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code

R媽

他的寶貝

日期

#Tag

感動ㄋㄟ~~~

2007年07月06日
公開
18

今晚的民歌演唱 只能用一句話形容:盛況空前! 我們一家人好不容易擠到一個座位 看著場內的人 好多人都是攜家帶眷 有老的,年輕的,小的 原以為喜歡民歌的只有我們這個世代 沒想到我們真是低估了民歌的魅力 7點開場的是萬芳(噢!!我的最愛之ㄧ) 不管她唱的是不是民歌 我們都愛呀 那首新不了情~~心若倦了~~~~ 一開口大家就忍不住跟著唱了起來 哇~~~ 真是過癮 到後來幾乎是每位歌手的歌 全場都跟著唱 沉醉在優美的民歌世界中 也跟著回到過去 回到那曾經年少的心情 啊~~~~ 多令人陶醉啊 兩個孩子因為天氣有些悶 也坐累了,餓了 (從6點半坐到10點) 紛紛表現出不耐煩和疲累 小花甚至直接牽著我的手說:回家! 可是,有殷正洋和羅大佑在(也是我的最愛) 我的屁股怎麼動的了ㄋ 只好再哄哄孩子 拿出便當盒剩下的米粉再餵餵兩個孩子 等等喔!!這是爸媽的青春回憶,讓我們再多抓一點青春的尾巴 最後壓軸的是遠從香港飛來的羅大佑 當童年,戀曲1990,鹿港小鎮,光陰的故事.... 一首首賣力的演出 還有全場大聲的合唱 沒看過這麼大場面的維維也跟著HIGH起來 幾乎已經完全融入到表演中 連剛剛在許景淳的"睡吧!我的愛"歌聲中睡著的小花 也醒來跟著一一丫丫的哼唱 音樂教父的魅力真是連小娃兒也無法擋 (連龍應台和嚴長壽都來了耶) 市長還說:今晚的演唱沒有時間限制,要罰罰我,要抓抓我! 全場都瘋了! 最後結束散場已經是11點了 大家都帶著滿滿的感動踏上歸途 我覺得:當台中市民真好!! http://blog.sina.com.tw/censralph/

佳文

2006年10月29日
公開
22

今週刊訪問張小燕的片斷 ~~你不是要讓主管喜歡你,而是要讓他需要你 ~~ 除了才華,張小燕很要求員工要有自我反省的能力:「我很不喜歡員工來和我說: 『主管或是製作人不喜歡我……。』」 張小燕認為,要成為一個及格的員工、成功\的藝人,不應該想別人喜不喜歡這件事, 而是要做到讓別人需要的地步。 我常和公司的小朋友說:『你不是要讓主管喜歡你,而是要讓他需要你。』 在張小燕的觀念裡,做好自己絕對比讓人喜歡更重要。 小燕兵法5招 1、 帶人時,自己要懂,要讓人服氣。 2、 給員工空間,讓他自由發揮,不要一直盯在屁股後面。 3、 不能要求別人對你很好,應該做到讓別人覺得你很好。 4、 捨了才能得,要先對別人笑,別人才會對你笑。 5、 威嚴不在聲音,而是在能力。 鄭丹瑞寫的文章,值得分享: 急事,慢慢的說; 大事,清楚的說; 小事,幽默的說; 沒把握的事,謹慎的說; 沒發生的事,不要胡說; 做不到的事,別亂說; 傷害人的事,不能說; 討厭的事,對事不對人的說; 開心的事,看場合說;傷心的事,不要見人就說; 別人的事,小心的說;自己的事,聽聽自己的心怎麼說; 現在的事,做了再說;未來的事,未來再說。 知人不必言盡 留三分餘地與人 留些口德與己 責人不必苛盡 留三分餘地與人 留些肚量與己 才能不必傲盡 留三分餘地與人 留些內涵與己 鋒芒不必露盡 留三分餘地與人 留些深歛與己 有功\不必邀盡 留三分餘地與人 留些謙讓與己 得理不必搶盡 留三分餘地與人 留些寬和與己 得寵不必恃盡 留三分餘地與人 留些後路與己 氣勢不必倚盡 留三分餘地與人 留些厚道與己 富貴不必享盡 留三分餘地與人 留些福澤與己 凡事不可做盡 留三分餘地與人 留些餘德與己 為人處事 常留三分地與人設想 尚存幾分 (謝謝雙玉媽分享)

晚安故事

2006年10月20日
公開
19

1.棕色的熊,棕色的熊,你在看什麼(信誼) 文/比爾.馬丁 圖/艾瑞.卡爾 這本書已經幫小花妹讀了很多次 今天再次讀起來 她才好像開始對書有一點興趣 色彩鮮豔的內頁 以各種不同顏色畫的動物 很適合這個年紀的孩子認識顏色和動物 但是小花妹好像對這方面的認知比較晚 哥哥在她這時候已經不知道把書翻到哪裡去了 表達能力也是哥哥比較好 (真是的!忍不住又把兩個孩子比較一下) 兩個孩子真的是各有所長 2.大樹(信誼) 內容:大個兒把森林的樹都砍去賣錢了 只剩下最後一棵大樹 鳥兒們都擔心連最後這一棵樹也會被砍倒 到時候他們就無家可歸了 這一天一群孩子們上山來玩 圍著大樹玩的好開心 孩子的笑聲和鳥兒們的叫聲 讓大個兒開始思索 過了幾天大個兒又開著轟隆隆的車子上山來 這一次他不砍樹而是種下了一棵棵的樹苗 小花只對我裝出的砍樹聲有興趣 內容大概什麼也不懂吧 下次還有進步的空間 3.小小其實並不小(國語日報) 文.圖/林芬名 內容:小小是家裡最小的孩子 而且還是女孩子 哥哥們都一起去玩足球 連在家裡都在談論足球 小小只能自己在家裡玩娃娃 跟哥哥們也插不上話題 其實她好羨幕能跟哥哥們一起去玩 有一天小小偷偷跟蹤哥哥們到了足球場 威脅哥哥們教會她踢足球 哥哥們教完後就去比賽了 留下小小自己練習 沒想到小小最後還成為候補球員 幫忙踢進了一球ㄋ 原來小小其實並不小喔 幫維維讀這一本書時 還趁機做了機會教育 "你看!小花是不是也是最小的妹妹,她會不會也跟小小一樣想跟哥哥一 起玩?" "嗯!" "小小不能跟哥哥玩會不會很難過?" "會!" "所以你以後要陪妹妹一起玩喔!" "好!" 哥哥你要記得你跟媽媽的約定喔~~

背 叛(轉貼)

2006年09月19日
公開
17

那一天,是我生命中永遠的一天。如果沒有那一場意外,我會快樂而且自信,我是全世 界最幸福的女人。 我的先生李皜向來寵溺我,他不讓我做家事,他說那是嚴重浪費,他支持我做我喜歡的 所有事物。 他說他愛我的自然真實,所以他從來不要求我, 即使因為工作關係,我時常背起照相 機一出門就是三、五天, 他總是以關愛代替怨言。我曾以為他給我的愛,多得今生用不完,所以我預約來世還要 當他的另一半。 然後下輩子時,再預約下下輩子還要在一起,兩人無休無止的痴纏。 李皜問我:「妳不會厭倦嗎?」我做出拔腿的動作,「厭倦了,我會逃!」 但,我想我們是永遠都不會厭倦彼此的,戀愛兩年,結婚多年,我們有說不完的話,牽 不膩的手。 每一夜,他都要握著我的手才能安穩入睡,他總是向人介紹我是他的安眠藥。而我,每 當心煩意亂, 我就想跳到他的眼睛之海游泳。因為上上一代的混血,他的雙眼是藍色的;眼珠是深深 的海洋藍, 眼白是淡淡的湖水藍,熱愛大海的我,只要悠游在他的眼睛之海,就能滌盡萬慮洗去千 愁。 他先走了…真以為是一場夢境。 我一直以為,如果有一天他先我而去,我絕對無法獨自存活在這個被他遺棄的世界。 所以我們約定,假如走到生命的盡頭,兩人無法同日死,至少lady first,讓我先走。 最後,他並沒有遵守我們的約定。 那一天,是我做產檢的日子,我們的孩子將於一百五十天後在兩個家族的熱烈歡迎聲中 誕生。 醫生滿意的宣佈:「寶寶長的比實際週數大,是個帶把的弟弟。」我打電話告訴李皜 「謎底」,他興奮的歡呼。 昨晚我們打賭孩子的性別,我猜男他猜女,他輸了我一場電影。婆婆比我更加開心,李 皜是獨生子, 婆婆喜歡我們生男孩,一個下午,他笑的合不攏嘴。 我感染了他的喜悅,兩人結伴逛走三家百貨公司,採購不少嬰兒用品,一點都不覺得 累。 警察來電話時,我正好進家門。突來的噩耗使我跌坐在地,婆婆一手拉我一手撿起電 話? A他被我的狼狽嚇得慌亂,「誰來的電話?有什麼事?」 「車禍…李皜在醫院,我要去醫院。」我站起來,奪門而出。 「阿皜不是到高雄出差…」婆婆邊說話邊追上來。我攔了車,直奔醫院,她坐在我身 旁, 她不停的說話,我一個字都無法聆聽。 和李皜一起在車裡的,是一個我不認識的女人。她的家人也趕到,充滿敵意的瞅著我。 女人叫吳維維,她的家人說,她是李皜的女朋友。 「李皜只有太太,李皜沒有女朋友。」婆婆憤怒的駁斥,她拉住我的手走向急診室的另 一端,遠離吳維維的家人。 李皜和吳維維幾乎是同一時間走的,醫生宣布死訊,我當場昏厥。 醒來時,我躺在家裡泛著陽光味道的床上,我慶幸:「還好只是一場噩夢。」我高興的 連聲叫喚李皜的名字。 進來的男人是我的大哥,「李皜的後事,長輩會處理,身體妳要自己照顧。」 「是真的嗎?不是做夢嗎?」我已經分不清楚虛實,「哥,告訴我那只是一場夢, 李皜不可能死,李皜不可能和別的女人一起死。」我幾乎叫吼著說。 「是真的,妳要堅強,為了妳自己,為了妳的孩子,懂嗎?」哥哥為我擦乾淚。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李皜為什麼會背叛我?」我虛弱的問著。 在黃泉路上李皜和吳維維會手牽手,像那晚他緊握著我的手那樣嗎? 這個問題,只有死去的人能回答我。 「往者己矣,再追究只是和自己過不去,別再多想了。」 「你能嗎?如果你是我?」我哽咽的質問他。哥哥嘆了口氣,搖頭。 愛情幻滅…譏諷他的背叛我的愚。 接下來的日子,家人除了為喪事忙碌,還得應付吳維維的家人。 我將自己關在房間裡,關在哀傷無法入侵的堡壘,分析李皜對我的感情。 我不哭了,我為什麼要為一個負心的男人哭泣呢? 我為什麼要為一個毀約的男人厭世呢? 「我不要孩子,我不要李皜的孩子。」我深思熟慮後的決定,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它 的荒謬正像李皜的突然死亡。 他們為我找理由,說我因為承受不了打擊,瘋了癲了。 事實上,我卻從來沒有像現在如此明明白白。生下孩子會是一個大諷刺,一個與日俱增 的諷刺, 活生生的嘲諷李皜和我已幻滅的愛情,殘忍的諷刺。 李皜的背叛和我的愚傻。 李皜的父母求我跪我,我不為所動。 「爸爸和媽媽給妳一千萬,請妳把孩子生下來。」他們將錢存進我的戶頭。 他們要花錢買孫子?我也有錢,李皜的保險受益人是我,我可以去哪裡用錢買回真心愛 我的丈夫, 而不是和吳維維共死的李皜? 後來,我留下孩子。不是因為錢,是因為最初的愛。 我到婦產科診所要求墮胎,女醫生讓我看超音波:「好可愛喔!他邊吸手指邊搖頭,在 說好好吃喔!」 我看見的肢體語卻是求救訊號? 「媽媽,不要,不要殺死我。」我哭了,我無法扮演兇手。 失去勇氣…選擇以放逐釋放痛苦。 李皜離開的五個月後,我自然產生下孩子。 孩子大眼睛、大嘴巴、高鼻子,像李皜多過像我。 孩子的眼睛總是閉著,我好奇它們的顏色。 我把孩子交給李皜的爸媽,一出院就出國。 對這個城市的記憶,另我失去活下去的勇氣,我選擇以放逐釋放痛苦。 我用李皜以生命換來的金錢作為旅費,浪跡一個又一個遙遠的國度。 我在賽納河走過春天,我在太平洋游過夏天,我在愛琴海巡航秋天,我在洞庭湖傾聽冬 天,我習慣與寂寞為友。 我的心彷彿極地的土層,覆蓋著厚厚的冰雪,我不回憶、不想念、不心痛、不做夢、也 不快樂。 沒有地方會使我的腳步猶豫,沒有人能讓我的眼神停留,只有孩童無邪的雙眼會喚醒我 悲傷的能力。 我在記事本上寫下一個又一個數目字,提醒自己孩子有多大了。 然後,我為他買一件又一件的衣服,每一個在他鄉的夜晚,我用李皜以前握緊的右手, 抱著一個月比一個月大的童裝入眠。 大大小小的童裝,是我的安眠藥。 偶爾,我會打電話回台北? C 媽媽漸漸不問我在何處,也放棄催促我回家,她告訴我孩子的事。 所以我知道,我的孩子在四個月大時會翻身,五個月大時長了牙,不到六個月就坐得安 穩, 十個月大時牙牙學語,不到一歲就會走路。 關於孩子眼睛的顏色,媽媽不了解其實我更想知道。 孩子三歲生日的這一天,我悄悄回到台灣。 我站在娘家的巷口,看著我的老媽媽依然精神十足忙進忙出,一下澆花,一下溜狗。 我有著往事是前世的錯覺。 我的頭髮短了,面容老了,人精瘦了,皮膚黑了,我變成了一個陌生人,媽媽低頭從我 身旁經過, 她沒有認出我。我把給孩子的禮物放在門口,留下字條,請媽媽轉交。 我轉身準備離開,媽媽無聲無息,矗立在我的面前,她用力拍打我的肩膀, 痛罵:「妳這個沒良心的孩子、狠心的媽媽,妳終於回來,不進家門,還想去哪裡當孤 魂野鬼?」然後,抱著我痛哭失聲。 回到家,有一種放鬆和放心的感覺。媽媽說哥哥去接李恆,見我沒有反應,媽媽拍了拍 她的額頭, 「瞧我多迷糊,一直沒告訴妳,親家幫孩子取了名字,叫李恆。 今天外孫生日,我接他回來吃個飯,慶祝慶祝,妳回來,正好,可憐的孩子從來沒見過 媽媽…。」 凝視雙眸…塵封淚水終決堤。 孩子長得比我想像中的好,乍見到他,我的眼睛一亮,他簡直是李皜的翻版。 他叫我陌生的阿姨,媽媽急於糾正,我舉手制止。 哥哥也以為我是客人,禮貌性的點頭,我沉默的微笑著。 五秒鐘後,哥哥驚乎:「是小孟。」 他身手抱起李恆走向我,「恆恆乖,親她一下,她從很遠的地方來,專程為你慶祝生 日。」 「有多遠?跟媽媽去的地方一樣遠嗎?」孩子好奇的問著,稚嫩的童音非常好聽。 哥哥看著我,我們一起點頭說:「是,一樣遠。」 孩子乖順的在我臉上一啄,留下一攤口水,我捨不得擦掉。 「是媽媽請妳給我送禮物來嗎?」李恆盯著我的臉說話。 我凝視她的眼睛,也是一對海洋的眼睛,會讓我沉淪的藍色。 我的心海開始澎湃,我的雙眼泛潮,我的喉嚨嚴重哽塞無法出聲。 李恆拉拉我的衣角,著急的又問一次:「是嗎?妳幫我的媽媽送禮物給我嗎?」 他的渴望的、有些憂鬱的眼神,像一把利斧用力劈過我的胸口,封積三年多的淚水隨著 點頭的動作突然決堤, 我快走進浴室,不想驚嚇孩子。 「我是媽媽啊!」我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說著。 一個小時後,哥哥敲門,叫我吃飯,他說孩子餓了。 擁抱最愛…期待時間永靜止。 這是我一生中最美味的一餐,而我的心比我的胃更飽滿。 李恆的聰慧,李恆的乖巧,李恆的充滿想像力,喚回我失去已久的情緒,我有時想笑, 有時想哭。 我不清楚,李皜留給我的究竟是愛或是恨?但我明白,我希望在相聚時多抱抱李恆, 希望在擁抱李恆時,時間是靜止、兩人成為化石。 但是時間沒有靜止,反而流逝得更快,李皜的爸媽頻頻來電催李恆回家。 我不准媽媽告訴他們我回來的消息。 哥哥送李恆回去,我背起行囊,繼續我的旅程,幸福對我而言,必須適可而止。 媽媽不讓我走,她又哭又鬧,罵我狠心,打我無情。 她不會懂的,永遠不會有人懂我的心情,了解我的絕望和決定。 我在媽媽的嚎啕哭聲中,步步艱難的走出了家門,坐上計程車到機場。 遠走他鄉…炙熱傷口難撫平。 我在中正機場等過了黃昏,坐到了深夜,錯過一班又一班的飛機。 我在戀戀不捨什麼呢?沒有任何人是永遠屬於我的,除了我和我的傷口! 「該走了。」我對遲疑的自己說。 入候機室時,有人喊我的名字,那一些人有李皜的父母、我的媽媽和哥哥,以及我的孩 子李恆。 李恆衝過來抱住我的雙腿,「媽媽,媽媽,不要走。」 孩子的叫聲深深觸動我,我蹲下身,為他擦去眼淚:「男孩子不可以愛哭。」 他緊緊摟著我的脖子,彷彿怕我突然消失,貼著我的面頰的小臉龐乾了又濕。 我捧住孩子精緻的小臉蛋,仔細的、貪心的觀賞。 不知怎的,孩子眼裡的淚水竟然在我的臉上奔流。 爸爸犯下的致命錯誤,硬指定孩子來接受懲罰,的確是我太殘忍。 無悔之心…至親至情化為悲傷。 看著他海洋般的雙眼,一閃一閃的晃動,我又有了游泳的渴望,好像我的傷痛可以全部 溶化、洗盡。 歲月用眼睛訴說了一個關於愛與絕望的故事,又用另一雙眼敘述一個關於愛與希望的童 話。 我願意相信,至少有一個人,他的心是屬於我的,那就是我的小李恆。 催促登機的聲音響起,他們以熱切的眼神望著我,我以慈愛的目光注視著孩子。 我被怨恨囚禁了好長的日子,為什麼還不能跳出來? 我看到他們的臉上寫著這樣疑問。 仇恨是容易的,原諒是困難的,如果寬恕了李皜,是否等同釋放了我自己? 為什麼不願意跳出來?我也困惑!是因為我太愛李皜或太恨李皜? 但是不論愛或恨,李皜已經死了,死了很久很久了。 「旅行好累,我不想走了。」我放下行李,抱起孩子,孩子撒嬌的趴在我的肩上,我邁 步離開機場。 放棄當一個沒有目標的旅人,我,開始學習做一位無悔的母親。 只要能珍惜最美好的片段,又何必在乎是聚是散, 有過愛情經驗的人常說,相愛簡單,相處難,但是分手更難! 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本來就是很微妙的東西, 很難說上一個具體的型態來,不是嗎? 就也是因為這樣的微妙和難說出個所以然來, 才會有許多的不可預期,這是不可否認的。 其實或許在經過一些的事後大概會發覺, 原來並沒有所謂的永永遠遠的友情和愛情。 能永永遠遠的友情和愛情固然可喜, 但這在機率上又佔了多少的百分比。 大家都想永遠一輩子珍惜擁有的友情和愛情, 卻每一個人都沒把握。 看了你受傷的心情,我只是淡淡的一笑。 笑是因為,你還沒學會在這複雜的人際關係中, 找到自己天秤上的平衡點。 很多事,越是在乎越會深覺不快樂, 不快樂了,氣忿和抱怨也會特別多。 習慣一個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不必太在乎某些人的言語、行為和舉動。 朋友的定義是什麼?好朋友的定義是什麼? 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用怎樣的心態去看待。 相信自己,用眼睛看,用耳朵聽,用心去感覺吧。 你會發現,許多事原來和自己所認為的不一樣。

台北木柵動物園

2006年08月19日
公開
18

這輩子第一次到木柵動物園 以前都在新竹的小小動物園 小人就很滿意了 走一圈大概1個小時左右可以結束 大人也不累 現在長大一點 高雄的壽山動物園就已經是挑戰了 每次去都只能逛玩半圈 一是因為太熱了 二是為了還要留小人玩水的時間 一次去花2個小時左右 還有精神可以去吃烤黑輪片 這次因為543好友揪要去木柵動物園 想說從來沒去過 又探過維爸的口風 (通常這種專為小人安排的活動,他不大肯,特別是要大老遠開車上台北,司機大人的奇檬子比較重要) 一早就出發北上了 沒想到出師不利 先是忘了帶信用卡和提款卡 只好折回家去拿 (幸好司機大人還有好興致,不氣不氣) 然後是到了關西休息站 維維喊肚子餓 小花要換尿布 上次在這裡維維走丟了 這次耳提面命叫他要跟好 沒想到還是被那烤魷魚攤子吸引 又沒跟上爸媽 馬上被爸爸修理 帶回車上 什麼也不准吃 心情指數盪到30分 只好匆匆買一盒涼麵和飲料 讓維維在車上充飢 繼續北上 這一路上氣氛緊張 深怕維爸一個不爽 車子馬上掉頭 我們的木柵之旅就沒了 幸好一路上平安無事 終於在酷熱的日正當中抵達木柵動物園 車子停在遙遠的停車亭那端 慢慢走向建築物的方向 先進入麥當勞 好整以暇的吃完午餐 此時下午2點半 整裝完畢 好 往動物園前進了 幸好之前看過安安媽日記 知道要先坐觀光巴士上山 從爬蟲動物館和企鵝館開始進攻 一不小心就一路一直看下去 說實在的 動物真多 或許是空間比較大 動物們比較有精神 小花還看不懂 維維可是樂瘋了 一直走一直看 只是今天的人實在很多 再加上天氣實在太熱了 大人都吃不消 維維走到後來 哭著說:我不要再走了啦 幸好已經結束了 重點的企鵝和無尾熊也看到了 還有維維的最愛:大象 臨走前跟芸媽芯媽和康忙見過面 也算是來台北一遊了 悲劇是 停車的地方實在太遠了 離動物園約一公里 厚~~~ 維維當然是邊走邊哭 >>我好累喔 >>腳好酸我累死了 >>我不要再走了啦 有了這次經驗 我看維維會有好多好多年不敢要求要來台北玩了吧

當我擁有愈多時,我願意給的竟然愈少!(轉載)

2006年08月13日
公開
15

在雲林急診的最後一個夜班,想不到病人竟像知道我要離開似的如潮水般從各處湧入。 晚上9 點多,門診醫生轉介來一位病人溫先生。他發燒、嘔吐,右下腹有明顯的壓痛及反彈痛,看來就像是盲腸炎。我幫他作了簡單的身體檢查,告訴他和他的妻子我的猜測以及可能需要開刀。 『醫生,能不能更確定一點? 』溫太太猶豫地追問。 『好吧,』由於來診病人很多,我說,『等一下抽血結果出來我再進一步和你們討論』。 一小時後,抽血的結果顯示白血球上昇、發炎指數也升高。 『有八成的機會是盲腸炎了,』我說:『我會請外科醫生來和你們討論開刀的事』。 只見溫太太又遲疑了:『八成? 能不能肯定是或不是? 』 我有點生氣的回答道:『當然還有可能是憩室炎、腹腔內膿瘍等等的可能。我也可以很武斷地只告訴妳就是盲腸炎,反正開刀下來醫生也會告訴你『是有一點發炎』而妳也不會知道真相。只是醫學上本就沒有百分之百確定的事,我希望你能夠了解,也尊重你知道各種可能的權利。而且臨床上已經這麼像了,等待進一步檢查可能會有盲腸破裂引發敗血症的危險。』 溫先生始終不發一語,溫太太似乎不喜歡台北來的醫生這種多重可能的解釋方式。 在雲林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龜毛的病人;我替他打上抗生素,並且安排電腦斷層(CT),然後轉身回到淹滿病患的來診區繼續處理其他病人。心裏直嘀咕健保局審查員若是抽到這本病歷一定會刪我 CT 檢查費六十萬元,然後附上一句『要放大100倍以嚴懲浪費』。 一小時後,斷層片洗出來,果然在盲腸附近有發炎腫脹的跡象。『現在盲腸炎的可能性有九成以上了,』我指著片子對溫太太說:『少數的病人可以只用抗生素注射治 癒,但大多數的情況下開刀還是最好的選擇(我還是維持我的說明方式)。』 想不到她竟然回我一句:『醫生,能不能帶藥回家吃就好?』。 這回換我生氣了! 來診護士一直在叫有新病人新病人快來處理,這對夫妻竟然還這麼多意見纏著我。 我說:『如果早要這樣就不需要這麼多檢查了!你不信任我們,我可以把你轉到其他醫院開刀,但要回去我不會同意。』他倆靜默不語。 我於是說:『要不然你們就簽自動出院吧,有事我們不負責!』。 想不到一直不說話的溫先生竟然開口道:『簽就簽吧!反正我爛命一條。』 我心頭一驚,只見溫太太低下頭說:『江醫師,我們不是不想治療或住院,只是我們一點錢也沒有。他每天作捆工領現,三個小孩才有飯吃。現在要是他開刀住院…』。 我突然對剛才言語的魯莽感到抱歉,想了一想說:『我覺得你還是開刀才能最快復原。我找外科醫師下來看看,錢的事明天一早我會照會社工室來協助你們。』 外科醫師也真好心,他算一算開腹腔鏡復原的最快,只要住院兩天,不過要自費兩萬多元;開傳統術式住院日數稍長,要花三千多塊;用抗生素治療則可能要住院一週以上。 『真是一毛錢逼死英雄好漢 !』他搖搖頭道。 溫太太想等隔天早上社工確定補助金額後再決定治療方式,於是溫先生就先在急診 打了一晚上的點滴與抗生素,溫太太則是回家哄小孩睡覺後,半夜又來陪先生到天亮。 我在晨間會議時向鄰座的蘇醫師提到了這個病人。『想不到雲林真的有這麼窮的病人,在台北從來不會遇到… 』我說。 可是他竟然皺起眉回我一句:『你怎麼可以讓他在急診待這麼久?盲腸炎會有破裂併發敗血症的危險! 』 『我當然知道啊,可是… 』 我想反駁,可是他接下來的話卻讓我啞口無言:『我們可以讓病人因病而死,卻不能讓病人因貧而死 ! 』『你應該先讓他去開刀,錢的事再想辦法,大不了就幫他出嘛!』 我腦中一陣昡暈,不是因為一晚沒睡的關係,而是他突然把我的心敲開了一道刺眼的光,像住院醫師放映在投影幕上的燈一樣亮。我想到十年前的一個晚上,俊貿提議我們去認養貧童,我立刻就答應。那時我的薪水還不到現在的一半,卻對這樣的事毫不猶豫;更早的時候靠公費過活,還能捐出一個月的家教費並且和俊貿在補習街挨家挨戶募款。而現在,『付出』這樣的想法竟已不自覺地被排除在我行為反應的選項之外 ! 幾千塊對現在的我來說,不過是節慶一場吃飯錢;對溫先生來說,卻是一家人命之所繫。 『我怎麼沒有想到? 』我懊惱驚覺:『當我擁有愈多時,我願意給的竟然愈少! 』。 我一面想一面走出會議室,遇見社工說他們是登記有案的低收入戶,可以補助大多數的費用。我走到病床邊,看到護士小姐已經幫溫先生換好手術衣。我向溫先生解釋手術後大約要休養時間,然後拉上圍簾,把五千元放在他的手?他原本不說一語的漠然突然轉為羞赧,溫太太則在一旁說不要不要。我硬是把他手握成拳,說道:『沒關係啦,急診加住院要幾千塊,你開完刀還要一個星期不能工作。三個小孩總要呷飯啊 ! 』 溫太太幾乎快哭了,溫先生終於說道:『醫師,我們雖不認識,可是,謝謝你對我們這麼好。我之後工作有錢,再慢慢還你。』 我揮揮手道:『沒關係,互相幫助而已。我要下班了,你還是要好好休養,不要急著出院,之後的復原才不會受影響。』 我經過忙碌的看診台,向喚醒我赤子之心的蘇醫師道謝;他一頭霧水。走出雲林急診的大門,門外清晨的陽光似乎更耀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