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n(mindy)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我喜歡當媽媽、當孩子、當女人也當自己。 我,就是不良宅媽。

什麼時候才能問孩子「好不好?」

2017年08月01日

以前還生存在原生家庭的時候,
才剛從學校畢業又剛出社會的我,
總是得跟著前輩留下來加班跑程式,
然後一身疲憊回到家後,
等著我的通常不是熱騰騰的晚餐、
也不是帶著蒸氣的熱茶,
而是急忙要我再次外出去買便當的吆喝聲。

什麼時候才能問孩子「好不好?」_img_1

那時候的大人們因為一個非常動人的理由,
~~為辛苦的家庭經濟增加收入~~
於是固定在家裡的神明廳裡擺了兩台麻將桌,
聚賭。

所以在我早上出門上班時,
他們通常還沒有結束前一晚的東西南北,
在我晚上下了班之後,
才又剛換上一桌新的梅蘭竹菊。

於是我家那幾個忙著要照顧賭客的大人們,
又是茶水又是早午便當的,
當然沒空整理家務,
所以幫賭客買晚餐便當的任務,
他們更理所當然的決定放在我身上,
因為他們忙了一整個白天,
就算我加班晚歸還沒吃飯,
也不過要我再次出門”順便”去買個便當而已,
哪有什麼?

而且那時候他們都會在指令的後頭加上一句「好不好」,
像是,
「你安全帽先不要脫,這裡有五百去買幾個便當好不好。」
「樓上熱茶沒了,去泡壺茶葉好不好。」
「你身上有沒有兩千,先拿給我好不好。」
「那個某某阿姨打牌累了,現在睡在你房間好不好。」

久了之後我發現了,
語句後面的「好不好」接的根本不是問號,
而是句號;
他們的「好不好」也不是在介意我的感受,
而只是想說服他們自己,
非常懂得尊重別人而已。

後來我開始在他們的「好不好」之後回答:「不好」,
想當然爾的,
接下來的對話就是不斷的叫囂跟髒話。

****************************************************

當了媽媽之後,
與孩子間的互動總會時不時的跑出自己這樣的過往跟記憶,
也總在親職的路上看到很多,
無論什麼狀況都把「好不好」掛在嘴上的爸媽。

「好不好?」一旦細分,就是「好」與「不好」。
所以當我們對著孩子問「好不好」的時候,
便是需要尊重孩子的時候,
也是希望孩子可以擁有選擇權、更可以學習自主權的時刻。

只是問題來了,
很多事情的本質站在親職的立場根本無從選擇,
像是我們根本不該去問孩子:
「你去上學好不好?」
「你尊重一下長輩好不好?」
「你不要打人好不好?」
「你不要吃零食好不好?」
「你不要看電視好不好?」

就規則的建立跟執行而言,
一旦確立了便沒有所謂的「好不好」,
只有一個動作引發一個結果的聯結性,
像是必須上學、必須尊重長輩、必須不打人、必須吃正餐、必須關電視,
而不是在規則遵守的意念上給孩子莫名其妙的選擇性。

(當然,以上又是另一門艱深的學問,教會孩子接受何為”必須”。)
在建立規則與遵守秩序的時候問孩子「好不好?」
不就是讓孩子拿著石頭砸自爸媽的腳嗎?

那…
什麼時候才能跟孩子問「好不好?」

其實就我來說,
我還真的不大輕易的對孩子問「好不好?」
除非當下的狀況跟情形是可以有選擇性的,
又或是大人是頂得住被孩子拒絕的;

像是…
「我們先吃海苔再吃餅乾好不好?」
「我們去了圖書館再去吃剉冰好不好?」
「我們先把衣服折好了再去買菜好不好?」

還有…
「先讓馬麻追完了完結篇再玩桌遊好不好?」

所以,
不要在根本不該問「好不好」的時候讓孩子有模糊規則的機會;
也不要在真的問出口的時候又不准孩子說「不好」;
如果我們根本沒有雅量或是容忍度去接受孩子說:「不好」,

那我們又為什麼要問孩子:「好不好?」

「好不好?」
如果用在錯誤的時間跟事情,
不過是讓自己包覆在自以為是民主父母的泡泡裡;

「好不好?」
如果沒有心理準備讓孩子拒絕,
也不過是讓孩子更明白父母有多輸不起而已。

#教養 #親子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