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ixel code

Phoebe

他的寶貝

日期

#Tag

孕媽媽週記

2007年07月02日
公開
10

目前懷孕二十六週又五天,距離預產期,只剩下九十三天了。 這幾天肚子偶爾會繃得緊緊的, 記得懷樂樂的時候,大約也是在這個時期開始有「希克斯氏收縮」, 那時醫師說這是正常的現象,這是子宮在做肌肉訓練, 後天產檢也問問醫師是不是有相同的答案。 這段時間我們家飲食非常健康: 蛋餅皮、饅頭、蔬菜煎餅、鬆餅...通通都是非比的手工全麥製品; 吃飯一律吃糙米,連自製蛋糕、馬芬都有一半的全麥麵粉。 自製豆漿的部分,非比會幫查爾斯和樂樂的部分加入冰糖, 自己的則是無糖豆漿,喝的時候再加入一點點兒代糖。 感謝樂樂和查爾斯,對於健康飲食的接受度很高, 對高纖製品很捧場,對於少油清淡飲食也不挑剔,讓非比不用替他們準備額外的菜餚。 肚子裡的陶陶也很乖,馬麻要他動,他就醒來翻翻身, 馬麻摸摸肚皮,要他休息,他也通常乖乖配合, 就像剛才,忽然覺得怎麼整晚都沒有陶陶的動靜, 輕輕搖動一下肚皮,果然寶寶就開始動個不停了。 (寶貝,把你吵醒了,真是不好意思啊,現在可以繼續乖乖睡覺了!) 書上說,這個階段的寶寶開始聽得到外界的聲音, 不知道陶陶是不是聽得到哥哥天天在肚皮外面的呼喚, 進而認識哥哥的聲音,知道哥哥天天等著他的報到? 很快的,即將進入懷孕的最後一個階段, 想到一個人帶兩個小孩,非比的心裡其實是很緊張的, 怎麼同時餵樂樂吃飯又餵陶陶喝奶? 怎麼讓兩個孩子同時乖乖午睡? 帶兩個孩子怎麼整理家務?怎麼煮飯?? 陶陶出生之後,樂樂的心態是否能調適良好? 很多很多的問題和畫面浮現在我的心裡,怎麼想也想不出一個解答。 我想,照顧兩個孩子的困難度一定遠遠超過照顧一個孩子, 非比跟查爾斯兩個人,是不是能夠勝任這個工作,實在沒有把握。 還好,我們有天上的阿爸父, 相信祂會帶領我們的腳步,讓我們有力量照顧好祂的產業。 真是要全心交託了。

結婚六週年

2007年06月17日
公開
14

六年前的六月十七日,也是星期天。 六年過去了, 多了一個兩歲八個月的寶貝樂樂; 一個在肚子裡,將近二十五週的陶陶小寶寶。 感謝主對非比格外的恩典, 有查爾斯這樣體貼的先生, 有樂樂這樣貼心可愛的孩子。 結婚六週年, 沒有按照原訂計畫去吃越南餐,因為非比忽然想吃培根青醬麵。 早上,查爾斯和同事早餐會報, 非比和樂樂睡得晚晚才起床, 享用了自製的全麥饅頭(夾了一片起司)和自製的豆漿。 之後,著手做了青醬和香蕉餅乾, 青醬,除了可以做好吃的青醬麵,也可以拿來搭配麵包、饅頭; 香蕉餅乾,純粹是非比想給樂樂做健康的零食。 下午,查爾斯買了新鮮的麵包回來, 法國麵包切片,抹上了自製的青醬,搭配了牛奶、櫻桃和西瓜, 簡簡單單的一頓下午茶。 傍晚,帶著樂樂到toys r us晃晃,買了樂樂最喜歡的Gordon, (樂樂已經嚷嚷著要Gordon和Henry好一陣子了,就在把拔馬麻的結婚紀念日滿足他吧!) 小小孩兒的心很容易快樂, 拿著電動小火車,樂樂開心得不得了。 回到家之後,還嚷嚷著:「改天再去toys r us看看唷,看Henry車車唷!」 呵呵,已經開始想下一部火車了。 回到家, 一鍋洋芋玉米濃湯,一盆水煮蘆筍, 替樂樂準備了「培根蛋義大利麵」,幫大人們煮了「培根青醬義大利麵」, 加上飯後的冰淇淋,晚餐也就這樣打發了。 結婚六週年,不需要額外的禮物,也不需要特別的慶祝, 能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全家人聚在一起,就是最棒的福氣與恩典了。

孕媽媽日記

2007年05月02日
公開
7

懷孕到現在,剛好十八週。 感謝主,並沒有讓我有太多的不舒服,除了懷孕初期對氣味和食物的敏感,還有比較容易疲倦、想睡之外,身體上面並沒有太多不適。 最近,害喜的症狀都已經消失(只是還是很容易感到累),很希望能夠找一些時間多做運動。 這兩天,肚子裡的寶貝特別會動,尤其是夜晚,總是感受到寶寶在肚子裡面動,有時候在左邊,有時候在右邊。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藉著胎動知道寶寶很健康地長大著。 樂樂很可愛,每當睡前、睡醒總是把頭放在馬麻的肚子附近,把小手放在馬麻的肚皮上跟寶寶說話:「小baby,我是哥哥,長大出來陪Enoch玩。」不知道小腦袋裡面,樂樂對小寶寶的認知是怎麼樣的,真希望兩個小朋友能夠當好朋友,一輩子相親相愛。 最近還有一件討厭的事情,是關於妊娠糖尿病。 懷樂樂的時候,非比有妊娠糖尿病;這一次,婦產科醫師要我提早做糖尿病的檢驗。上個星期50mg的檢驗沒有通過,下個星期二要做100mg的耐糖測試。 懷樂樂的時候,是大約三十三週才檢查出來有糖尿病(連續檢查三次,就是要驗到完全沒問題或是有問題為止,真讓人覺得醫師有點兒吹毛求疵)。因為情況不嚴重,只要稍微控制一下,不吃甜食,血糖的數據就很漂亮。 我覺得美國的醫師都好緊張,這一胎的醫師更是緊張,聽到我之前有妊娠糖尿病,她就說希望我能提早做檢驗,天哪,才懷孕十七週就要做耐糖測試,唉。 之前懷樂樂的時候,非比笨笨的,要做100公克的耐糖測試之前都沒有忌口,結果還做兩次測試(第一次一個數據超過;隔月做第二次,兩個數據超過,才開始飲食控制、測血糖)。 這一次有經驗了,知道反正都要飲食控制,不如我自己先做,免得到時候沒通過,得要去跟營養師聊天,還得天天刺手指、驗血糖,這樣的日子更難過。 這個星期以來,糖類食物一律忌口,澱粉攝取量控制:多吃糙米,少吃白米,多吃蔬菜,水果適量。量了幾次血糖,都在安全範圍裡,這樣的飲食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這兩天,餐前喝草精,餐後喝綠豆水,希望血糖能控制好,下個星期的檢查能夠通過。 天氣越來越暖和,這樣的氣候真是舒服極了!

耐心

2006年11月19日
公開
7

不記得是哪一天了,聽到王叔叔跟查爾斯談到教養孩子的耐心。 他說,自己年輕的時候因為工作忙,有時候對孩子比較沒有耐心,現在感到後悔了,因為他發現自己的孩子似乎缺乏了一些耐心。 在我眼中,王叔叔是個極為溫和謙卑的長輩,因此當聽到他這樣告訴查爾斯,我心裡真是嚇了一跳。 自從樂樂出生之後,我漸漸發現自己不是個有耐性的媽媽。 樂樂越來越大,自己的想法越來越多,剛開始的時候,我真是有點兒受不了,更覺得些許壓力、沮喪和不知如何是好。還好,有幾位和我同樣身為媽媽的朋友(網友)們熱心地分享育兒心得,經過這幾個星期的探索,我們終於摸索出樂樂的行為模式和想法。 樂樂其實不是個麻煩的孩子,他的堅持通常無傷大雅,比如說: 他喜歡自己爬上椅子、床鋪、樓梯、汽座。 他喜歡自己把掉在地上的東西撿起來,喜歡自己擦鼻涕,喜歡拿著小火車睡覺。 他有喜歡的食物和不喜歡的食物,遇到不喜歡的食物時他就吃的很少。 他喜歡自己拿著杯子喝東西,喜歡自己調整吸管。 他喜歡幫馬麻的忙,總是像個小跟班,繞著把拔馬麻,跟前跟後的瞎忙。 當我把樂樂的堅持一樣樣的想過,發現其實我們可以通融他大部分的堅持,而不能通融的,也可以用分散注意力的方式讓樂樂轉移堅持。 於是我越來越懂得欣賞樂樂的一舉一動,當自己對樂樂粗魯吼叫的時候,也會比較有自覺,會告訴自己下次該怎麼耐住性子好好跟樂樂說,因為我是多麼希望,樂樂不要成為馬麻沒耐心之下的犧牲品。 今天的反省: 當打開冰箱拿東西,樂樂也在一旁跟著東摸西摸時,如果不趕時間,其實可以跟樂樂介紹一下冰箱的東西,這應該是很好的機會教育吧?

太委屈

2006年09月02日
公開
6

誰讓樂樂委屈了?答案是非比。 話說樂樂太累的時候就很堅持要含著ㄋㄟ睡,然而非比也堅持不讓他這樣做,此時母子關係就會變得 很緊繃。 樂樂會爆哭、亂踢,兩隻雄壯的腿踢到非比,那可真是痛到不行。 非比會用手安撫樂樂,嘴裡不斷地說著:「Enoch已經長大囉,不可以含著ㄋㄟㄋㄟ睡覺。」以及, 「Enoch剛剛喝過ㄋㄟㄋㄟ囉,現在要睡覺了,馬麻摸摸睡。」通常累翻天的樂樂根本不願意受安 慰,依然我行我素的大哭亂踢。而非比也只好時而看著樂樂,時而閉目養神。 前幾天,發現樂樂討ㄋㄟ被拒、大哭一陣子之後,整個人趴在床上,頭埋在枕頭裡,一動也不動。 我以為他睡了,幫他蓋上被子,樂樂立刻轉過頭來看我,嘴唇緊閉著,眼神充滿了委屈,大大的眼睛 裡佈滿了淚水。 他看著我,我跟他說:「Enoch乖乖睡,不要哭。」樂樂無聲地看著我,拉著我的手幫他摸摸背,之 後就沈沈睡去。 這是第一次,我看到表情充滿委屈的樂樂,當時只覺得好笑,並沒有太多的感覺。 而今天,第二次看到這樣的樂樂,一樣堅持要含著ㄋㄟ睡覺,一樣遭到拒絕而大哭大鬧,一樣轉身趴 在床上,頭埋在枕頭上面動也不動的。我看著樂樂正準備幫他蓋被子,樂樂忽然轉過身,一樣充滿委 屈的表情,只是這次嘴巴閉得更緊了,感覺他萬分努力地壓抑著想哭得情緒。 這樣的樂樂讓人感覺很心疼,「Enoch不要哭,來,馬麻抱抱。」我說著,同時起身把樂樂抱起來, 樂樂靜靜地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 坐在床上,我輕輕地搖晃著身體,左手拍拍他的背,跟他說:「Enoch長大了,喝完ㄋㄟㄋ ㄟ就要自己睡覺喔。」忽然,我的眼眶溼了,淚水快速的滴下來,這是第一次,感覺到母親對兒女的 心疼是那樣的特別而深刻,是那樣深深地不捨,孩子委屈的模樣讓母親的心如同針扎,隱隱抽痛著。 秀秀之後,把樂樂放回床上,樂樂的嘴角掛著微笑,一個「滿足極了」的微笑,然後乖乖地躺在我身 邊,翻了一個身之後很快地入睡。 感謝神讓我經歷這件事,當樂樂睡著之後,我躺在床上忽然體會了神對我們的情懷。查爾斯總說:「 成了父親之後,我更加知道神對世人的愛。」這句話我非常同意,也認為身為母親之後的自己,是真 正明白這句話的含意了。 樂樂生病、受傷的時候我們會很擔心,很心疼;我們陪他玩,陪他唸書;看著他慢慢地長大,我們的 內心有極大的感動;面對他偶爾的耍脾氣、胡鬧也沒覺得很有趣;我們希望樂樂永遠平安,我們願意 盡力讓他快樂......,我以為這就是父母親對孩子的愛。 但是經過今天的事件,我卻體會到母親對孩子其實還包含很多情緒的不捨與互動,那是極為細膩而微 妙的情感,或許只有真正成為父母的人,才能夠更加體會到這份深刻而特殊的情感。

薑汁ㄋㄟㄋㄟ∼樂樂要離乳了??

2006年08月24日
公開
5

今天很值得紀念,因為這是樂樂出生一年十個月又三個星期以來,第一次睡覺之前沒有喝ㄋㄟㄋㄟ。 晚上睡覺前,忽然想到米姬有提到塗薑汁斷奶,老想著如果樂樂自己斷奶該有多好的我,決定來試 試。 抹好薑汁,進了房間,我先提醒查爾斯:「待會兒看到樂樂被辣到不可以笑。」 果然,樂樂吸了兩口之後馬上離開,表情非常可愛,好像吃到什麼怪東西似的;接著,樂樂立刻換另 一邊的ㄋㄟㄋㄟ喝,結果當然是相同的,樂樂以極快的速度衝向水杯,拿杯子拚命地喝了好幾口開 水。 隨後,樂樂又陸陸續續地來要了幾次ㄋㄟ,每次來喝卻每次又笑著轉身離開。試了幾次之後,他確定 ㄋㄟㄋㄟ已經變味了,索性完全放棄喝奶,自顧自地拿著水杯喝著,並且在床上翻來覆去。 看著樂樂絲毫沒有睡意的模樣,我問樂樂要不要喝ㄋㄟㄋㄟ,樂樂聽了立刻滾過來來掀馬麻的衣服, 張大嘴巴做出喝奶的動作,然而他的嘴巴卻完全不闔起來,只是一直開心地看著ㄋㄟㄋㄟ開心地笑 著。 看著樂樂對於不喝奶的反應居然如此快樂,唯一的副作用只有「入睡時間拉長了」,我的心裡竟然升 起淡淡的失落感。 這段日子以來,看著樂樂從小嬰兒直到如今快要兩歲,樂樂的模樣改變很多,樂樂不再是以前那個小 小的寶寶,每當看著樂樂我總是會回想這一路以來,樂樂的成長;我常常抱著樂樂跟他說:「樂樂長 大了,馬麻會好想你,好想小小的樂樂。」 看著孩子成長的感覺是複雜的,喜歡看到孩子一點一滴地學會新的事物,喜歡聽孩子說話唱歌,喜歡 孩子活潑快樂地在自己的周圍轉圈圈、跳舞、玩耍、表演新技能;另一方面卻又不捨得他長大,因為 知道孩子有一天會離開我們的懷抱,不再像現在這樣子,愛黏在把拔馬麻的身上撒嬌,愛把頭靠在把 拔馬麻的肩膀上,愛笑著鑽到我們的懷裡。 我想只要連續抹上幾天的薑汁,樂樂應該就會離乳,而且一點兒都不辛苦,這是否也代表樂樂已經長 大成為小孩兒,脫離嬰兒的階段了? 其實打從樂樂一歲之後,他的夜奶的情況就越來越少,除非身體不舒服才會有比較多的夜奶次數;而 大約三、四個月之前開始,樂樂就已經睡過夜,根本不會起來夜奶,ㄋㄟㄋㄟ只有在睡前和醒來的時 候喝。 只是樂樂總是堅持要含著ㄋㄟ直到睡著為止,一旦ㄋㄟㄋㄟ離開,樂樂會馬上醒來爆哭個三五分鐘, 而我很受不了樂樂大哭,因此老想斷奶。 如今發現樂樂可能即將輕鬆離乳,我的心裡又開始捨不得了,唉,「心」這玩意兒,為什麼總是如此 矛盾呢?

異鄉,荔枝甜

2006年07月30日
公開
4

盛夏時節,家裡總有吃不完的荔枝,炎炎夏日裡,吃著冰冰涼涼的荔枝,心裡總有說不出的快樂。 童年時候,吃荔枝是一種冒險:把連著枝子的蒂頭拔掉,用手指輕輕地把荔枝殼擠開,看著荔枝漸漸的露出美麗白色肌膚,心中總是滿懷期待;另一方面卻又悄悄地擔心,只怕看到可愛的小白蟲,浪費了一顆好荔枝。 長大之後,吃荔枝總是覺得膽戰心驚,想著荔枝的高熱量,看著自己不完美的身材,吃著甜滋滋的荔枝,心中反覆提醒著自己:「別吃太多,這顆吃完就夠了。」然而雙手卻不曾停歇,桌上荔枝就這樣一顆接著一顆送進嘴裡。 來美國將近五年,夏季的華人超市不難看見荔枝的芳蹤,但這裡的荔枝不但一點兒也不豐潤飽滿,甚至長得黑黑、乾乾、扁扁的,讓人光看著就失去了胃口。 昨天下午,按照習慣來到到華人超市採菜。逛著逛著,意外看到了色澤鮮紅、體態飽滿的荔枝們躺在水果攤上。這是第一次,在美國看到這麼漂亮、新鮮的荔枝。 價目版上寫著「5 lb / 9.99」,這樣的價錢實在算是便宜了,於是挑了14顆送入袋子裡,想讓不曾吃過荔枝的樂樂少爺嘗鮮。 晚餐之後,拿出荔枝,稍微用水洗過擦乾然後放入盤子中,原以為樂樂會發出「哇」的讚嘆聲;可惜他對荔枝完全沒有興趣,不論我們怎麼引誘他,小子只想吃沙其瑪。 我跟查爾斯吃得津津有味,三顆荔枝下肚,我們開始聊起台灣的各樣美食和各種水果,談到小時候吃荔枝的往事...。吃著香甜多汁的荔枝,屬於台灣的所有回憶也一點一滴地浮上心頭。 後記: 今天晚餐之後,查爾斯從冰箱拿出剩下的荔枝,對照著荔枝果凍上頭的荔枝,果然引起樂樂的興趣,讓樂樂吃了一顆荔枝。 樂樂愛不愛荔枝,剛開始吃的時候似乎很愛,吃了三四口之後就不吃囉。這孩子,果真不愛甜。

戀戀螢火蟲

2006年06月29日
公開
6

十九歲那年,看到生命中第一隻螢火蟲。 週六的夜晚,曾文水庫,教會的弟兄姊妹們為我們這些遠道而來的新鮮人舉辦了迎新的烤肉露營活動,一群年輕人把寧靜的曾文水庫變得熱鬧滾滾。 晚餐之後一群人坐在草坪上聊天,一個光點從我們的面前快速閃過,消失、出現,又消失...。 從沒看過螢火蟲的我,沒有任何感覺。 「螢火蟲!」有人說,我才知道這就是螢火蟲。 「不要抓螢火蟲喔,手會燙到。」學長說。 我相信了,深信著螢火蟲的燈光會燙人,直到多年之後才在大家的揶揄之中才恍然大悟。 之後,我不曾看過螢火蟲。 十九歲的夏天,那個看到螢火蟲的夜晚,與團契同靈們相聚的快樂時光,一直是我心中美麗的記憶。 前幾天晚上八點多,開車進到我們的公寓社區裡,駕駛座上的查爾斯發現了螢火蟲的蹤跡。 望向窗外,美麗的光點正在樹叢間、草坪上飛舞著。 回家之後查爾斯抱著樂樂站在面對著一大片草坪的陽台上,他指著小小的光點,告訴樂樂:「這是螢火蟲唷,螢火蟲飛來飛去。」 昨天去target買洗髮精,不管是車行在高速公路上或是人走在停車場的廣場上,依然看得到螢火蟲的光點。 紐澤西怎麼這麼多螢火蟲?以前在羅德島從來沒看過螢火蟲呢。 呵呵,我開始愛上紐澤西,因為螢火蟲。 螢火蟲的資料:戀戀螢火蟲

油粿、肉圓,童年回憶

2006年03月22日
公開
6

說到肉圓,就會想起阿公。 小時候,我們常常在阿公的雜貨店裡「幫忙顧店」(呵呵,老朋友們都知道我們這些孩子除了幫忙顧店,也幫忙消耗店裡的存貨)。那時每天下午總有一位爺爺會推著車子來,一邊走著一邊「油粿,肉圓」「油粿,肉圓」的喊著,每回聽到這個聲音,我的心裡總是好高興又好期待,因為疼孫女的阿公一定會去買油粿。 記憶中的小推車上總是用盤子盛著一片片白色的油粿,以及一個個肥肥胖胖的油炸肉圓;而大大的油鍋前面還圍著一個細細的網架,網架上也躺著油粿和肉圓。每次有人來買,老闆就會把油粿或是肉圓放入油鍋裡炸,取出之後把芋粿切成小塊的長方形;而肉圓,則是用剪刀在上面剪一個十字,然後輕輕地淋上醬汁。 小小的心靈裡,真愛那剪成一塊塊、小小的長方形的油粿啊,尤其搭配著撲鼻而來的蒜泥醬油,和那甜甜的海山醬,真是美味極了。 每一次阿公總會問:「要不要吃油粿?」其實心裡有時候是想要吃肉圓,但是想到肉圓比油粿貴五塊錢,阿公總是吃油粿,我實在不好意思吃比較昂貴的肉圓。 賣油粿肉圓的爺爺似乎是阿公的老朋友,個性沈默寡言的阿公很少與陌生人聊天(我見過阿公話最多的時候就是跟爸爸、叔叔聊天的時刻),但每回阿公買油粿時,總會給這位爺爺一個淡淡的笑容,再聊上個一兩句。 光陰如飛而逝,後來那位爺爺不再推車過來賣肉圓、油粿;阿公也在十三年前安息了。 年過而立之年的我,身在異鄉卻經常想起故鄉的滋味,我想,自己想念的並不只是食物本身,而是那些在過往的歲月中,曾經的美好與溫暖。

唉,雪∼雪地裡的行人

2006年03月03日
公開
6

發生在哪一年,老人家非比好像有點兒忘記確切的時間了。 只記得那天羅德島下了好大、好大、好大的雪(嗯,看非比連續用了三個好大,就知道那場雪多大了),從早上下到晚上,雪就這樣一直下著。 「下大雪沒地方去,不如來我們家吃火鍋吧!」住在我們家附近,好心的張太太打了電話來,於是非比、查爾斯以及跟我們同一幢公寓的蘇同學,晚餐時刻冒著大雪離開了公寓。 只是夜黑風高積雪又深,車子根本開不出來,我們三人決定步行前往,而路旁人行道已經被雪覆蓋而不能行走,三個人只好走在路旁邊,鏟雪車已經清理過的地方。 那真是個美好的夜晚,台灣同學張氏夫婦的愛心滿滿,準備了非常美味的火鍋;除此之外,他們家的無線上網更是非常便利,加上張太太準備了好茶和甜點,讓人有身處於網咖的錯覺。 五個人聊天、吃東西、上網、看電影,時間很快的到了半夜十二點多,我們也該告辭。 辭別了主人,外邊的景象讓我們三個人驚歎不已,隨處都是白色的大雪,天空下著,地上堆積著,完全看不到路面,只有一整片白茫茫的雪。 憑著感覺,我們踏雪而歸,公寓社區裡雪深及膝,每一步都要小心謹慎;來的時候,我們走在馬路旁邊,回去的時候我們必須走在馬路中間,因為道路兩旁已經堆積了高達腰部的雪堆(鏟雪車來過了,因此雪被推到了道路兩旁)。 就這樣,原本五分鐘的路程,我們走了二十分鐘,而我們的公寓門口雪堆得好高,踏雪而歸的我們,回到家之後鞋子、襪子、褲子全都濕透了。 下著大雪的深夜走在馬路中間;踏著及膝的白雪,感受透心涼的雪融化在溫熱的肌膚上,這種經驗,很特別。

我的情人節(上)

2006年02月14日
公開
6

有幾年沒過「正式的情人節了」??算來算去,好像算不清楚了。 什麼叫做「正式的情人節」?就是有人很浪漫地,拿著花、拿著禮物出現在自己面前,很大的驚喜和很多的浪漫。 情人節,是年輕人談戀愛的玩意兒,當走入家庭,當有了孩子,情人節,變得很實際。 和查爾斯結婚四年多(今年六月就五週年囉),加上遠距離談戀愛的十個月,這五年多以來每逢情人節,我們總是會出現類似的對話: 「情人節快到了耶...。」非比說。 「喔,那妳想要什麼?」查爾斯說。 「哪有人直接問對方想要什麼的,當然是你要好好想一想,準備禮物給我囉。」非比又說。 就這樣,每次情人節好像都沒有什麼特別的節目,頂多就是非比會告訴查爾斯自己想要什麼,查爾斯就會帶非比去挑個小禮物。 以今年的情人節為例,前兩個星期帶樂樂去買烏龍麵,看到卡片舖子裡好多好多情人節的動物們,熊,長頸鹿,狗兒;粉紅的,白的,紅的,印滿心心圖案的,每一隻都充滿愛情的味道。 於是我們又開始了固定的對話,這一次,查爾斯買了一小塊彩色玻璃送給非比,很便宜,好像才花了五塊錢美金。 「來,婆婆,這是妳的禮物。」結完帳,查爾斯直接把盒子連塑膠袋拿給非比。 「不行,你要等到情人節才可以給我。」非比說。 這樣的情人節對話和情人節禮物,對於渴望愛情的年輕人來說,真是太無趣了。沒有驚喜,沒有精心營造的氣氛,沒有浪漫到極點的花朵、巧克力,更沒有精緻高貴的情人大餐。 但是,對於這種毫無浪漫可言的情人節,我甘之如飴。

雪,唉...∼∼夜晚的小擦撞

2006年02月11日
公開
6

這是這個冬天以來,紐澤西第三次下雪吧?前兩次,說實在話規模真是不大,害我心裡常常在想:「怎麼紐澤西都沒有雪?到底是新英格蘭的冬天雪太豐沛?還是今年的冬天太反常?」 今天,終於下雪啦,而且聽說積雪會到達十二吋...,十二吋,看來這一次應該可以看到漂亮的雪景了。 窗外的世界正被白雪逐漸覆蓋,不如再來一篇關於我與雪的愛恨情仇吧。 那是來到美國的第一個冬天。在台灣沒有汽車駕照,完全不會開車的我,在I house的 Lora老師激勵、鞭策、鼓吹之下,拿到生命中的第一張汽車駕照∼羅德島州的駕照。 拿到駕照的心情其實是非常複雜的,開心可以自己開車,不再是沒有腳的人;另一方面卻又憂心忡忡,深怕自己不小心發生意外,憑這種只會點菜、購物的英文能力,跟美國人吵架怎麼吵的贏? 在某個寂靜的冬天夜晚,我陪查爾斯在學校用功到十點,回家的時候我主動跟查爾斯提議,讓我來當泊車小妹,練習把車子停到停車場。就這樣,查爾斯上樓,留下我一個人在停車場泊車。 第一次自己開車,心裡當然很緊張,我戰戰兢兢地把車子開到公寓後面的停車場,小心翼翼地停進停車格,沒想到居然順利停好了。 「真簡單」我心想,一面前前後後檢查,發現停得有點兒歪歪的,於是決定再停一次。 打排檔桿,轉動方向盤,車子很順利地後退了。 「好,現在前進...。」車子緩緩地前進著,就在這時候,小白擦撞到隔壁鏟雪車的大鏟子...。 下車一看,小白左前方的保險桿被我撞到,有一條小小的裂縫。 我的心情down到了谷底,鏟雪車,超級堅固的巨無霸車車,我的小白怎麼拼的過他? 抱著憂傷的心情,我回到了樓上溫暖的家,查爾斯大叔正擔憂地站在陽台東張西望,想說泊車小妹怎麼停個車停了二十分鐘還沒看到人。 我沮喪地告訴查爾斯小白受傷的經過,查爾斯聽了哈哈大笑,伸手拍拍我、安慰我,一派輕鬆、完全不以為意的樣子。 後記: 這篇日記看起來似乎跟「雪」沒有直接關係,但是這個事件是跟「鏟雪車」有關,因為是撞到鏟雪車的大鏟子,所以這一起小小的擦撞事件也算到「雪」的頭上吧! 呴呴。

編織夢中之衣

2006年02月06日
公開
5

這是非比一、兩年來的心願,如今終於要開始進行了。 話說大夥兒都知道,非比來到美國之後就在International house打混,上英文課、交朋友,上編織課。 我剛開始參加的編織課,裡面大多都是日本太太和我這個台灣太太(韓國太太、中國太太在I-house裡面也很多,但是她們好像對編織都沒有什麼興趣),我們跟著老師打毛線,手中忙著,嘴巴也講話講不停。 班上的Chihiro是編織高手,她打出來的作品都非常漂亮。聽說她從六、七歲起就開始跟著母親學編織,因此她打的毛衣都是Rowan knitting magazine裡面比較高難度的作品。 兩年多以前,她打了一件好漂亮的開襟毛衣外套,外套的底色是咖啡色,上面有六種顏色組成的小花圖案,這件毛衣在雜誌上看起來好美,而現實中的Chihiro也打出了一模一樣,漂亮的作品。 哇,課程裡所有的人都讚嘆不已,那真是一件好美的毛衣;我心裡偷偷想著,有一天等到我技術更純熟,也要來試試這個在雜誌裡被評為「三捆毛線」(就是建議最進階的編織者可以嘗試)的作品,來看看自己的編織能力是否有所長進。 學習編織到現在已經三年多了,打了一些東西,其中最多的是孩子的衣服;而最近打了兩件大人的毛衣都很順、沒有出錯;加上這一年來利用特價蒐集這件衣服的毛線也齊全了;我想現在應該是時候,可以來試試這件高難度的作品。 當初Hihiro是利用懷第一個寶寶的時間編織這件毛衣,算一算,她大約花了六到九個月的時間;而我現在有樂樂,只能利用零碎的時間來打毛線,我想我或許需要將近一年的時間...。 呵呵,很興奮耶,終於可以開始編織自己的「夢中之衣」了。

Ruth與Phoebe

2006年01月20日
公開
7

Ruth,路得,是聖經上有名的孝順的媳婦,賢德的婦人,以色列有名國王的大衛是她的子孫,鼎鼎大名的耶穌也是路得的後裔。 Phoebe,非比,就是在下我,樂樂馬麻,不太賢德的婦人(慚愧、慚愧呀)。 這兩個天差地別的女人的名字,怎麼在日記裡並排在一起呢? 先來講講路得的故事: 路得是個孝順的媳婦,在公公、丈夫相繼過世之後,路得的婆婆拿俄米(Naomi)要兩個媳婦各自回到本家,但是路得不肯,她懇求拿俄米讓自己跟她一起回到伯利恆,因為路得想要留在拿俄米身邊照顧她...。 就這樣,婆媳倆回到了伯利恆,開始了相依為命的生活。路得每天前往田裡,跟著收割的人的後面,拾取掉下來的麥穗養活婆婆和自己...。(之後的故事省略,路得的故事記載在聖經路得記,是一個很美很美的故事。) 再來講講非比最近的境遇: 自從樂樂會走路之後,就很喜歡帶著東西到處走。 走著走著,看到更新奇的東西,就會把手上原本的東西隨手丟著...。 就這樣,很快的,家裡到處都是樂樂丟掉的東西:小鐵盒、塑膠盒、保特瓶、奶粉罐、塑膠湯匙、汽車、玩偶、書本、圍兜、鍋蓋、樂樂穿過的襪子、各種的乳液和保養品、馬麻的蜜粉刷、泡棉字母玩具、dvd外盒、空白dvd、吃了一口的餅乾、被捏碎的爆米花和乖乖的屍體...。(不要懷疑,只要是不危險的東西,都有可能成為樂樂的玩具。) 每天,我都要彎著腰,跟著樂樂的背後不斷地撿東西,因為深怕樂樂跑來跑去,一個不小心踩到東西會滑倒,也因為實在受不了家裡的凌亂...。 前兩天,當我彎著腰撿著地上各式各樣的雜物時,忽然想到在田裡撿麥穗的路得。我想,路得每天彎著腰撿拾麥穗的時間,一定比我撿樂樂的玩具的時間還要長...,想著想著,我又把路得的故事想了一遍,順便也激勵自己要效法路得,做個賢德的婦人。 寫到這裡,竟然覺得我好像應該感謝樂樂亂丟東西,讓我有機會回想路得的故事...。 原來,養小孩的過程也會讓人成長。

雪,唉...∼∼冷,冷徹心肺啊!!

2006年01月17日
公開
8

兩年前的這個時候,剛剛從台灣回到美國,查爾斯隔天馬上去外州開會,只剩我一個人在家。 隔壁社區的台灣同學剛好要去麻州買菜,很有愛心地來約我一起去,之後再順便到波士頓吃涮涮鍋...。雖然一回到羅德島之後就立刻把冰箱填飽了,但是聽到「涮涮鍋」,當然二話不說馬上答應。 於是三個人開著車前往麻州,那天真是冷,停好車、走在購物中心的停車場,感覺手腳、耳朵都要凍僵了,只能縮著脖子、加快速度,拚命往前走。 買完菜的重頭戲就是波士頓華人街的涮涮鍋。 說起這家涮涮鍋小火鍋店,真是讓人舉起大拇指稱讚:裝潢得整齊而乾淨、充滿日本風味的店面;涮涮鍋的老闆來自台北,頂著大光頭,脖子上還戴著標準台灣人的超級粗重的金項鍊(光那條項鍊就讓人感受到親切的台灣味!);店裡的服務生有一半是來自台灣的學生,說起國語可真是標準的「台灣國語」,有時候跟他們聊起來,還可以談到台北的百貨公司,台灣的夜市小吃呢。 或許是身在異鄉吧,對於這種來自故鄉(台北)的火鍋店,總是格外有感覺、格外有感情,也特別愛去那裡享用富有故鄉風味的日式涮涮鍋。 依照慣例,點了羊肉藥膳鍋,切得薄薄的羊肉片,美味的藥膳湯頭,啊!光用想的就讓人流口水...;尤其飯後甜點,那一小碗甜而不膩的紅豆湯,真的是世間少有的好滋味呀! 用餐結束,原本以為這一頓熱騰騰的火鍋大餐會讓人的身體能量加倍,強壯的足以跟外頭冷冽的寒風抗衡;沒想到暖呼呼的身體一到了室外立刻變得畏畏縮縮,完全無法抬頭挺胸、昂首闊步! 車子停在距離火鍋店不到十分鐘路程的火車站旁,這段路走起來卻覺得好遙遠,路旁堆滿一座座的小冰山,空氣是冰的,冰到讓人覺得呼吸都要停止了。 以前我總說,我們是住在冰箱裡的人。因為新英格蘭的雪季很長,以羅德島為例,大概每年十一月中開始下雪,直到隔年四月中才會完全停止;這段時間整個世界彷彿都被冰封了,讓人有置身於冰凍庫的錯覺。 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要在冬季比冷,羅德島怎麼冷得過波士頓;而波士頓則又比不上芝加哥等五大湖區附近城市...。 冬天的雪景,好美好美,但走在冰封的街上,那種冷徹心肺,冷到不能呼吸,冷到心跳差點停止...,其實不太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