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n(mindy)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孩子,慷他人之慨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2017年03月14日

「馬麻~妳今天的草莓帶太少了。」
「帶太少?」
「對啊,我只有吃到兩顆。」
「兩顆?為什麼才兩顆?」
「因為A兩顆、B兩顆…分一分我就只有兩顆啊,
妳幫我帶太少了,
我有跟同學說會叫妳帶多一點,
妳明天要幫我帶多一點喔~~」

孩子,慷他人之慨是一件很糟糕的事_img_1

每天我都會幫兩個宅孩子各帶一小盒水果到學校當點心,
有時候是切片的芭樂、
有時候是剝好的橘子(看老媽子心情決定那一天剝不剝)、
有時候是小番茄。

那幾天,剛好帶了孩子去採了草莓,
所以順理成章的,
草莓就成了那幾天的點心水果,
而孩子間的分享也常聽孩子提起,
常會說今天A帶了什麼、B也帶了什麼,
所以他們幾個女孩總會彼此交換著點心。

不過那天女兒回家之後的抱怨,
讓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段記憶。

那時候還在台北打拼的我特地回到基隆參加小表弟的校慶,
跟著他們一起走回家的路上,
遇到了他們的同班同學,
可能是人來瘋、也可能知道我疼著他的表弟,
對著所有的同學說:
「這是我的大表姐,他對我超好的,所以他會請你們喝飲料喔!」
六年級大的孩子們一哄而上,
嚷著:「表姐請客!」

當下我臉一沉的對著我的表弟說:
「我為什麼要請他們?」
表弟被我的表態嚇了一跳、臉蛋僵住了,
所有的孩子也是。

看著所有的孩子我緩了一下,深呼吸~~
想著表弟跟我其實很親,
換個角度想,他很有可能是一種炫耀,
炫耀他有一個很疼他的姐姐;
也可能是人來瘋,
很單純的想要大家一起開心;
因為我知道他的良善跟外向,
所以我拿出了我的錢包,
跟老闆訂了20杯飲料,
分給了當下的所有孩子。

但是我的心裡是不舒服的,
不是因為花錢這回事
(雖然當時的薪水也沒多少~)
就是一種被他人慷了慨的鬱悶感。

但是那時候的我整裡不出來頭緒,
更沒辦法跟當時還是個孩子的表弟說出我的感覺,
(當媽媽之後碎念功力才激增~)
所以我只在領了飲料之後對他說:
「絕對不會有下一次!」

女兒的抱怨,讓我那種鬱悶感又爬上心坎,
跟在女兒後頭,兒子也說了:
「對啊,
我今天帶的草莓一顆都沒有吃到,
我都分給同學了。」

這下我眉頭皺了起來,對孩子們說:
「寶貝們~
妳們應該知道妳們媽媽我不小氣吧?
今天如果真的要請妳的同學吃東西,
又或是他們來我們家,
妳阿木我總是很大方的準備很多東西吧?」

「對啊,」女兒說:「我同學都說好喜歡來我們家喔~」
「但是,」換我說了:
「每天的水果馬麻不是準備給妳們同學的,
而是準備給妳們的。
妳們之間會分享、會交換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表示你們跟同學很要好;
可是分享這種事情是必須要在妳們能力範圍以內的!
馬麻這麼解釋吧~~

如果你們每天都是把我準備的點心水果分個精光,
但自己卻一個都沒有吃到或是吃得很少,
我會決定不再幫妳帶水果,
因為我準備點心水果,
是要讓妳在午餐前肚子會餓的時候吃的,
結果你卻讓自己餓著肚子或是根本沒吃到,
只單純想要拿去做分享,
這樣的分享不叫做分享,
叫做打腫臉充胖子;

再來,
也許你們會覺得同學沒帶水果點心,
他們也會覺得餓,
那他們該自己跟自己的家人或馬麻反映,
請他們幫忙帶點心,
而不是把吃點心的責任放在你身上,
然後你們又覺得我該幫忙準備多一點,
你們這樣叫做慷他人之慨,
而且是慷妳媽媽之慨。
你們懂嗎?」

宅姐姐很明白的、用力的點了頭,
外星人則是似懂非懂的,
所以我只好拿出歸納大法,說:
「第一、妳們最起碼要吃到一半以上的點心,才能說要分享;
第二、分享是好事,但不是規定,自己跟別人都不能規定一定要分享;
第三、別人家的孩子就該別人家的媽媽負責,不該覺得妳媽媽也應該幫你們的同學準備點心。
以上。」

分享,該是自己跟他人都共享;
慷慨,則該用自己的能力做到;
孩子~慷他人之慨,是妳媽媽我最討厭的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