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n(mindy)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別說當媽的太迷信~~~

2017年07月25日

我的名字,是我媽媽留下來給我,唯一的認真。

聽長輩說起,她在我出生之後,因為怕晚報戶口罰錢,所以拉了自己要好的表姊妹,徹夜找書翻辭海,然後~~~幫我取了一個很一般的名字,雖然不到菜市場的程度,但也夠超級市場般的普遍了。

別說當媽的太迷信~~~_img_1

好奇如我,長大之後,知道有姓名學這門學問,開始想知道自己的名字到底是好還是壞,畢竟這是無緣的母親,她送給我唯一的禮物;加上小小年紀就開始過得精彩,細細算來,從包著尿布開始,我媽差點拿我去妓女戶換錢;再大點,家裡整天刀光劍影,爭吵沒有一天平息;上了小學…又差點被怪伯伯拉近空屋裡;等到出了社會,因為金錢利益被親人出賣;到了後來,又遭受家庭暴力打到爆頭(可怕的用詞…不過真的血流滿面ㄇㄟ)…八點檔芭樂劇才會出現的劇情,活生生的在我生命裡一幕幕的上演,再加上喜歡追究前因後果的個性…所以一遇到懂的人(花錢算命我不幹),當然想算上一算,結果名字配合上我的生辰八字,果然是大凶。

這”大凶”的結論,在我看來甚是合理,畢竟這些不開心的事情要通通遇在一起,還都讓同一個人經歷的機率~~確實不高。可又鐵齒如我,就是不信人的命運只靠單單三個字的組合就能道盡,況且…我的記憶力和別人不同,剛剛上述的種種“悲慘遭遇”的確是事實,可要我一時之間在腦袋裡搜尋這些“小事”,還真得用力擠壓一下,才迸的出具體印象,每件事看來都很傷害生命,但無論當下或是過後,我總覺得,它只是我需要跨過去的一個點,是個單純需要去面對的問題,因為真正能給我力量的,往往都在事件的背後,無論當下是否折磨、是否難堪,但只要面對~~最後會發現,傷害沒有開始時的那麼猙獰,事情也終將會過去。

就因為知道問題只能面對,失敗也只能重新再來,所以從不認為算命會讓自己好過,改名字,更不可能讓事情結束;因為當人的腦袋不轉、思想不變,再多虛與實的作為都只是浪費生命,多留藉口。況且在我”大凶”的名字陪我挺過那些道路,讓我遇見苦澀最後的幸福,我又有什麼理由去換掉伴我30多年的名字。

不過,我還是進了戶政事務所更改了三次名……為了孩子們的名。

我家弟弟因為是家裡的長孫、單傳的香火,在肚子裡時,我絞盡腦汁思考過無數的文字去拼湊成有意義的名字,結果這樣的權力在孩子哇哇落地的時候,跟著他的臍帶一起從我身上被剪掉了。老人家很柔性的表示不喜歡我取的名字,因為他是”帶把的”,名字裡頭怎麼可以有姊姊名字裡的字,絕不可以讓姊姊壓在他的上頭……就這樣,我屬意的名字被強迫回收,之後孩子兩個姑姑幫忙,請來朋友算了一堆名字讓我們挑,但這陣仗一打近兩個月,說實在的…最後我是在百般無奈與罰錢的壓力下選了一組勉強中意的,結果…報好戶口沒幾天,孩子進了加護病房,這選好的名字就這樣活躍在醫院病歷、病危通知單、麻醉通知單和一堆不希望跟孩子有掛勾的文件上。

那陣子看到孩子跟死神拔河,感受過骨肉差點死別的撕裂,在有”能力”的朋友建議下,我第一次幫孩子改了名,為了續命。但這過程極度掙扎,因為名字像極了女孩兒。

改名字就能改變命運~~這樣的學說沒有科學可以應證,但卻也第一次深刻測試了我的母性,「只要為了孩子好,我什麼都願意做」的可能性……因為這簡單的試驗只不過是要我給兒子一個女性化的名字,結果我卻足足躊躇了一個月。

自己曾經信誓旦旦的說,就算以後兒子愛的是男人,我也一樣愛他不渝,結果~~一個女生般的名字便狠狠撕破自己的假面具~~原來自己還是這麼的膚淺與不足。

之後,女孩般的名字跟著弟弟兩年半,每每接到台大每週寄到家裡的TPN,看著箱子上面伴著兒子的名大大的寫著Miss,就是一陣莫名火,壓抑著打電話到藥劑室更正的衝動,感受著自己的無法釋懷,才知道這女孩般的名字讓我有多麼的掙扎,接著在弟弟成長遇到瓶頸的時段裡,因緣際會下認識了一位”老師”~~開著破車、住得簡陋、重點是分毫不取,他,讓我為弟弟改了第二次名……而且很巧合的,新的名字跟舊的名字發音一模一樣,但是卻是十足的男性化,這是讓我不假思索的衝到事務所改名的最大原因,也讓我驚覺,原來可以為弟弟續命的名字,我一直無法接受。

第三次改名,改的是我家姊姊的名字。

姊姊的名字對我來說很有意義,因為她是上天在醫生宣告我不孕的時候,送來給我的可愛恩惠,所以我依此命名,故當老師主動告知要我為姊姊的健康改名時,第一時間我極度不願意,回家思考了一個星期,還是不想改,被老師念了一句:「這是為了孩子好,你為什麼要這麼鐵齒與堅持?」,這話回家後在我心裡激盪很久,孩子改名並不繁複,但是到底是什麼讓我抗拒萬分?就單純的不相信姓名能為生命帶來曙光,還是害怕自己淪為迷信的教徒?

名字說穿了就只是名字,自己一往情深的留下費心組裝的文字給孩子,是想增加她生命的重量還是只想滿足自己,孩子與名字到底孰輕孰重,心裡想法又是否清明?且在實際情況下,孩子年紀還小,社會關係尚未複雜,實在是沒什麼好堅持的,雖然沒有人可以保證改了名字孩子的人生就一定順遂、百病不生,但可以想見的,無論在自願或非自願的狀況下,身為母親被告知改名字會對孩子帶來正向的力量~~~那種心情跟意念是非常動搖的,所以在身為自我的堅持與身為母親會有的擔憂裡擺盪了好幾回,最後還是走進了戶政事務所抽了號碼牌,坐在櫃檯前聽著事務員對我寒暄著:「你又來改名字啦?」

回家後我半認真的對把拔說:「今天起再有人說我的孩子必須改名,我就翻了他的桌子!」,不過想也知道…要是又遇到,一樣的掙扎跟擺盪同樣會在心裡反覆刺激自己的母性,只能說,一個女人在還沒有當媽媽之前,真的不算真正的認識自己,因為自己堅持的原則跟信念,常常會因為與孩子有關的事物牴觸時,產生了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化學變化!要說母愛的力量真可怕嗎?因為,如果真能讓孩子一切安好,要我承受與接受地球是方的、剉冰是熱的、恐龍還活著或是企鵝會飛……我都很樂意。

為了讓你們好養些,馬麻不如把你們的名字改成”罔市”跟”狗蛋”好了

#命名 #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