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code

小米嘛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窒愛】逃離不了的勒索漩渦

2018年01月14日
【窒愛】逃離不了的勒索漩渦

一大早,看到手機好幾通未接來電,不用想,是媽媽打來的。


回撥回去,換來一連串的哭聲,原來媽媽發現我封鎖她的事了。


是的,沒錯,我封鎖了自己的媽媽,告訴她我的 Line 壞掉了,收不到訊息了。一開始她一直問我為什麼會壞掉,接著是請親朋好友轉達叫我快點修好它,再後來直接又當面問我到底為什麼不修好?不斷地用著:「我年紀大了、記性不好了,不用Line無法跟你聯絡...」這樣的藉口試圖讓我愧疚不安。


但是我始終不願意“修好”這條線,這條對媽媽來說是溝通的「線」、對我來說是綁架勒索的枷鎖。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媽媽似乎認為寫信是我們母女溝通的橋樑,我想應該是青春期前後吧,三不五十就會在一早起來的房間地上或門口看見一張兩張三張洋洋灑灑寫滿各種訴說著我有多不孝不乖不聽話讓她傷心難過的罪跡;再後來出了社會,寫的方式變了,改成像是:「我多希望我還有媽媽......」、「我昨晚又夢到我媽媽,可是你還有媽媽妳卻.......」這樣的話。不變的,是一模模一樣樣充滿了負面情緒的字眼。


其實,我一封信也沒回過。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回。但每一封信都是在我的淚眼中讀完,然後一張張疊起來放進抽屜裡。


這兩年,智慧手機流行了,Line幾乎成了手機必備品,當年的 MSN 畢竟只有年輕人再使用,這年頭的 Line 根本足以媲美身分證字號;於是,從前的那些紙條信件漸漸被這些訊息取代了。


這是多恐怖的一件事你知道嗎?從此,沒有一天不再受到疲勞轟炸。好一點時只有:「今天回來吃飯!」(是命令句不是疑問句)、嚴重一點時,就是:「你剛剛那是什麼態度?對媽媽講話一定要這樣嗎?.......」(後面省略1000字)、「三十幾年前你還是小貝比,媽媽也是這樣抱著你跟你輕聲細語,可是現在我們根本無法溝通......」(後面再度省略1000字)、「為什麼你什麼都不跟媽媽說?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只能用 Line 溝通?.....」(同理可證省略1000字)


甚至當當年疼我愛我的阿姨過世,我想回去送阿姨時,媽媽以我有孕在身為由不准我回去,卻在阿姨公祭那天傳來一句:「表哥生平第一次抱他媽媽,竟然是......」點進去一看,是表哥抱著阿姨骨灰罈的照片;而下面接著:「我幫你在阿姨面前磕了一千個頭,希望她在天之靈保佑你。」然後附上一段她在靈堂前磕頭的影片.......


總總的總總,讓我開始害怕手機螢光幕亮起、害怕打開手機就看到屬於媽媽的訊息;於是我將媽媽的訊息設為不通知,這麼一來至少不會在忙著接電話或拿手機時不經意看到強烈影響心寧的訊息。可是沒多久我就發現這招沒用了。當 Line 的右上角出現紅色小數字告訴我有未讀訊息時、當點開 Line 後看到屬於媽媽的視窗上出現滿滿的訊息而且還不只一則時......即使我選擇不斷逃避假裝沒時間看,但回到家後媽媽總會問我:「訊息你看了嗎?」、「看到訊息為什麼不會回一下?」


嚴格說起來其實我不算封鎖媽媽,應該說,在不經意間我發現了 Line 有刪除訊息的功能,可以在列表內刪除,不會出現還有未讀,而對方那也不會顯示為已讀;於是我選擇在一看到有媽媽來的訊息時,不分事情大小輕重緩急一律直接刪除;然後在找時間釋放出:「我的 line 壞掉收不到了。」的消息。


而這招的風險是,不只媽媽,必須連所有和媽媽有相關的人都得一併做到才行,於是,我連爸爸少之又少的訊息也不敢看了。


為什麼會被媽媽發現呢?是因為這天很少傳訊息來的爸爸有要事要和我聯絡,即使沒點開也能看到顯示畫面上是重要事情;考慮了很久,不管讀不讀回不回,總是要給爸爸一個答覆才行;於是掙扎再三後,我回了。


多諷刺的一件事,我拿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當然,媽媽發現原來我封鎖她後反應劇烈,據她所言,是:「哭了一整晚哭到天亮。」然後是一連串自暴自棄:「沒關係啊,隨便你,你想封鎖媽媽封鎖我的心你就封鎖阿,你不想跟媽媽聯絡就算了阿,你不在意我的痛苦那你就繼續封鎖吧!你自己決定.......」(這次直接省略5000字)


這是極端恐怖的情緒勒索,我知道,問題是,深陷其中的我根本無法逃離這樣的枷鎖。


電話這頭的我也在哭,哭著告訴媽媽我知道她有多愛我、但這樣的愛讓我有多大的壓力,告訴媽媽不是我不想溝通、是完全無法溝通.....但當然,媽媽聽不進去。


所有告訴你逃離情緒勒索的辦法,都會告訴你:不回應是最好的方法。只要不回應,不附和,對方就無法勒索你。


但是你知道嗎?會被勒索,就是因為勒索你的人絕對是你愛的在乎的放在心上的人啊!不管是長官、同事、朋友、還是切不段的家人。如果你真的不在意,大可拍拍屁股當他耳邊風是一場放屁,但如果你在乎這份工作、這份友情、或這段親情,誰能說不回應就不回應?更何況,工作還可以離職,親情、還是來自直系長輩的關係,你要拿什麼來賭?即使背負著不孝的罪名,萬一、只是個萬一,有什麼閃失該怎麼辦?


沒錯,我就是懦弱,才會被這段讓人窒息的愛壓的喘不過氣卻無法逃離,可,誰能告訴我,到底該怎麼脫離?


這是一份愛,無庸置疑;也是這份愛,讓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