女兒這樣的義憤填膺,
幾年前那個很介意反轉結果的我,
居然釋懷了。

我看著女兒說:
「不要說賄賂啦,
妳要說的應該是拉票,
或許別班導師並沒有規定不能同一人投五票,
對吧?」
兒子搭腔說:「對啊。」
我撫著女兒的頭髮說:
「這樣的比賽,
其實就是好玩、有趣,
而且在怎麼講求公平的比賽,
都有某種程度的不公平,
因為評審的是人類,
而只要是人類,
就一定沒辦法真正的公平⋯

而且說真的,
就算對方真的有一直拉票,
而他也真的拉到票了,
換個角度想,
他一定很有人緣啊,
不然誰會被他給拉了?」

「可是我還是覺得很不公平⋯」女兒說。

我回答:
「馬麻剛剛聽到的時候,
老實說喔,
我確實跟妳有一樣的生氣說,
可是啊⋯⋯
說穿了,
還不就因為第一名不是我們,
如果第一名是我們,
我們會不會說自己作弊?
還會不會覺得不公平?

參加比賽了卻沒得獎,
失落是一定的,
不過就像媽媽常常說的,
第一名就只有一個,
要拿第一名的機率本來就不高,
所以更不需要因為第一名跑到別人頭上就去懷疑別人,
把不確定的事情拿來生氣⋯⋯
太不值得了。

何況不管最後我們有沒有得獎,
我跟妳弟都還是母子,
不會因爲沒得獎我就不是妳弟的媽了,
對吧?

不過謝謝妳的生氣,
因為這表示妳很在乎我跟弟弟唷~~
謝謝妳。」

我一直不想讓孩子提早知道,
這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
因為我不要孩子喪失參與社會的熱情,
更不想她們變得憤世嫉俗。

但是開始讓孩子多點對「不公平」狀態的包容度,
確實是我開始想要加入教養的特殊調味⋯
只有讓我們自己不要那麼在乎「不公平」這件事,
我們才不會被煽動、
被箝制、
才不會只追求對自己有利的那種公平,
然後,
又被「公平」摧毀了自己的初衷與原意。

#競爭比較 #教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