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icwu

兩個女兒是我一輩子的福份。

兩個女兒是我一輩子的福份。

總是會有說再見的那一天

2018年12月04日

總是會有說再見的那一天_img_1

這幾天諸多名人歸西,嚴凱泰、安迪、老布希、羅慧夫、海棉寶寶之父…

以前對於名人掛掉,沒有什麼感覺。

現在自己40歲了,有兩個稚子,還有一大筆房貸,有老父老母,現在一見這類名人歸西新聞,都會心裡揪一下。當然不是我跟名人有啥深厚情誼啦,而是我一想到,如果我沒有那些名人的雄厚家底,我一生病一倒,我的家人怎麼辦?

在癌症之前,名人與我一切平等。但是,治療過程、身後之事卻是大不相同。

只能說,我傷不起啊。我一倒,P跟女鵝們的經濟怎麼辦?女鵝們成長過程中沒有爸爸會變得如何?女鵝們如果想要追求好的教育品質,錢從哪兒來?

每每一想,冷汗直流。並不是完全沒有準備,但惦惦斤兩,顯然準備不足啊。

我也會想到,我能留下些什麼嗎?論學術成就,論事業表現,皆沒有什麼可道之處。忙了這麼久,我是否為這個社會留下了什麼有益、正面、具有長期影響力的事物?

我曾經告訴自己,輕鬆點,或許人生就是這麼虛幻,你不就是地球上一個自尋煩惱的有機體罷了,本質上你跟一隻待宰的豬沒啥兩樣啊。

換個念頭,如此消極看待人生,那麼又怎麼會認真為家人準備未來?

看來要去上一些哲學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