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嘛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放下不一定最難受;放在心上,所以記得。

【窒愛】被利用的價值

2018年11月07日
【窒愛】被利用的價值_img_1
 
【窒愛】被利用的價值
 
文/小米嘛


長居美國的弟弟回來了,帶著懷有五個月身孕的弟妹。
 

母親高興極了。打從兩個月前開始逢人就說,一個多月前就早早要我空下時間,好在弟弟回國期間能一家團聚。弟弟才不過回來幾天,行程已經被母親排得滿滿滿;今天和四阿姨一家吃飯、明天和卓伯伯聚餐;要去辦許多瑣碎的雜事、陪弟妹去產檢、還得在有限的時間內抽出整整兩天的時間和母親回老家一趟。


但這些都不算什麼,最讓弟弟受不了的,是母親傾倒負能量的能力。不過才幾天的時間,弟弟幾乎舉白旗投降,據弟弟所言:「幾乎把所有親朋好友隔壁鄰居認識的不認識的全部罵上好幾輪。」


母親一方面到處炫耀著兒子的功名成就,一方面忍不住拉著兒子絮絮叨叨,把所有好的不好的、該說的不該說的、早已說過千百回的、還有藏在心裡深處的,一股腦兒地向兒子傾倒。沒辦法,兒子好久好久才回來一趟,這回不說,下回又不知道要到哪個時候了;更何況,女兒早已根本不聽她說這些。


卻就是在一個和弟妹一家人的聚餐中,母親脫口而出她的不安。是的,母親居然還辦了一桌招待宴,宴請弟妹一家人--包含弟妹的哥哥嫂嫂和孩子。


席間,母親趁著弟弟陪弟妹去廁所時,狀似無意地和親家母說了:「等XX生了後,我們輪流過去一個月照顧她......趁我們還有利用價值的時候。」


聽起來是百分百的好意,不知怎的卻莫名地刺耳。親家母聞言大驚:「阿唷!說什麼利用價值,別這麼說別這麼說...」


突然,我明白了些什麼。


原來,母親的不安,來自於深怕自己已經對兒女毫無利用價值。


仔細想想,我的個性天生就不喜歡麻煩人,對於會造成人家困擾的事一向是能不做就不做,而這個性不只是面對朋友時如此,即使是親如家人,也是如此。


於是,他人求之不得的娘家後援、母親做牛做馬的呵護照顧、還有吃穿不愁的生活用度,在一般人眼裡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在我身上卻成了受之有愧的窒愛枷鎖;因為還不起,於是深怕再多受一些,於是,拒母親於千里之外,不受、便不用煩惱如何償還。


突然想起上周某一天晚上,家裡的馬桶突然塞住,三更半夜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老公自己買了通樂試圖自己通,結果當然是災難一場。隔天趕著上班來不及處理,原本想著下班會回家再請水電師傅來的我,卻在老公的說服下,硬著頭皮打電話給母親,請母親白天先抽空請師傅前往查看。
 

沒想到,這一個“抽空”,就是抽了一整天。
 

為了處理這個馬桶阻塞,前前後後請了三位師傅、分別和主委、鄰居吵了N次架、然後軟硬兼施拜託隔壁鄰居同意拆掉馬桶施工,耗了一整天,花了無數心力,總算是在我們下班前處理好了。


本以為母親會為此不高興,沒想到雖然從頭到尾講得繪聲繪影有如實況轉播,母親卻沒有抱怨,正確來說,似乎還很開心。
 

直到這時我才明白,原來母親只是開心自己對女兒還有利用價值。


原來,母親只是害怕兒女長大了,便不再需要她了,於是不斷地付出、不求回報,只希望兒女像孩提時一般依賴。
 

弟弟說:「其實媽媽到美國後只會造成我們的困擾,不會煮不會帶孩子,不懂英文、也不會買東西,就連最近的商店都得開車十五分鐘,更別提還沒有電話可以聯絡了......就像個食衣住行全要人照料的孩子,怎麼可能幫得上忙?更別提她來後,媳婦怎麼可能毫無拘束了。」


但或許對母親而言,千里迢迢到人生地不熟的他鄉為媳婦坐月子,就滿足了被利用的價值感。
 

母親或許永遠也不會懂,付出不一定會有回報,有時一廂情願地付出只會造成對方的困擾;只是身為兒女的我們,受也不是,不受也不是,成了我們親子間最大的鴻溝。


母親只是渴求依舊被孩子依賴的價值,我懂。可孩子大了,終究得學習放手。


這是一份愛,無庸置疑;卻也是這份愛,讓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