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n(mindy)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跟孩子講講

2016年08月08日

覺得很需要跟孩子好好聊聊「錢」這回事,是在幾年前的有一次,我跟孩子講到”沒錢”這兩個字時,孩子回答我:「馬麻,妳把卡片放進那台機器按按按就好啦,就會有錢跑出來了」。

跟孩子講講_img_1

孩子說的,就是ATM。

我記得我跟孩子簡單的解釋到,那台機器其實只是”暫時寄放的功能”,如果我們自己沒有存錢進去,就算有提款卡,也是領不出錢來的喔。

不過關於存款金額的消長與消費之間的關聯性,孩子還是壓根的無感,所以在寶貝們開始誤解~想要什麼就可以拿什麼,因為全家(便利商店)就是我們家;集點就可以拿贈品(沒花錢哪來的點數可以集咧?)~的罪惡思想下,我決定讓孩子擁有自己的零用錢,讓他們開始為自己的消費行為付帳。

在金錢消長的感受置放在孩子身上後,總算!孩子開始懂得花錢不是只有快感,原來還會有軟手的時候;畢竟花費掉的是自己努力累積而來的”成果”啊。

在一天10元的慢速累積下,孩子越來越知道金錢得來不易,因為往往他們想要的東西總是得存上好幾天才有辦法購買;對於玩具的收納似乎也更加上心,因為一旦不愛惜的亂丟,被老媽子我裝進了回收袋,那就又是一個等待與累積零用錢的痛苦迴圈。

不過再懂得金錢得來不大容易之後,孩子開始動腦筋想要增加自己的零用錢了。

跟孩子講講_img_2

那天晚餐後孩子一人洗碗、一人擦桌子,然後女兒問我了:「馬麻…以後可以在我們做好家事之後就給我們零用錢嗎?」

「為甚麼?」,對啊,為甚麼?我問。

女兒說:「我的同學她們都這樣耶,都說如果有幫忙洗碗還是掃地,她媽媽就會給10元。」

「好啊,有什麼問題,妳媽媽我這麼大方。」

我豪氣的回答讓孩子眼睛都亮了起來,但隨即又垮下了臉蛋,因為我接著說:「那我煮飯咧?妳們要付多少錢給我?」

兒子跟著問:「為甚麼要給馬麻錢?這不是媽媽該做的工作嗎?」

我回答:「是啊,我是應該做,因為我愛妳們,所以想做好吃的菜給妳們吃;也因為我住在這個家裡,所以家裡的事我都有幫忙跟付出的必要,那妳們呢?也住在這個家裡吧?也該做家事吧?如果妳們覺得做家事是應該領零用錢的……沒問題啊,那馬麻也需要跟妳們領薪水,這樣才公平,不是嗎?」

兩個孩子看著我,我接著說:「很多事情不可以用金錢去衡量,如果什麼東西都可以換錢,那”愛”就會變得不值錢了。」

「愛」就會變得不值錢了……「愛」就會變得不值錢了……講的多好、多麼的另人動容啊,這下孩子總被我曉以大義,不會再輕易的想用些藉口跟我要錢了吧!

跟孩子講講_img_3

結果那天,段考成績公布過後,孩子一上車就喜孜孜的說自己考了幾科的滿分,然後說:「馬麻~妳為甚麼不跟其他人的馬麻一樣,我只要考100分妳就給我100元?」

「為甚麼考100分我就要給妳100元!?唸書考試是妳該做的工作耶!?妳沒考好的時候我都沒意見了,怎麼你考好了我就得付錢?」上述的murmur,我超想衝口而出的,只是隨即想到孩子或許就只是問句,我的情緒其實可以不用有這麼大的起伏。

所以我頓了頓,回答她:「妳的提意不錯耶!沒問題!就拿100分來跟我領100元吧!不過就像妳說的,我跟其他媽媽不一樣,所以咧,我也有不同的想法,就是...妳考100分我給100元,不過,要是妳考了99分,妳就得給我99元;98分就給98元…這樣看來,考0分最划算了,就可以不用給我錢了。」

兒子搶著回答:「妳怎麼可能讓我們考0分。」

我回答:「是你們要不要讓自己考0分,因為學習的是你們,不是我,我是個媽媽只能觀察孩子的需求,如果你們真的帶鴨蛋回來送我,就表示妳們需要”好好加強了”…老媽我就送妳們去補習班,寫完學校功課再寫補習班的,然後寫一大堆評量寫到沒辦法玩樂高跟閱讀。怎麼樣?這個提議很棒吧!妳媽媽是不是很明理,很重視公平原則?」

跟孩子講講_img_4

車內一片寂靜,至今,宅小孩不敢再跟我要求固定零用錢以外的金錢。

目前宅媽,完勝。

跟孩子講講_img_5

跟孩子講講_img_6

#兒童保護 #情緒管理 #親子關係 #創意教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