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老爹

不能幫一輩子,就不要過度干涉

2018年08月08日

這次就從最近很紅的花蓮地檢署檢察官林俊佑說起吧……或許該稱他為前檢察官,在鬧出嘩然一時的審童事件之後,原本被安排發配澎湖,不過可想而知當地居民對縣長提出強烈抗議,縣政府還言明「澎湖不是回收場」表示拒收;然後根據最新報導他已受停職處分,月薪從本來的12萬變成「只有」2萬。其實我不明白為什麼停職還有錢可領,也許法界的停職和我們這種市井小民認知中的不一樣吧。

不能幫一輩子,就不要過度干涉_img_1

同樣身為一位學齡前兒童的父親,我很能體會林先生保護小孩的心情,但能體會不代表認同做法,他明明還有300個更理性的處理方式,偏偏選了個超爛的,讀那麼多書真是枉然了!雖然法務部公開表示對他處分,不過反正風頭過去,民眾淡忘了這件事,他還是會悄悄復職,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畢竟在這個社會,殺小孩都不用償命了,濫用職權把小孩審問到失禁又算得了什麼?所以官方處分這種東西聽聽就好,認真就傻了。

然而就在媒體與社會大眾都把焦點放在林先生私自帶警察去幼兒園耍官威的同時,也有部分網友認為「他說女兒長時間被霸凌是真有其事嗎?」、「恐龍家長固然不對,但園方處理學童霸凌問題的態度就沒問題嗎?」該園園長前幾天出面澄清,表示林先生在6月20日先和她說女兒被同學排擠,請她處理,她問了老師也看了錄影帶,覺得「孩童互動一切正常、無霸凌現象」,結果6月21日,林先生就帶了兩名刑警硬闖進來審問園童,後續發生的事就是大家知道的那些了。

幼兒園園童年紀大都在3~5歲之間,自己帶過小孩的都知道,這個階段的是非觀念與行為準則還不成熟,喜歡做什麼事情純粹出於真心覺得好玩,常常這一秒打打鬧鬧,下一秒又說說笑笑,是很稀鬆平常的;很多家長對小孩過度保護,就把霸凌這個字眼無限上綱,一點風吹草動都忍不得,不擇手段討公道,就怕小孩吃虧。和前面提到的一樣,我覺得要保護小孩是應該的,但比起自己出面,總會有更好的解決方案。

上週六晚上帶韋小寶到附近的公園玩,遇到了一個和他年紀相近的男孩,韋小寶依照慣例很快就和他玩在一起,也拿出了自己帶的小汽車和他分享。而那個男孩玩沒多久就有點嗨過頭,用力把小汽車丟得遠遠的,然後一邊亂跑一邊大笑,沒打算要把車撿回來。這一幕讓韋小寶愣住了,不過他只是默默地去撿車子而沒說什麼,直到發生了兩、三次,我起身走過去和他談談。

「你很喜歡你的玩具,也很喜歡和你的朋友玩,對吧?」
「嗯。」
「那你可以試著和他說,『請你好好珍惜我的玩具,不要用丟的好嗎?這是不禮貌的行為,也可能會丟到別人,讓別人受傷。』如果他不聽,我們再用別的方式和他溝通。」
「好。」

當然,我一個大人如果就這樣走過去對那個孩子怒斥,是很容易的,但實在不好看,也會讓韋小寶覺得發生什麼事情,有爸爸出面就行了,我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解決,好輕鬆喔!這不是我期望他養成的心態;他也總要長大成人,遲早要自己去面對所有的事,既然我不會幫他一輩子,就不用過度干涉。

另外我不覺得那個男孩做出這樣的行為是出於惡意,我們常看到他來公園玩,幾乎每次都是阿嬤帶來的,也沒看過其他的兄弟姐妹,估計是個備受寵愛的金孫,要什麼有什麼,而且長輩疼惜都來不及,哪可能會去糾正行為,所以這就是他平常玩玩具的方法,反正也不缺新的玩具。韋小寶和他說了那些話之後,雖然他停止了丟車子的動作,卻也和韋小寶疏遠了一些,自顧自地玩,我想他未來在團體生活中,關於人際相處的部分,要學習的應該還有很多。

我不知道林先生會用什麼心情過這次的父親節,但我想被他嚇到便溺失禁那個孩子的父親,到現在心裡肯定還是不好受,只希望那個孩子不要在心裡留下不可抹滅的陰影,那是很糟糕的結果。

#不只法官裡面有恐龍檢察官也有
#然後我們都選讀法律的當總統
#國家的未來在哪裡寶傑你怎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