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n(mindy)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拜託!長大一點好嗎!

2015年12月21日

兒子跟著一群孩子玩著,沒多久,就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跑到我跟前,原來是孩子間的碰撞,瘦的跟弱雞一樣的我家兒子,當然是受重傷的那一個。
帶著兩個鮮血直流的膝蓋,一整片髒污的前胸,還有擦傷的手肘;孩子遠遠的先是忍的哭聲靜靜的流淚,隨著攙扶著他的小姐姐走近後,一跟我四目交接,這小子這才哇~~的一聲,大哭特哭了起來。

拜託!長大一點好嗎!_img_1

孩子嘛,玩耍嬉戲間的碰撞、受傷都是在所難免,先遑論對方的孩子是有心還是無意,但是一旦受了傷了,我這個媽可是堅信~~總得讓孩子好好哭哭,也讓我這個媽好好的秀秀~~的道裡。

把兒子攬進懷裡,誇張的緊抱跟驗傷,然後輕聲的ㄧ直問他:「怎麼了?傷到哪裡了?喔…好可憐喔,馬麻秀秀。」。

我不是會在第一時間找對方理論的那種媽,畢竟雙方都只是孩子,我重視的是自己的孩子在當下的需要,因為當孩子受傷的時候,他們最想要的往往只是大人給予的擁抱跟安慰,絕不是想找人為自己出頭;會養成孩子一遇到事情就找大人出頭的,其實都是大人習慣讓孩子這樣解決自己被安慰的需求。

不過如果孩子冷靜之後,在跟我描述的過程當中,對方真的是很暴力外加很惡意的,我就一定是會帶著孩子走到對方面前討公道!

ㄟ……說是說討公道,其實也只是會用討論的方式,希望對方知道自己的動作過分粗魯了而已啦;如果真是對方的疏忽了,那麼,能跟自己的孩子道歉當然是最好的結局啦,若真遇到不想道歉的,我也會放生…ㄟ…我的意思是~~~我只是想讓自己的孩子知道,很多事情也許得不到我們想要的結果,但仍然應該要勇敢的有所爭取。

不過好在,對方的媽媽比我還緊張,直跟我們母子道歉。然後就在我們兩個媽媽正在彼此作揖的時候,一個宏亮的聲音傳來:「哎喲!!啊你那ㄟ價愛靠!ㄍㄚ那ㄅㄨㄚˊ鬥啊ㄋ一ㄚˊ,都阿ㄋㄟ靠ㄍㄚˋ!(哎喲!!你怎麼這麼愛哭,不過就是跌倒,怎麼哭成這樣。)」

回頭一看,就是我一直很不以為然又愛裝熟的某人,懷裡的孩子朝他看了一眼,本來停了的眼淚又湧上眼眶,我很客氣的說:「他摔得不輕,兩個膝蓋都是血,怎麼可能不哭。」
他接著說:「唷!郎溫刀ㄟ巄嗎美靠。ㄅㄨㄚˊ鬥嗎美靠。(唷!我家的都不會哭,跌倒也不哭)」
我開始火了:「零刀ㄟ甘公某身ㄍㄧㄣ,阿謀那ㄟ美靠。(你家的該不會沒神經,不然怎麼不會哭)」
他又說:「巄一尼啊,購價愛靠。(都一年級了還這麼愛哭。)」
這下我故意大聲的說:「兒子!我們才國小一年級,又不是大學一年級!想哭就哭,大聲哭!」
直到了這樣,那個傢伙才閉上他的嘴巴。

孩子微微笑著看著我,因為他知道馬麻並不是真的要他繼續哭;也知道就算他繼續哭,當媽媽的我一定也會站在他這一邊,為他的情緒背書。

只是我不懂,為甚麼小時候遇到的那一些大人,在我都長大了當了媽的現在,都還是遇得到!?我想說的是,很多大人,很無聊,而且無腦;他們不在乎也不知道什麼話對於孩子來說是種傷害,完全就只顧著展現自己那一種,讓人噁心跟反感的幽默;然後做出毫無意義的逗弄,肢體也好、語言也罷…

我一直以為大人會不斷的進化,進化成更懂孩子的物種,畢竟,我們都當過孩子不是嗎?可是卻還是有這麼一堆大人,就在強調如何讓孩子遠離霸凌的當下,卻做了霸凌孩子的推手!做了如何霸凌的示範,也給了孩子被霸凌的恐懼與羞辱。

很多肢體的逗弄跟語言的羞辱,對成人來說都可以造成衝突與對峙,又怎麼會以為孩子會喜歡這樣的對待?甚至認為孩子會覺得這樣很有趣或是很好玩?

這些大人啊~~不要再去傷害孩子了,這些逗弄跟羞辱其實就是霸凌,無論你是直接的給予或是間接的示範。

拜託!!長大一點好嗎!!!

拜託!長大一點好嗎!_img_2

#情緒教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