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n(mindy)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不要拿愛當武器

2016年05月17日

那天在電視新聞裡又看到有個孩子被打死了,我除了心疼那個孩子的遭遇,也很懊悔自己曾經打過孩子;雖然不到暴力與虐待的地步,但這仍是我當媽媽四年多來,最讓我慚愧與後悔的事。

初次動手是因為自信心不足,所以旁人對我洗腦孩子該用打的,我便給洗腦了;再次動手是在自己深刻反省後,我已經知道打孩子是沒用的、是不對的,可是底迪突來的意外讓我情緒失衡,結果,我又打了姊姊。

每次動手完我的心就像被撕裂一樣,明知道自己好愛孩子卻還是會在下一次失去控制。

孩子被我搞得畏畏縮縮的,只要我一個大動作,姊姊就會大喊”馬麻,不要打我!!”。

不要拿愛當武器_img_1

某一天我聽到孩子跟把拔的對話,姊姊告訴把拔我打了她,把拔問她:「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事嗎?」,
姊姊回答:「我不知道…可是我讓馬麻生氣了」,接著又說:「我知道我不乖…可是我不知道我做錯什麼事…」。

打孩子帶來的後果是我萬萬想不到的,孩子變得不愛找我,動不動就把「找姑姑」掛嘴邊,本來很不悅這樣的情況,但是靜下心反省,這不就是我自己造成的嗎?
一心想要陪伴孩子,但是跟孩子相處時不是動手就是動口,自己無法控制情緒的起伏,是自己逼得孩子不想待在我身邊的~~所以我必須彌補我做錯的事。

那天鼓起勇氣問姊姊:「寶貝,你記得馬麻打過你嗎?」,當時她正在著色,所以漫不經心的回答:「沒有啊,馬麻沒有打我。」,
我又問:「那以前馬麻打過你嗎?」,其實我還是僥倖的希望孩子可以忘記我的可怕;
姊姊看我問的認真,放下畫筆回答:「沒有啊,馬麻沒有打我……」,就在我心裡暗自鬆了口氣時,姊姊接著說:「只是我小小的時候尿褲子,馬麻有打我的腿腿…」。

孩子對時間邏輯也許還沒有完全成熟,但我對她的傷害勢必是已經成形,因為她想想又說:「還有我跟底迪搶玩具的時候馬麻有打我……馬麻……你為什麼要打我,是不是我很壞……你不喜歡我嗎?」

我看著姊姊,很認真的告訴她:「馬麻很愛你,真的!非常非常的愛你,全世界最喜歡的就是你跟底迪,是馬麻不對,那時候的馬麻還不知道要怎麼當媽媽,馬麻要跟你說對不起,打人是不對的……很不對的!再怎麼生氣都不可以動手,所以馬麻以後絕對!絕對!不會再打你,可以請你原諒我嗎?」

四歲的她拿起原先在畫畫的色筆,看著我說:「好啊…我原諒你。」

不要拿愛當武器_img_2

其實這段對話,是在我洗心革面、改邪歸正的半年後了,期間雖然偶有失控但絕不准自己再對孩子動手。
但是就算時間流轉,也總還是覺得自己欠孩子一個道歉、一個真心的悔過。

很多人說孩子還小,很多事情他們會遺忘,但是”感覺”……絕對會留著!

我也從不認為活到30幾歲了,還對個4歲甚至2歲的小娃道歉有多可恥,做錯就是做錯了。
孩子懂的比大人知道的多更多,只是我們都寧願假裝他們什麼都不懂,因為這樣我們比較省事。不過我不想這樣,所以我想把自己的錯事拿出來跟孩子做討論跟反省,讓孩子知道我也會做錯事。

之前的自己就是太強調”媽媽”的位置跟姿態,反而把一切搞的亂七八糟。

暴力這種事情無論大小都不該發生,我現在若是拿愛當武器,仗著愛他們就可以對他們為所欲為,那麼以後又怎麼教導孩子~~愛不是傷害、愛不是暴力、愛不是威脅。

知道為什麼曾是家暴受害者長大通常都會變成加害者嗎?就因為深層的記憶裡,應該愛他們或是嘴上說愛他們的人,都用暴力跟傷害在呈現他們的愛,所以他們無辜的拷貝了一切,讓痛苦永遠的持續著。

我沒有讓孩子因為暴力進過醫院,也沒有驚動過113讓警察找上門,孩子身上沒有瘀青、沒有傷痕......但不代表我就不需要跟孩子道歉;
孩子對我們的愛是無暇又無私的,孩子對我們給的一切是完全無疑的,不要讓孩子習慣我們把暴力當教育、把愛當成武器,以後也才不會把恐怖情人當成Mr.或Miss Right。

不要拿愛當武器_img_3

孩子,以後情人不用乖的像貓...而你們也不必是貓。

#打小孩 #情緒失控 #情緒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