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icwu

兩個女兒是我一輩子的福份。

兩個女兒是我一輩子的福份。

My student’s wedding

2018年04月22日
公開
23

我過去曾教過的學生,也是之前我在公司招募與訓練的下屬,Rosa,今日是她的大喜之日。 在職場上,Rosa是非常沉濦,有條理的工作夥伴。共事時,我總是非常安心交辦工作給她。一如她個性,她選擇的伴侶也是相當實在與內斂的男人。 Rosa這場婚禮也見其用心,飯店場地舒適,服務人員專業親切,菜色紮實美味,過場活動影片與活動恰到好處,現場主持與音樂音量適中,一切都令參加者感到溫馨,覺得自在。P對這次婚禮讚不絕口。 Rosa,再次恭禧妳,找到一起面對人生漫漫長路的夥伴! 大女鵝超愛參加婚禮,她覺得“公主“好漂亮。只有在“公主”出巡時,她才會開心。開心成什麼樣子呢?就像這樣↙️,笑到眼睛都冒愛心了💖。 然後會興高采烈地迎接“公主”出巡👏。 婚禮的剩下時刻,大女鵝就是整場扭,不配合坐著吃飯 💢。 一方面對付大小女鵝,一方面則是偶爾地跟跟公司同事、以前教過學生聊聊。在這次才見到了乾媽的紙花絕技,真是令人驚嘆!下次乾媽要開直播啊!男生用來撩妹,女生用來展示賢慧,紙花紙花我愛妳!   以前教過的大學生、碩士生,這回也來了不少位。大家說我“看起來變年輕了”,啊我以前是多老啊!?😦 跟這些學生約了五月找個時間見面喝咖啡聊是非~   最後,是兩隻女鵝的開心時刻––舞台碰跳時間!   在開席的時候,我告訴大女鵝,妳以後結婚,就要從我家搬出去喔,去住別人家喔。然後,大女鵝就環抱著我的頸子說,“不要,要帶爸爸一起去別人家住”。 雖然我心裡當然知道她以外就跟著男人跑了,但是此時此刻的童言童語我相信一定是真的!   #婚禮            

我的P

2018年04月20日
公開
45

我的P,是對我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的女性。 當初遇到P,蠻偶然的。 當時,我在中央大學急救社當社長,正處於被大奶宜蘭正妹拋棄之每天唱動力火車傷心情歌的低落情緒之中😢,只能藉由大量社團活動轉移注意力。我弄了一個不小規模的兒童急救營。可是,急救社裡頭,除了我有受過團康活動訓練以外,其他人主要技能都是壓安妮與包紮啊… 所以,我做了一個重大決定:策略聯盟、尋求外援。那時就托了社團裡認識嚕拉拉的一位成員,找了幾位嚕拉拉社員加入,P就是其中一位。 在我們一起籌備時,P很顯眼…因為她很高大~而且穿著一雙厚底紅皮面鞋,就更~高~大~惹。當她穿有跟的鞋時,跟我後不多高。 當然我不是一個因為身高而愛上P的膚淺男子。 P在我們籌備期間,有一次在訓練完CPR之後,地上散落了一大堆安妮與其配件、消毒酒精、保鮮膜、棉花…我的社員不知道跑到哪去,P就一項一項地收拾。在營隊期間,P非常有耐心地帶小朋友,也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營隊結束之後,兩邊社團人馬就鳥獸散了。 幸運的是,後來我所在的財管系與P所在的中文系剛好一起合班上歷史課。我那時就常在課堂上畫A先生B小組,跟P玩著曖昧傳圖畫的遊戲。 在這門課互動期間,我開始認真思考,要不要鼓起勇氣約P。 前一段感情,與大奶宜蘭正妹之間,我對待感情的方式非常不成熟,導致後來草草被妹子拋棄了。在面對P這段可能新的感情時,我一直問自己,已經可以成熟地面對感情了嗎?事後證明,每一段感情都不同,人永遠是在感情中學習。 一直苦惱也不是辦法,所以,就鼓起勇氣約了,P也很爽快地答應了。 第一次約會,結果,我睡著了,完全忘了約會這件事…到現在P都會唸,哪有人約會約到忘記的,還是在宿舍睡得不醒人事。 幸好,經過誠懇的道歉之後,還有第二次約會機會。為了要讓P留下深刻印象,我就帶P去吃我最愛的中壢牛肉麵…結果P不喜歡太鹹、辣。在滿頭大汗吃完牛肉麵之後,我不知道接下來要幹嘛,於是腦洞大開地說,我們去打保齡球吧…到現在我還記得,在前往保齡球館的路上,我主動地牽了P的手,到現在回想起來,心裡還是會碰碰跳😍。 在莫名奇妙的牛肉麵保齡球行程後,結束了第一次真正約會,也開始了我們之後長達10多年的愛情長跑。 在這10多年間,我的優柔寡斷讓P痛苦許久。我是本省,P是外省。尤其我的爸媽對P的原生家庭狀況並不是那麼滿意,總認為我們兩個在一起,家庭經營會有很多問題。在爸媽強烈的反對下,我只能採用 蔣 故總統 的以時間愌取空間的策略,一邊安撫著爸媽的不滿,一邊安撫著P的不安。 這個過程好長啊…大學畢業到研究所,研究所畢業唸博士班,唸博士班唸到一半去美國進修,唸完博士班後去當老兵,當完老兵後到大學教書。 就在到大學教書的幾年後,P與我迎來了大女鵝。也就在那個時候,我們終於簽下了婚約💞。 幾年後,P再為我帶來了第二個女鵝。我至今都清楚地記住P哭著告訴我,懷了第二個孩子時的樣子。 日子並不會一直都是平順的。當我不知天高地厚地從大學轉到業界工作時,從中壢搬到南港的一切混亂,P一路相伴。當我又哎聲嘆氣地從業界轉回大學的此時,P還是支持著我的決定。 我跟P以行動告訴了我爸媽,我們相扶持,努力地經營著家庭。 我知道,無論未來還有什麼變化,P跟我都會一起面對,因為我們已經一起走過這麼長的時間了,那是從20出頭青澀到現在40歲初老的長期夥伴關係啊。 我寫下這些,是要留下個記錄,或許有一天我老了、失智了,兩隻女鵝還可以拿給我看這些記錄,就算眼睛讀不了,還可以唸給我聽。因為這些是我最不想忘記的美好回憶。 在即將到來的母親節,P,謝謝你。   #母親節

初次全馬體驗~

2018年01月28日
公開
62

我自己從沒在練習時跑過42K。自從21K可以穩定地控制在2小時以內之後,就腦洞大開地想要挑戰全馬。很多論壇上的前輩都警告過一句話:全馬不等於兩個半馬。 管他的,我還是報名了第一個全馬,2018渣打馬。然而,在比賽前的三天,感冒了,很猶豫是否放棄。 最終,我還是在今天早上,搭車前往總統府前廣場,6點準時起跑。   從起跑到21K都很順利,但21K之後,感冒帶來的不適感,以及大腿抽筋,只能走一段、跑一段。 在25K時,大腿抽筋造成的劇痛,以及呼吸不順暢,好想要叫工作人員把我載回去。但一想到P與兩隻女鵝就在終點等我,我還是勉力地撐著。     ↓ 瞧這一副要死的臉 全馬不等於兩個半馬,此言不虛。 於是,撐著撐著,到了最後1K,我無論如何就是不能用走的踏上終點線,抬起無力的腳,以最慢的速度跑進終點線… 這時看到P與女鵝,當下差點噴淚。一方面是初馬跑得很糟又痛苦,總算到了終點,壓力就一股腦地釋放了,但另一方面是想到P對我一路以來的支持,而非常激動。 P一直支持我的每個職涯選擇,P也一路看著我從胖宅變成正常人體型,還為我養育兩隻女鵝。在這麼冷的天氣,P帶著兩隻女鵝,大力地向我揮手,如何能不噴淚?   ↓ 這張真的是很難為情的哭了。   喔,對了,我真是穿拖鞋跑馬拉松。Y拖是很棒的鞋子!買第一代的鞋子就很棒了,而且家樂福就可以買到。 #跑步 #馬拉松 #為家庭而跑    

這次,吞下藍色藥丸嗎?

2018年01月12日
公開
61

You take the blue pill, the story ends, you wake up in your bed and believe whatever you want to believe. You take the red pill, you stay in Wonderland, and I show you how deep the rabbit hole goes. 我若吞了藍藥丸,立即回到熟悉且穩定的世界。藍藥丸的世界,是一個巨大但bug很多的模擬實境。在既有藍色藥丸世界之中,我有信心能寫出相容的規則與組織,也就是我自己的次級世界。我知道我做得到,因為兩年多前,我就差不多快建成了我的次級世界。 兩年多之前,有人給了我紅色藥丸與藍色藥丸,我吞下紅色藥丸,結果到了極為巨大且不確定程度高的世界。 紅色藥丸的世界裡,如同藍色藥丸有著次級世界,但是這些次級世界不僅數量多,規模也非常大,而且世界觀很少是固定不變的。在紅色藥丸的世界裡,可以看到藍色藥丸的整個世界只是其中的一個次級世界,有一些交流,甚至有不小的摩擦。 在紅色藥丸世界中,墨菲斯給我很好的學習環境,甚至可以說是妥善保護了。我並非不知足,而是茫然了,我經常思考,我在這紅色藥丸世界可以成就些什麼?墨菲斯認為我有著別人沒有的能力,也相信如果待得更久可以跟著他一起建立新的次級世界。 我一直是在愧咎與自我質疑中渡過這兩年。 如今,我手上拿著藍色藥丸,要吞下嗎? 吞下藍色藥丸,我知道直到藍色藥丸世界完全崩塌之前,我會有好長一段時間的安全與舒適生活。但是,這顆藍色藥丸是有保存期限的,很短,就一個星期。過了期限,我可能沒有下一顆藍色藥丸了。 不吞,留在這個世界,仍與墨菲斯的次級世界保持關係,不過我得建立自己的次級世界,或著加入別人的次級世界。這些次級世界都是極不穩定的,甚至頗為可怕。 40歲的男子,這次要吞下藍色藥丸嗎?    

2018年1月1日,自辦新年健走

2018年01月01日
公開
99

「2018年1月1日,要做些什麼呢?」 2017年12月31日早上,跟P商量之後,決定帶著大女鵝與二女鵝自己辦自己的新年健走。 本來要參加其他團隊辦的元旦健走,但這就得早上6點就要把女鵝們挖起來,太不人道了,對女鵝殘忍,就是對自己殘忍啊! 所以,自辦健走。 但是,大女鵝體力不好,小女鵝才1歲3個月不可能健走。 於是,大女鵝騎著有輔助輪的腳踏車,小女鵝駕著大女鵝交接的三輪車,從南港展覽館出發! 一切看似很美好~ 但真實狀況是…很冷、很累… 雖然1月1日沒下雨了,河濱的冷風迎面吹來,還是挺抖的。 大女鵝自小沒有給她什麼體能訓練,平衡感、爆發力什麼地,與她姑娘自己似乎沒啥關係。於是,當大女鵝踩個幾下沒力了,我就得彎著腰拉著她前進。 小女鵝一開始搭三輪車很嗨,但不到3K就累了。 幸好河濱有一堆搖搖馬可以放兩隻下來玩。但是,隨後我們到彩虹橋的路上,看到整個河濱有一堆搖搖馬?這是怎麼一回事?搖搖馬的工廠老闆跑路,年末大出清嗎? 小女鵝後來看來一臉疲累,我就上揹巾,背著她健行了…😥 就在走走停停行進之中,從南港走到了松山車站,6.1公里,花了1小時16分鐘。 雖然很冷很累,心裡仍是很開心,可以跟P帶著孩子走這一趟。 大女鵝還是不太理解為什麼星期一她不用上學、我不用上班,然後我們一起在河濱逛,不過,她以後就會知道這會成為我們家的新年儀式。 恁爸以後每年1月1日全家出門自辦健走活動啦!明年阿公阿媽也要一起拉入參戰! (網誌這邊其實是可以放入YouTube以外的嵌入碼,這應該不算祕技吧) 後記,回程 到了松山車站,CITY LINK實在沒有什麼合適帶孩子吃的。眼尖的P,從車站內往外一掃,看到了すき家!這等透視力,可以参加X-MEN了。 すき家的迷你碗很適合小小孩,價格實惠! 至於,怎麼從松山車站回到南港呢?就是搭台鐵區間車了。扛著兩台車上下台鐵月台、區間車,可真是累死我了… 阿公阿媽,明年參加自辦健走,我跟P應該會輕鬆許多吧。  #親子旅遊  #健康   

2018 Keep Running

2017年12月31日
公開
51

2017年,總共跑了將近1,800公里,很多人看到這數字,大概笑死了,“跑這麼少,也好意思拿出來秀?” 親近我的人,都說我是很極端的人。當死心眼一發作,就會從一個端點,跑到另一個相反端點處。我從2016年7月開始,從一個厭惡跑步與運動的端點,轉移到死心眼地跑的端點。 不跑則已,一跑頭殼壞去。 我記得之前的同事,王立心,在2016年4月時問過我,“老師,你都做什麼運動?”,我說,“上課與上班,就是我的運動啦。” 靠嘴巴運動果然不靠譜,中年男子只剩一張嘴,也就代表一身病。 當決定要跑步當成主要運動了,糟糕的死心眼也就發作了,一直加碼一直給自己施壓一直催眠自己一直跑,跑到自己都不知道是為了舒壓、健身、減重,還是自虐自爽於自己給自己帶來更大壓力之中。 2017年一直跑,哈,結果身體還是三不五時出問題。這是劍走偏鋒的反噬吧。 2018年,會擺盪回另一個靠嘴巴運動的極端嗎?在跑步這件事上,不會。應該這樣說,不只是跑步,諸事皆該平衡點看待,我已不再是30歲的人,進入40歲了,極端作法會置自己與週遭人們於不幸之中吧。 2018年,換個方式跑,或許跑著跑著,哈,頓悟了,從而成立「跑步宗」,倡導在跑到神智不清時進行人與宇宙之間的哲學思考。這將是「學界→商業→宗教」的神奇歷程啊!!! #跑步

到花博公園放電♪

2017年12月30日
公開
68

花博公園是一個小孩放電好去處。 相較於大湖公園,花博公園有著更便捷的餐飲、好買的農民市集、以及有趣的街頭藝人表演。這兒戶外經常有汽墊遊戲區可供孩子玩,也有室內親子館可以選擇。如果要靜態一點的活動,爭豔館常有展覽可逛。 花博公園可說是台北市機能最完整的公園了! 連假首日首選 12月30日,這種連假日的首日,公園必然人滿為患,但是要帶兩隻女鵝,公園仍是首選。 AM10:30抵達花博公園停車場,只剩10個地下室車位,再晚一點就沒位子了,好險! 大女鵝一見到戶外汽墊遊戲區,就只玩這區了! 這次汽墊品質很好,規模大(畢竟要價350元啊…不限時),而且盯場內狀況的工作人員相當認真,放著孩子玩就放心許多。   大女鵝還找到了一個年齡相近的女孩一起玩,兩人瘋狂地在汽墊區玩了很久。大女鵝只是看到有穿冰雪奇緣服裝的女孩,都會主動過去攀談。在她心中,凡認同冰雪奇緣者,必是朋友。 她們兩人很努力地把350元的價值玩出來~   至於小女鵝,沒法玩汽墊,只能走走逛逛。 看狗。 騎滑板車。 逛波力展。 啃玉米 小女鵝這一天的行程相當豐富啊。   最後,就以歡樂泡泡時間,結束這一日的花博公園行程。 兩隻女鵝是很開心啦…但是我跟P真的累死了。放假比平日還累上幾倍…    #親子旅遊 

玩著玩著,孩子就長大了!

2017年12月24日
公開
80

昨天陽光普照,雖然我很想留在家裡躺(帶狀袍疹帶來的疼痛,真的讓人難受!),但不帶兩隻女鵝出門,會很內咎… 於是選了一個離家近的大湖公園,這應該是好天氣的最好去處了。 當一個人這麼想的時候,南港內湖起碼有400-500位爸爸、媽媽這樣想。 於是,上午11點到大湖公園時,停車場、路邊停車格幾近全滿。 看得到有樹蔭的草皮區都被野餐墊佔滿了。 不得不說,擁有這樣舒適的公園,居民是相當幸福的。讓孩子在泥巴、草地、水、陽光之間遊玩,他們會從玩樂中學習許多大小事,我們可以觀察到孩子的成長。 只是爸媽們得準備的道具還真多。 以昨天為例,出動的道具包括:腳踏車1台、滑步車1台、大球2顆、棒球1顆、吹泡泡道具4組。看到這些道具,我跟P深吸一口氣,然後認命地塞到車子裡。 昨天小女鵝首次試乘滑步車,表現得很好啊!站得很穩,抓得緊,看到有人迎面而來,還可以空出一隻手打招呼。看來小女鵝會比大女鵝擅長玩這些有輪子的東西。 大女鵝也長大了許多,很有耐心地排隊玩盪秋千,輪到她玩時,不會死佔著不下來,說換人玩就換人玩,乾淨俐落。雖然只是件小事,我卻非常開心看到她長大了。 期待下一次的好天氣公園出遊,下次爸爸我會健康地帶著你們好好地瘋玩,因為我知道又可以看到兩隻女鵝的成長了。 #親子旅遊 #大湖公園

突然就…生病了(續)

2017年12月22日
公開
84

中年了,當出現了一項病痛之後,可能代表一連串的病痛。 好不容易腺病毒造成的痛苦逐漸遠去,帶狀皰疹卻隨之而來。💢 原本以為右手臂上的紅疹是跟著腺病毒感染而來,結果發現紅疹開始一小群一小群地擴散,從小小的刺痛感,演變成右肩與右手腕的疼痛。 厭世啊!😰😰😰😰😰😰😰😰😰😰😰 帶狀皰疹出現,就是代表免疫功能出了毛病。 過去一年多以來,我試著藉由跑步來改善健康狀況與體能,難道這條路行不通嗎?真心感到挫敗。 我們公司的J姐,知道之後,一定會說:你造太多口業了😁。 嗚嗚嗚,平常嘴吧不厚道,福份Quota全用光。 老天爺要扣我福份點數,今生點數若已不夠用,麻煩記帳到下輩子,別掛到P與兩個女鵝身上。看自己所愛之人生病,可是錐心刺骨之痛。 隨著工作的調整,也要重新檢視身體保養作法了。 我是分隔線 寫太多這種鳥事,不符合我在這裡記錄的調性,所以還要放個比較正面光明的東西。 P最近學做了紗裙,做了兩件給大小女鵝。 在還沒讓她們穿之前,就先穿在大巧虎與大兔子身上。 我一直沒跟P說的是,偽娘巧虎應該很有搞頭,我們若是拿來開YouTube直播“偽娘巧虎的益智天地“應該會大賺,然後被倍樂生告到賠到內褲都不剩。😁  #健康 

聞道有先後 術業有專攻

2017年12月22日
公開
82

新任講師竟然是女優 這間學校的男大生暴動了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71222/1263996/ 我剛才看到這則新聞,打從心裡佩服紗倉まな,真的是有實力的創作者。 雖然這只是一門課(就是跟台灣的大學一樣,請專家到課堂演講),但她所講述的內容,必然是大學教師不會教的。 蘋果引用的這段話:「一般容易被社會拒絕的內容,如何廣泛地宣傳到令人接受,紗倉老師的講座十分有說服力!」 不是說大學老師沒有能力教,而是, “一般容易被社會拒絕的內容,如何廣泛地宣傳到令人接受”這樣的命題,可能很難出現在正規教學系統之中。因為這是偏向策略思維,又必需結合實務操作,沒經歷過類似命題的大學教師就不會當成正規課程內容。 讓各種專業人才直接到校園內講授實務操作,全世界大學都在做。接下來要把這件事做好的困難之處在於: ⑴ 既有的教學系統怎麼樣與實務講者結合。全部都是實務講者的分享,而學生卻沒有基礎知識與思辯技術,那就是得到一堆零散的“訊息”。 ⑵ 如何找出實務講者可以談“具有思辯價值的題目”,這對大學教師是很大的挑戰。如果大學教師只是單純的把實務講者丟到課堂上,然後期待實務講者掌握全場,這是在碰運氣。題目怎麼找到?怎麼樣實務講者在合理時間內講述與互動?如何衡量學習成效?這其實是蠻複雜的學問,不亞於自己備課。 ⑶ 如何讓實務講者成為大學教師理論發展中的夥伴,則是更難的任務。以我之前在學術界的經驗,這些年來,大理論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突破之處,然而,大學教師仍使用這些大理論框架解釋與預測新興社會與經濟變化的現象。大理論框架仍有其用途,但是許多小型新興的議題得另找路子解釋,相當程度會背離大理論框架。期待學者深度參與實務運作,或許只能當理想,合理來說,搭配實務講者才可能是比較好的作法。 這則新聞太有趣了,忍不住多嘴了一些。   #教育 

2018年的願望:LINE從職場消失

2017年12月22日
公開
72

我向來不掩飾我對LINE用於工作場合的反感。 首先,LINE讓公與私領域混雜不清。 之前媒體經常報導,老闆下班還在LINE,不回訊息或已讀不回的員工要全身上下充滿背德感受才行。我認為主要問題是LINE本身只是一個即時通訊工具,本來就沒有設計公眾與私人、專案與例行工作之類的屬性。所以,當拉LINE群組的人,沒有一開始設定好群組的屬性與規則時,任何群裡頭的成員所發出的訊息,或是一對一的訊息往來,都會有著公私領域不明的問題。 舉例來說,上級晚上9點發LINE給你,關於專案的一個bug要解,你是否要立即回?回了,心里卻想:“天啊,這是我的休息時間耶!是我的家庭時間耶!我都已經弄到8點下班了!我不回的話,是否代表我沒有責任感?”在這個情境,上級真的很在意這個bug,所以想要立即得到安心的回應,但是卻給了下屬一個兩難問題。 所以我很認同JANDI所提的理念,LINE就歸私人使用,JANDI用來管理工作事務與專案。在工作事務與專案管理,大家就講好遊戲規則,而不是隨時發訊息,卻要所有人隨時回應。員工的責任感不是展現在隨時待命回訊息啊。一名員工下班後,他/她就成了別人的先生/太太,或著爸爸/媽媽,他/她有要盡的責任與義務。 以上想法適用於較有制度與歷史的公司,新創團隊就不那麼適用了。 第二,LINE的檔案保存與訊息回溯做得極差。 LINE用來處理專案溝通是極差的工具。試想,今天一位新加入專案的同仁,一加入一個LINE專案群組,他只能跟大家say hi,啥事也做不了。有些比較善用LINE的記事本、相簿、Keep的LINE用戶,會把過往重要訊息、討論與決議、檔案收好。但是,相信我,99%的LINE用戶是懶得做這些事的。原因在於LINE一開始的設計並不是針對工作領域發展出來的,所以這些記事本、相簿、Keep功能使用起來不直覺。因此,很多人根本不了解怎麼利用LINE來做好專案裡頭的知識管理。 第三,LINE無法與其他生產力工具協作 這也是令人無力的一點,今天要約一個共同開會時間,難道不能直接在LINE拉一個投票或是登記表完成?非得你一言我一語?無論是Slack或是JANDI,都強調與其他生產力工具的串連,讓所有訊息集中於一處,方便管理。   總結,有Slack就用啊,JANDI也可以考量。 很多老闆會考量,我們家的機密是不是都被看光了。坦白說,除非Slack與JANDI他們可以“客製化”地想到怎麼從你家雜亂資料中找到黃金,不然這種擔心太過頭了。 我想,寧可用LINE而不用Slack或是JANDI,很大原因是$$$。談到$$$,老闆們好像都把這些提供第三方服務者當成來搶錢的。柯P最近說了,設計是要錢的,大家要接受這個事實。使用人家的專業服務,也是要付錢的,老闆們也要接受這個事實。

時代在改變,企畫腦袋要跟上

2017年12月21日
公開
79

#我的媽媽力  時代變化之快,過去可以接受的廣告企畫,現今看起來就是個大災難! 沒錯,說的就是這支“桂格養氣人蔘雞精”廣告。 對我們這一群同一時代的爸媽們,很快就會覺察到這支廣告“怪怪的”。 在我們小時候,國語課本教的是:「誰起得早、媽媽起得早、媽媽早起忙打掃。誰起得早、爸爸起得早、爸爸早起看書報。誰起得早、我起得早、我早起上學校」 那個時代的媽媽“定位”就是這個樣子,安份守己顧家裡。所以,媽媽要帶小孩、做飯、打掃、盯功課,通通都是媽媽的份內事。 所以,我說這支廣告若是在20年以前,應該不會是什麼大問題。 然而,這個時代大不相同了。根據主計處105年的統計調查報告:15 至 64 歲目前有工作之已婚女性中,以「婚前至今一直有工作者」占 53.09%最高。15 至 64 歲已婚女性結婚離職率為 29.92%;結婚復職率為 51.10%。 這些數字說明一件事,職業婦女是常態。 當職業婦女是常態時,要兼照顧小孩就是一大負擔。以我所服務的公司來說,看到許多媽媽得很早到公司打卡,以爭取早一點下班接小孩、做飯菜的時間。 全職家庭主婦就會比較好過嗎? 全職家庭主婦的壓力也不會比較小。通常,全職家庭主婦意謂著小孩全天自己帶。0-3歲的孩子最難搞了,為了配合小孩的生理需求(餓了、睏了、累了、想玩),媽媽得花上大把時間與精力安撫小孩,然後利用非常零碎的時間整理家務。 無論是全職家庭主婦或是職業婦女,在這個年代,都得面對支援體系失效問題。 在過去,大家庭型態(或是家族成員居住相鄰不遠處),老人家或是親人可以幫忙看顧小孩一陣子。不要小看幫忙看著小孩兩三個小時帶來的效益,媽媽因為這一小段時間off-kid而得到的心理壓力解放,價值是非常巨大的。 近10年,就業人口大量往北部都市集中,大家庭型態自然而然不復存在。你要阿公阿媽姑姑阿姨跨縣市支援帶小孩,只能偶一為之。 豬隊友,來幫忙! 由於支援系統無法協助媽媽們,於是唯一希望就放在“豬隊友”身上了。 我們這些豬隊友,會被稱之為豬隊友,主要原因在於“照顧孩子不用心,造成更多麻煩,還要媽媽出門收拾”,本來以為是照顧孩子的隊友,結果發現跟豬差不多懶、笨。 說句心裡話,我們這些豬隊友其實心裡還是頗欣羨爸爸起得早、爸爸早起看書報的年代啊。在那個過去家庭分工明確的年代,爸爸得到的好處遠大於媽媽,至少在照顧孩子方面所付出的心力有限。 怎麼到了今日,以往認知的爸爸形象,完全不被媽媽們買單了。 我也是當了爸爸,才學著當爸爸。當然這個學習歷程是蠻漫長的,心態要調整、工作步調要調整、連金錢運用方式也要調整。 成了鬼的爸爸 所以,這支廣告被罵翻天,不意外啊。 媽媽累得要死,然後找到的解決方案是喝雞精!? 最後,爸爸出現在畫面中一起歡笑?? 難怪呂秋遠說那個爸爸已經死了,出現在畫面中的是鬼魂。 

突然就…生病了

2017年12月19日
公開
113

吃了止痛藥,趁現在頭終於不痛了,記錄下來這幾天的生病歷程,做為日後再發生同樣狀況的參考。 先是在星期六(12月16日)時,出了一些疹子。我不以為意,隔天(12月17日)帶著大女鵝上游泳課。我自己就在旁邊游泳。 當晚,約莫10點,突然發冷,那時心裡想,糟了,該不會要發燒了吧?果然,一整個晚上都是在冷顫中渡過,即使穿上了大外套,外加蓋了條大被子,仍止不住。 好不容易,天亮了,好像沒事了。12月18日,早上的例行會議,除了精神狀況不佳,身體倒沒有問題。 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到了下午,又開始發冷了。下午的兩場會議,第一場還咬牙撐住,第二場跟客人聊的時候已經氣若遊絲,頭痛欲裂,持續發冷。一結束第二場會議,就趕緊衝去廁所,哇啦啦吐了。 於是,我只能返家。返家時,P已經去接大女鵝。我再次把可以穿上的衣服都穿上,把暖氣調到最熱,蓋上大被子,但那種從內而外的冷,是難以形容的痛苦。我在意識不清之際,想到的竟是Frozen裡的Anna被Elsa的冰魔法打到的場景…Anna後來一直發冷,直到最終幕變成人形大冰塊。對,這就是我當下的感覺,從內而外的冷,一陣又一陣的襲來,似乎沒有止境。更糟的是,劇烈的頭痛,帶動著從眼窩到後背的一串疼痛。 P帶著大女鵝與小女鵝返家後,我仍是無力地縮在被窩之中。我藏得可能太好了,兩個女鵝都沒有注意到她們老爸已經在家裡了。 聽著兩個女鵝開心地玩著,我那時又開始亂想了,“啊,如果我真的已經掛掉了,當遊魂了,大概就是像這樣跟在女兒旁吧,而她們一點都不會意識到我在”。 發冷,然後又發高燒,直到喝了退燒藥,終於昏睡了個三小時。 結果,到了現在,我仍是頭痛不止(止痛樂效果漸退去了)。而手上的疹子,長了一大片… 我還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等待會回復了一些體力之後,再出門看病了。 還是要努力維持健康,我還要看著兩個女鵝甜美地長大,我還要當過幸福外公,然後一起跟P牽手走到最後。  #健康  [UPDATE] 2017-12-19 16:24 經過檢查,確定是腺病毒。所以,真的可能是到泳池游泳時受到感染的,日本人稱之為“泳池熱”。 大女鵝也一同去游泳,她沒事就好。

大喜之日,歡笑滿屋

2017年12月17日
公開
181

昨天是公司同事I的婚宴,熱鬧滾滾。 這是我來到這家公司後,第一次參加的同事婚禮,當然全家出動,用力恭禧她啦。 我嘴巴又賤又壞,常在公司虧I,“耶,我們都是六年級後段班的,你什麼時候結婚生小孩啊?” 後來I告訴我,她要結婚了,打從心裡為她感到開心!這麼認真工作又負責的六年級後段班女孩,愛她的男生早就該娶回家了,拖這麼久真是太沒天良了。 婚宴最棒的永遠是這一段,就是女兒由爸爸牽手,走到男生面前。這是全場最真情流露的一段。當事人腦中應該是跑馬燈放映著過去的大小片段,看的人(如果是爸爸帶女兒參加的,就像我QQ)想著“終有一天也會輪到我,我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這場婚宴,對我來說,也有幾點值得記念的地方: 一,頭一次吃到最後清場的婚宴 我們離開的時候都下午4點了!!!P說,就算以前參加好朋友的婚禮,也就到3點,從來沒有待到這麼晚。我們兩桌公司同事桌,還真是耐坐度驚人。 二,頭一次在婚宴幫同事慶生 同桌有同事E同日生日,公司同事們真的太有心了,準備了生日蛋糕,一宴雙喜!E休養了一陣子,祝福她健健康康,快快樂樂。 三,大女鵝跟同事女兒成了好捧友~ 我們會待這麼久,大女鵝跟同事女兒蛋蛋玩成了好捧友是主要原因!差不多同年齡的小女孩,有一種奇特的溝通模式,可以吱吱渣渣跑跑跳跳玩在一起。 小女鵝雖然跟不上姐姐們,跟著一起晃啊晃,也是開心地不得了。   最後寫一些給I的祝福: 婚姻生活是人生最值得體驗的一段(不一定是最好的體驗)。甜蜜時光可能只佔了婚姻生活中的一小部份,更多時候是在衝突、吵架、忍耐中渡過,然而,這卻也是我們可以看見自己的脆弱與堅強之處,也漸漸懂得愛人與被愛的幸福。 祝福妳未來人生有著全然不同的景色。 #美食  #婚禮 #友情

出張好嘴

2017年12月14日
公開
111

從大學教職離開之後,我到了一家創投公司工作。在大學與投資公司工作交替之際,一家上市公司找了我擔任獨立董事。在投資公司工作、為投資公司所投資的公司工作、與擔任上市公司的獨董,這些經歷都很不同,但卻對我有著一致的學習心得:要出嘴,就出張好嘴。 我的"專長"是策略理論。注意喔,是理論。我可以解釋不同策略理論的差別與各自發展,也可以向你說明怎麼衡量核心能耐(學術作法),但我無法告訴你策略怎麼制定比較好,也無法告訴你怎麼執行。也就是人家常說的,紙上談兵,書生之見。雖然我做過眾多產學專案,但畢竟不是真正的參與營運與制定策略。我的指導教授帶著我做過幾次企業策略會議,我自己後來也接過策略會議的案子,然而,我還是覺得非常不足。我很了解,有個博士學位,掛著老師身份,講一口漂亮廢話,聽的人還是給一份表面上的尊重。 所以,當有機會可以實際操練時,我就離開大學了。 第一年時,無論是在投資公司的工作,或是在投資公司所投資的公司工作,或是當獨立董事,我只能催眠自己"那些我不懂與不會的事情,可以先用邏輯搞懂,終究會理解細節的","先試這些工具吧,或許某一個有用","就先這樣管人事吧,會漸入佳境的"。我只能出張嘴,說"那個作法不錯,這個方法不行,你要想這些,你應該這樣做…"。我回想自己那時候的肥仔樣,以及為了掩飾心虛的機車臉,都會想要吐了。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當涉入到第一線之後,就能了解局內人的侷限與無奈。你覺得局內人都不動腦筋想,但當你處於同一局時,才發現根本沒有餘力好好地想。你覺得局內人錯失機會,但當你也在局內時就會了解原來以為的機會是危險。 因此,我安靜下來了,謙卑地與局內人互動,當然,我還是會帶著幾分的局外人超然觀點(這是我唯一的貢獻吧)。在某些議題,我還是出張嘴,但背後做了許多功課,因為我要出張好嘴。我希望不是指出哪裡有問題、哪裡不對,而更能往前一步,說出可以怎麼做,有什麼選項,可以找誰共同解決。 即將結束目前這段工作之際,學到了,也要求自己:出張好嘴,做對好事,時時內省。